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鋼集團職工徐武因維權打官司、上訪,被關進精神病院4年多,後成功逃出,被稱為中國版的《飛躍瘋人院》。8年來,被抓回的徐武遭到非法拘禁、日夜看守,仍不能跨出家門半步。外界質問,「當年飛越了瘋人院的徐武,卻為何至今也沒能飛越自己的家門?」

近日,知情人向《大紀元》爆料稱,武鋼職工徐武向外界尋求幫助。當局堵死上訪路,一直把他當神經病對待。徐武被長期關押主要是政治原因,希望外界關注他的案件和現狀。

徐武家樓下常年有不明身份人員對其管控,限制人身自由。徐武因此上訪武漢市公安分局不受理。(推特圖片)
徐武家樓下常年有不明身份人員對其管控,限制人身自由。徐武因此上訪武漢市公安分局不受理。(推特圖片)

徐武是武鋼職工,因「同工不同酬」問題與武鋼打了十幾場官司,多次被武鋼保衛科用警棍毆打、拘禁。2006年12月31日被綁架到武鋼二醫院精神科。除了短暫逃到北京的1個月外,他在精神病院的5年中,被強行吃藥、電擊,甚至吊起來毆打。

2011年4月19日,徐武弄開窗戶再次逃脫,逃到廣州精神病院做鑑定。據媒體當年報道,徐武僅獲得了8天自由,就在去一家媒體的路上被七八名湖北口音的人公然劫走。晚間11點,武漢公安聲稱,逮捕徐武的理由為「危害社會安全與穩定」,堅持不放人。

徐武被送回武鋼二院精神科的病房,又關了一個多月才回到家,被「建議長期監護治療」。

日前,徐武通過網絡短信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不能出門,出門就被綁架回來。聽說明崗十幾個人,暗哨不知道多少人。朋友們來看他進不了門,離開卻被搶走手機、身份證等財物。他的手機也被共匪搶走了,從2011年被軟禁至今。

當被問到他們長期軟禁他的理由是甚麼?徐武說,「共產黨迫害人不要理由。」

對於自己所遭受的迫害,徐武表示,「共匪就是邪惡組織,沒人性沒底線,是世界災難的根源。希望幫我找聯合國及國際人權組織控告共產黨迫害我。」

律師見證徐武被非法拘禁

2019年3月,河南博揚律師事務所常伯陽律師在不斷收到徐武求助後,曾和張曉麗律師找到徐武的家。徐武委託常伯陽、張曉麗律師,代為辦理其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控告。

據張曉麗律師微博文章,兩位律師在徐武家門前屋後看到裝著四五個錄像頭,小區院內還有看管徐武搭建的簡易房。為了防止徐武跑出去,樓道裏的鐵門會上鎖。

徐父向律師證實,多年來,有人一直在監視看管著徐武不讓他外出,別人也不能隨便去他家。徐母表示,自己腰部做了手術,買個菜都很困難,想讓徐武一起去幫自己買菜,樓下的人又不讓他出去,一走到樓梯口就被攔下了。

徐武的一代身份證也早在多年前被接訪時遺落在北京,因為不能出門就沒有辦理二代身份證。因為8年沒有身份證,徐武的工資一直不能取,三人只靠徐父的退休工資勉強生活。

徐父徐母還向律師出示了當年徐武從精神病院逃到廣州後,去廣州醫院做的檢查結果,顯示為「抑鬱情結」。

常伯陽律師日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徐武給他寫了委託書,他一直堅持要衝出這個牢籠,這完全都是合法行為。當地政法委對徐武限制人身自由,是沒有理由的,是違法的,經不起追究的。

「張律師在微博裏把這個事情公佈後,湖北方面非常緊張,啟動維穩體制,通過政法委給河南政法委、司法廳聯繫,找我談話,要求刪除微博。」他說,「我對律協的負責人說,他把徐武的問題解決了,把違法的行為糾正了,微博就可以刪除。當時我們也沒有妥協。」

常伯陽表示,他們帶徐武辦了身份證,在武漢鋼鐵集團能領到一些病退工資之類的。「當時我們先從這方面突破,去爭取他這個權益。我們向青山區公安分局、武漢公安局投訴,包括向規劃局投訴,樓下的臨時看護房是否符合規劃要求。」他說,「但是自上次去武漢幫助他以後,徐武再也沒有和我聯繫過。我就跟他父親聯繫。」

常伯陽分析,他(徐武)不願意衝撞高壓線。生理學上有一個條件反射,如果設一個高壓線,你去了以後就會碰到,就痛苦,會難受,然後就不碰了。徐武可能是這個狀態。

事實上,多年來,徐武不斷向外界發出求救信息。 也在社交媒體上不斷留下這樣的信息,「14個錄像頭一幫人24小時監控禁止我出入家門。」「共匪強制迫害我,限制我人身自由十幾年了。」「共匪邪惡用精神病院迫害人權。」

2017年,被中國「精神病」11年的徐武,曾跨海向台灣媒體求救。

近日,原北京律師賴建平發推特表示,「徐武來電,反映其長期被中共『精神病』問題。一Google嚇一跳,成千上萬關於他被精神病的信息,其中甚至包括中共黨媒。」「中共武漢政法委邪惡到了如此程度!」

中共社會控制極端化 把老百姓當敵人

中國問題專家薛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徐武的案例可以折射出當今中共政權對百姓肆無忌憚的迫害。把精神病用作迫害手段在前蘇聯就已經廣泛應用於對不同政見者的迫害。中共進入了20世紀,改革開放以後,醫療、技術水平得到了一定的提升,這種被精神病的迫害手段就引入了中國。

薛馳分析,在徐武案件裏面,徐武和武鋼發生勞動糾結,武鋼是央企,副部級單位,勢力非常大。央企被中共當作政治基礎,統治的支持工具,所以央企和當地的政法委是串通一氣的。所以徐武在這個事情上,央企和政法系統合謀對徐武進行了迫害。而且這個迫害是不講法律程序的。

薛馳指出,徐武不是唯一的一例,這種被精神病在中國是廣泛存在的。其中特別明顯的,是中共利用這個手段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為此,世界精神病學協會曾經對中共提出強烈譴責,要求到中國實地調查,如果中共拒絕,就要把中國開除會員。

「我們可以看到,在迫害法輪功之後,中共對中國民眾的迫害手段,從迫害法輪功中取得了經驗,進行了全方位的擴展,沒有哪個社會階層能夠避免。這種手段可以在預期的情況下,可以持續不斷地擴張和深入發展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徐武案在媒體已經曝光,社會關注的情況下,中共武漢政法委還敢「頂風作案」。薛馳認為,「一個大背景是,中共政權現在搖搖欲墜,作為一種本能,加大了對社會的控制力,任何法律的外衣已經被徹底的拋棄了。它現在不管任何手段,不惜任何手段,就是要把每一個它認為危險的人摁住,這就是『戰時維穩』常態化。」

律師曾追問,「徐武家樓下的人都是甚麼人,哪個部門的,誰派的,這些人的工資是否是由財政負擔,八九年的時間裏七八個人的工資到底支出了多少,這樣的財政支出是否合法。」

薛馳指出,維穩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鏈條,在徐武案例裏面,七八人守著他,而且是這麼多年,這後面有一筆天大的費用,這費用從哪裏來?又進了誰的荷包?這個利益鏈條又牽扯到哪些?中共維穩經費已經越過了軍費的開支,說明老百姓被中共視為最大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