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和平解決香港危局是習近平利益所在。

習近平上台的頭五年,梁振英搞出 「雨傘運動」等一些事情,給習添了許多麻煩,所以「狼英」被換掉,才有了林鄭月娥上來。林鄭月娥開始也是著力彌補香港社會斷裂,例如與民主黨交好等,如果這樣持續下去,香港也就是習的省心之所了。然而,一下子蹦出來個「送中」事件,風雲突變,使本已深陷中美貿易戰沼澤中的習,又被猛踹一腳。習卻有苦說不出。

首先,中共涉港部門和情報系統,謊報軍情,無端生事,狠狠玩了習一把。

鎮壓「雨傘運動」、陸續刑罰「佔中九子」、深港高鐵「一地兩檢」等等,使「某些人」感覺良好,意欲一鼓作氣、再上層樓,先推「送中」條例,再推「23條」,將香港徹底吃定。這個計劃,應該是得到了習的首肯,否則,林鄭月娥不敢貿然提出修例。

結果,港人絕地反擊,掀起軒然大波,6月9日百萬港人上街。某些人卻不反省,仍要強推,並將6月12日港人抗議活動定性為「暴動」,港人群情激憤。中共這時才有些怕了,6月15日林鄧宣佈「暫緩」修例,但為時已晚,6月16日空前的200萬人上街。

第二,關鍵時刻,習疑被「某些人」誤導,牽到溝裏去了。

事到如此,習遭算計已是昭然若揭的了,本可以反戈一擊,一舉扭轉香港局勢,並藉此對「某些人」進行斷然處置,不僅獲得香港民心,還能抗擊反習暗潮,改善國際形象,緩和中美關係。

關鍵時刻,習卻再被「某些人」誤導,認為:其一,香港危機是「顏色革命」,沒有回退餘地,必須「制暴止亂」;其二,「經濟發展是解決香港今天所有問題的金鑰匙。」

由此,出現一個戲劇性的局面。一方面,習不願意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直接插手,因此才有9月4日林鄭月娥宣佈「撤回」修例,滿足了港人「五大訴求」的其中一項。

另一方面,習對不斷升級的港警暴力、警黑合作視而不見,聽之任之。所以,才有7月21日的元朗白衣人恐怖襲擊,10月1日的港警開槍射擊中學生。

所以,才有10月4日林鄭月娥宣佈援引緊急法強推《禁蒙面法》,火上澆油,使香港局勢進入爆炸區。

習的這種矛盾做法,不僅使香港形勢更加惡劣,還為反習勢力提供彈藥,使自己坐在火山口上。即將召開的四中全會上,習吉凶難卜。

那麼,關鍵時刻習為甚麼會遭「某些人」誤導,置身危地而不醒悟呢?

說一千、道一萬,習都是被自己的「保黨情結」害的。習為「保黨」,「打虎」半途而廢,19大上與「腐敗總教練」、主要政治敵手江澤民妥協。關鍵時刻、關鍵問題上,「一招誤 ,步步誤」,所謂「一招不慎全盤皆輸」。習還不僅是「一招不慎」的問題,某種程度上簡直可以說是「執迷不悟」的了。

習的死穴被「某些人」準確把捏,習的底牌被「某些人」看的一清二楚。在這種情況下,習怎麼可能不遭算計呢?習又怎麼能一挽香港危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