長期以來,香港扮演著中國與世界之間的橋樑,為中國走向世界提供貿易及投資的資金和窗口。中國在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都將熄火的情況下,港府和北京對香港民眾的民主運動鎮壓,動搖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被業界人士認為這無疑是自毀長城。

香港是中國第一外商投資來源地

據中共商務部最新數據,2019年1月至6月期間,中國大陸的外商直接投資(FDI),前十大國家/地區投資總額672億美元,其中來自香港的貢獻有500.9億美元,佔比約74.6%;其投資額是第二名南韓、第三名新加坡的15倍左右。

近年來,中國排名前十大外商直接投資(FDI)總額佔了整體外商投資的95%左右。例如,2018年香港直接投資中國960億美元,佔投資中國前十大國家/地區總額1284.6億美元的75%,佔整體外商投資1350億美元的71.1%。

2017年中國大陸的外商直接投資(FDI),來自香港的投資有989.2億美元。佔前十大國家/地區投資額1,246億美元近80%。該年整體外商投資總額1329億美元,香港佔比74.4%。

換句話說,香港是中國吸收外資最重要的來源地。自1979年改革開放40年以來幾乎沒有例外。

近10年來,中國來自香港的投資額佔比從60%一路攀升至70%,每年金額從2009年的540億美元,到目前幾乎翻倍的950億至980億美元左右。

香港提供中企最重要的募資平台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分析中國首次公開招股(IPO)情況,2018年中企選擇在港股上市的有186家,佔據了中企全球IPO的56%,比在A股上市的105家還多,募資總額為2,467億人民幣,較2017年同比增長1.69倍,是有史以來中企香港IPO最活躍的一年。

另據彭博社報道,數百家中國公司在香港上市,其中包括騰訊和中海油等全國領軍企業。自2015年以來,中國公司已通過香港IPO募集資金超過1,000億美元,約佔香港IPO總量的80%。

中國企業同期在香港債券市場融資超過4,000億美元,特別是資金緊張的房地產開發商和地方政府,藉著香港發達的金融體系發債集資。

香港是中國最核心的貿易夥伴

香港統計處統計顯示,2018年貿易進出口總額接近1.2萬億美元,其中香港進口商品總額是6300億美元,出口商品總額約6700億美元

中共海關統計2018年中國的外貿總額大約4.6萬億美元。香港與之相比,規模超過四分之一, 比廣東佔比中國的24%規模還要大。

2019年上半年1~6月的數據,香港當期貨物進出口總額5376.7億美元,規模同樣約為中國進出口總值2.16萬億美元的四分之一。

其中,香港總出口2566億美元中包括轉口的2484億美元,絕大部份是大陸經由香港轉出口的。雖然香港的經濟體量不大,但作為世界性商品、服務流通的渠道,可為中國貨物進出口打開新天地。

中共近來相繼設立了18個自由貿易區,沿海省份基本都設了,不過連基本換匯都成問題。

香港中國銀行界業務相互疊靠

香港是中共國有銀行最大的離岸市場,他們的總資產有大約7%是在香港。根據2018年各家財報,中共五大國有政策銀行在香港的資產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旗下的中銀香港是香港3家發鈔行之一,中國銀行自己也有大約20%的收入來自香港和澳門。

此外,香港金管局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末,香港銀行業中國相關貸款餘額超過5600億美元,相當於他們總資產的17%。

1992年美國簽訂《香港政策法》,將香港視為不同於中國大陸的主權實體,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享有獨立關稅待遇,對香港進出口敏感技術和簽證安排都較為寬鬆。有分析認為,香港可說是中國對外交流金融貿易的支點,遠非「北上廣深」所能比擬的。

在歐美國家看來,中國大陸任一城市都是封閉的、威權政治管轄下的領地,不具有真正的市場經濟,資金和人才沒法自由流動,也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

近期,港府的《逃犯條例》引發民眾的反抗運動,美國積極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香港的民主人權與獨立關稅這些特殊待遇掛鉤。外界認為,若北京當局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或美國的要求,香港可能不再享有特殊待遇,這對香港人民是一種保護,對中共政權則是一種威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