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趁十一假期前來香港看一看「反送中」運動的大陸青年今日(10月6日)亦冒雨前來灣仔觀看和參加遊行,他表示,在觀察香港市民遊行的過程中發現,他們並非紅色媒體宣傳的那樣在「打砸搶」,而進行的是一種民主自由的抗爭,他還認為,搞《禁蒙面法》「這個政府太邪惡」。

「並非宣傳的『打砸搶』而是民主自由的抗爭」

這位大陸青年表示,中國大陸的媒體和宣傳,以及日常所接觸的微信和朋友圈所散發的消息都是經過過濾的,潛移默化中中國人的意識形態遭到改變,對於香港的形式看不到真實的狀況。

他表示,今天來到這裡與香港人一起就是為了了解真實情況。

他說:「所以他們(大陸人)認為香港就是亂,那些所謂的暴徒打砸搶,但是我前天晚上自己親自觀摩了一下,實際上香港人就只是針對中資企業的不公平的投資企業和一些檔口進行了稍微的一些打砸,但是裡面的財物我親眼所見,一點都沒有拿,甚至還將中國移動的手機掉了出來,他們還將它扔了回去,甚至不讓過路人撿走,所以很明顯國內的宣傳(有問題)。」

這位大陸青年表示,香港人在為民主自由進行抗爭。他說:「香港人實際上是進行的一種抗爭,他們的抗爭與大陸人所了解的『打砸搶』完全是兩樣的,所以大陸人需要改變心態,換一種心態去理解他們的所為。」

「警察已不是人民的警察 他們是被利用的工具」

這位大陸青年表示他一直在關注大紀元和新唐人的直播,「我亦一直跟著遊行隊伍走來,從上環走到灣仔,但是看到警察完全是從後路包抄過來,從我身邊經過,這是我看到的實際情況。」

「實際情況是當抗爭者散得差不多的時候,在場的市民會有對市民的不滿,講一些針對警察的話,然後警察在走之前就舉了黑旗,並發射了催淚彈,這種行為不是一個正常警察應該做的,他是一種情緒的發洩,如果控制不了情緒的時候,那還算什麼警察呢?他們這種情緒話的行為真的讓人害怕。」

他認為香港警察是被利用的工具。「香港警察現在已經是政府所利用的工具,他們(警察)已經不是以往的那種除暴安良為人民去做事情。」他說。

他還補充,「香港的警察已經不是人民的警察,而是成為了一個政府的工具。」

他還表示非常理解香港人當前的心態,他們不希望香港成為另一個大陸的城市,「這就是『反送中』的由來。」

香港人經歷了近四個月的抗爭,從『五大訴求』到目前增加的另一個訴求,亦即是「解散警隊」。對此,他表示,「有人說如果沒有了警察這個社會不就亂了嗎?但是如果警察變成了政府的工具打壓民眾。我覺得解散警隊,重新成立警隊或者是有人說成立臨時政府,這都有可能,我覺得都可以接受。」

實行《禁蒙面法》「這個政府太邪惡了!」

大陸將香港的運動稱為『暴動』並將抗爭者稱為『暴徒』並以暴制亂,因此實行《禁蒙面法》,到了遊行現場,他的感受是『香港是一個大都市,環境的污染亦很嚴重,如果因為蒙面法不讓戴口罩,或者集會的時候不讓戴口罩,我覺得這個政府太邪惡了。』

這位大陸青年還表示,「這個《緊急法》中的《禁蒙面法》是否屬於合法亦是需要研究的。4日準備通過,5日就立刻執行,可以更加狂妄的去抓人,當時就覺得真的是『白色恐佈』。不過今天出來一看,不是這樣的,今天遊行大家都帶著口罩,我覺得這亦是對政府的所作所為的一種反抗。」

在訪問這位大陸青年期間,可聽到有市民高喊「中國共產黨,全黨死清光」的口號。@

 

責任編輯: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