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緣(化名)是一個東北漢子,身上有股豪氣,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但是他的人生走了一段彎路——經歷了近20年的牢獄生活。但他認為值得慶幸的是,他在裏面獲得了人生真諦。

看守所遇到大法弟子  最後成為好兄弟

1996年,李緣犯了搶劫殺人罪,之後逃亡在外,1999年被以搶劫罪關押。

他向《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當時關押在看守所時,他的監房裏來了一位看上去四十多歲(實際年齡54歲)的男子,名叫劉勇(化名),他問其是甚麼原因進來,對方稱莫須有的罪名。

原來劉勇是一位法輪功學員,李緣最開始接觸大法弟子,完全不理解他們,因為進來的大法弟子只要寫悔過書就可以出去。

「當時還不理解他們,排斥他們,沒事罵罵他們,多傻,寫個悔過書就能回家。我說我們現在想寫悔過書,寫一萬份悔過書也不讓我們回家。現在想起來挺感慨。」李緣回憶著。

一個月後,因為看守所發生大法弟子絕食死人事件,中共當局害怕,將所有關押的大法弟子全部釋放,劉勇也獲釋回家。

同年12月,一個下雪的晚上,監房的門打開,滿身雪花的劉勇被送進來,李緣大吃一驚,原來劉勇出去之後帶著一位盲人大法弟子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再次被抓。

第二次有緣見面,讓李緣靜下心來與其交往,劉勇的為他人著想(吃飯時肉全部給一個死刑犯)、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實在的行為感動了他,並且通過與劉勇聊天了解了法輪功真相,而且讓他明白怎麼樣做人,做一個好人等等。

第二次相交讓他們變成了好朋友、好兄弟。

據了解,劉勇第二次被抓看守所後被判了3年勞動教養,關押到教養所(中間劉勇趁管教未戒備之際從教養所逃離),李緣與劉勇再次分開。

2000年4月,李緣的判決也下來了,被判死緩(另外兩個同夥被執行死刑),改為無期徒刑,之後歷時19年8個月,經歷了四次轉監的牢獄生涯,讓他看透大陸監獄的黑暗,但是在獄中接觸大法弟子,讓他徹底了解到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

大法資料與真相在監獄廣傳

李緣轉入新監獄一年之後,2001年冬天轉入另一監獄。在這裏第三次與劉勇見面。

某日下午,李緣被獄警帶到超長親情接見室(監獄為了收益,為犯人會見家屬設立的,家屬可以點監獄食堂的飯菜與犯人一同用餐,時間可以長達一個小時,每超過一個小時加20元,而且檢查比較寬鬆),這時劉勇拎著一個包走了進來。

原來劉勇從教養所逃離後,直奔來看望他,特意給他帶來手機、傳呼機、大法書籍,讓李緣特別感動。

李緣表示,那本大法書籍被獄警拿走。「後來獄警看到了,說給他看看,我說可以,你看多長時間都可以,但是你得給我,他(獄警)說行。獄警把這書拿走了,他值班的時候就拿給我看,等下班鎖在他的櫃裏,還保險,挺好。」

李緣還透露,當年在看守所的時候,他所在的監房沒有爭搶、打架等現象出現,每個月都會受到獎勵,當時天天早上要背監規,劉勇領著大家背大法書籍裏的詩詞,警察也不知道甚麼,以為他們背唐詩,認為挺好,還鼓勵他們好好背。

2005年中國新年之際,劉勇第三次入獄,這次被判刑6年,他在警察抓捕之際從2樓跳下摔斷了腿。

2004年9月,監區中隊長17天裏利用他養的一幫犯人打手連續毆打15名犯人,犯人們忍無可忍,終於爆發衝突,最終4名犯人被關禁閉,有2人要馬上減刑出獄,李緣當時帶領100多名犯人絕食3天,將4人救出來。這件事讓他在監獄裏出名,他還蒐集證據舉報違法獄警,獄警們都怕他三分。

李緣說,當時監獄特別嚴,但是我可以利用各種機會給各監區的大法弟子傳遞書籍,有各種方法讓大法資料能傳進來,我一直幫他們做這個事情。

2006年年底李緣轉監至另一監獄,他表示,這個監獄更加黑暗,在那裏用錢甚麼事情都可以辦成,甚至監獄科長都會與犯人進行毒品交易。

當時每個監區都有四五名大法弟子,「後來在監獄最好的時候,明慧網、新唐人電視台,還有好多影片,還包括神韻光盤都能看到。」

大法弟子還有電子書、手機、MP3等,李緣利用自己在監獄裏可以隨便走動的方便,承擔起了充電的工作。

在他監號的大法弟子還可以在沒有監控的地方煉功,而且他的監號裏犯人們也沒有打架、欺負人等現象存在。

李緣看到犯人毆打大法弟子,或者獄警對大法弟子進行折磨時,他都會挺身而出,喝斥作惡者停手。

李緣還表示,在監獄裏的大法弟子都非常有才,他做手工藝品也是大法弟子教他,還有一位大法弟子會修理電腦、手機,只要東西一經他的手肯定會「藥到病除」。

親眼目睹法輪功讓壞人變好人

李緣一直在感歎,或許是冥冥之中一種安排,讓他在監獄接觸到了大法弟子,了解了真相,讓他見證了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如果犯罪之前接觸到法輪功書籍,他根本不會走上犯罪的道路,現在也不會如此後悔。

李緣之前工作的單位有一位風流女子,在當地也非常出名,後來這位女子修煉法輪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為了講真相最後被抓進女子監獄。

李緣還透露,他妹妹的同學張興業(音),是某中學教導主任的兒子,在學校完全是一個混混,考試交白卷,偷雞摸狗,調戲女同學等等,讓他的父親顏面掃地,氣急敗壞。後來張興業也修煉了法輪功,180度大轉變,如同換了一個人,最後也因講真相被判刑10年,一天都沒有減刑,與李緣一起關押在監獄。

張興業的父親痛罵,自己孩子不學好的時候沒有被抓,現在做了一名好人卻被抓了進去,讓他看透了中共的本質。

李緣在監獄裏還結識了一位大法弟子——張武(化名)。他是一名農民,大學畢業後安排在農村裏當宣傳幹事,結婚後買了個電單車,做賣魚的生意。但電單車被搶走,一氣之下,「他們能搶我也能搶」,結識了兩名無業人員,入室搶劫被抓,1997年在監獄服刑。

當時張武的父親在探監時送給兒子一本書《轉法輪》,他三天看完了一遍以後在獄中走上了修煉的道路。當時中共還未對法輪功進行鎮壓,張奎武在監獄裏洪法,其他犯人也跟著煉,出現整個監區犯人煉法輪功,監獄的風貌煥然一新。犯人之間也不爭不搶,也沒有傷亡事件出現,獄警們都提倡煉法輪功。

但是,好景不長,1999年7月20日開始,中共當局對法輪功進行鎮壓,張奎武也遭到迫害,被轉送到另一監獄關押在禁閉室裏。

「在禁閉室裏,張武一個月沒有大便一次,隔三天給一次大米粥,但是他奇蹟般地活過來了。後來是迫害他的獄警因為別的監獄的事給抓起來而不迫害他了,最後轉入這個監獄,我倆就認識了。」李緣說。

李緣表示,張武從搶劫犯變成大法弟子,為了信仰一天刑都沒有減,整整被關押22年,今年5月份也已出獄。

「我從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慈悲,大法弟子太善良了,成為他們(邪惡)發洩淫威的工具,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還一遍一遍地講真相。我被『改造』了20年,在大法弟子身上學到了許多許多。」

李緣今年5月份獲釋,他表示,出來以後他不能再荒廢人生,不僅要做一個好人,還要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