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共慶祝「十一」的焰火升起時,當中共軍人蹬著皮靴邁著正步走過天安門時,中國人千萬不要忘了當局打造的絢麗和威武背後,是由七十多年來無數中國人的鮮血和屈辱鋪就的,中共僅篡政期間就殺了多少人。

三年大饑荒餓死四千多萬人

1959年至1961年,中國大陸出現了罕見的大饑荒。在城市,民眾們憑票購買食物,每天食不果腹;而在農村,農民們在有限的口糧吃完後,不僅吃起了草根、樹皮,甚至還吃起了人。這場大饑荒究竟餓死了多少人?

中共內部解密文件中透露:在1959年至1962年的檔案解封後,合計全國餓死3,755萬8千多人!而且,1959年人口增長率為負2.4%;1960年為負4.7%;1961年為負5.2%;1962年為負3.8%。需要注意的是,上述數字只是部份地區的統計數字!

2007年,海外學者丁抒先生在《陽謀》一書中,指出大躍進一共造成了3,500萬人到4,000萬人被餓死的嚴重後果。2009年底,著名水稻專家袁隆平在接受採訪時,首度提到當年大饑荒時餓死了四、五千萬人。2010年,荷蘭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學者馮客(Frank Kikotter)博士在其專著《毛製造的大饑荒:中國最大災難的故事》中認為,有4,500萬人死於大饑荒。

顯然,根據各方的研究,死於3年大饑荒的人數應該不低於4,000萬。而導致這場駭人聽聞的慘劇既不是因為中共所言的發生了歷史上罕見的自然災害,也不是因為蘇聯逼債,根本原因是中共的體制問題。「中國的一黨制消滅了社會和人民的所有自由,沒有言論、遷移、旅行、信息……的自由,老百姓只有聽命令,按黨的指示去做,錯了完全沒有辦法去糾正,連幹部也是不自由,一點辦法也沒有,全國像一個軍營一樣,農民只有等死,死路一條。」

文化大革命害死兩千萬人?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期間,由毛澤東與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發動和領導的「文化大革命」,無疑是一場浩劫。它不僅徹底摧毀了中華傳統文化,毀壞了大量文物、古蹟,而且戕害了無數中國人。

美國漢學界權威、哈佛大學的費正清教授在專著《中國:新歷史》裏估計超過100萬人被迫害致死。

海外華裔學者丁抒教授則以史料分析推論的方法,得出文革非正常死亡人數大約在200萬左右的結論。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蘇揚教授窮十年之功,通過蒐集中共公開出版縣誌中的死亡數字以及內部檔案等,推斷文革中的中國農村至少有75萬到150萬人被迫害致死;同樣數目的人被毆打致殘;至少3,600萬人經歷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這一受害者數還不包括主要城市。

美國研究世界上大屠殺的權威魯密爾教授在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國》中認為,文革中喪生者大約為773萬人。

中共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前總編楊繼繩在題為《道路.理論.制度——我對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一文中提到,中共高官葉劍英在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曾披露文革遭受迫害及死亡人數:(1)規模性武鬥事件4,300多宗,死亡12萬3,700多人;(2)250萬幹部被批鬥,30萬2,700多名幹部被非法關押,11萬5,500多名幹部非正常死亡;(3)城市有481萬各界人士被打成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階級異己份子、反革命修正主義份子、反動學術權威,非正常死亡68萬3,000多人;(4)農村有520多萬地主、富農(包括部份上中農)家屬被迫害,有120萬地主、富農及家屬非正常死亡;(5)有1億1,300多萬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打擊,55萬7,000多人失蹤。換言之,中共承認文革中超過200萬人非正常死亡。

不過,在1997年出版的由山東大學副教授董寶訓與山東黨史副主任丁龍嘉合著的《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錯案》一書中,曾引用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葉劍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萬人,受政治迫害人數超過1億人,佔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費了8,000億人民幣。」

蹊蹺的是,葉劍英的此次講話並沒有被中共中央文獻收錄,但卻出現在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出版的《葉劍英選集》裏,但具體數字消失。

而據《鄧小平文選》記載,鄧小平1980年8月在接受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採訪時,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鄧口中的「天文數字」難道是在暗示死亡人數不只兩千萬?

「六四」至少一萬人被殺

1989年6月4日這一天,中共軍隊進入北京,屠殺「反腐敗,要求民主」的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

究竟有多少人遇難,雖然中共官方的數字一直沒有公佈,但依據1996年3月初召開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當前社會狀況》研討會上公佈的一些內部檔案材料,可知,全國共有931死亡,22,000餘人受傷。

而「六四」前夕擔任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秘書的鮑彤,2013年透過運出境外的一段影片指在「六四」事件中,首次透露當年紅十字會曾經披露,在血腥鎮壓之下死亡的人數高達兩千多人。此外,2013年,俄羅斯解密的前蘇聯檔案中稱,六四大屠殺死傷3,000人。

如果說死亡幾千人已經讓世人感受到了中共的殘暴,那麼白宮披露出的檔案則讓人們更多的是恐懼:一個政府怎麼能屠殺如此多手無寸鐵的百姓?

另據2015年有媒體援引香港《蘋果日報》旗下《壹周刊》於2014年「六四」25周年時刊發的報道,稱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顯示,六四死傷民眾多達4萬人,當中10,454人被殺。

報道指,上述機密檔案現保存在美國前總統布殊的檔案館,關於「六四」大部份相關文件由時任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James R. Lilley)在北京撰寫,部份來自時任駐港總領事Donald M. Anderson。

2017年,英國最新解密的文檔顯示,「六四」事件中,中國軍方殺害了至少1萬人。該數字由時任英國駐華大使Alan Donald通過一名中國國務委員的朋友獲得,之後通過一條秘密的外交電報傳回英國。

然而,中共的殺戮並沒有終止。

法輪功學員有多少人被害?

1999年7月,江澤民與中共掀起了鎮壓法輪功的運動。20年走過,迫害依舊在持續。在這20年中,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被酷刑拷打、被虐殺,甚至被活摘器官。由於中共的刻意掩蓋,迄今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害還是個謎。

不過,根據海外明慧網的統計,迄今有四千多有名有姓的人被證實被迫害致死。

那麼沒有披露的還有多少呢?

此外,遭到中共迫害的維吾爾族人、西藏人、基督徒、天主教徒等,他們中又有多少人死於中共之手呢?

中共輸出革命害死多少人?

中共鞏固政權後,仿照蘇聯也搞起了「支援世界革命」,可以說,向世界各國介紹毛主義和中共革命的模式直至輸出革命,一直是中共對外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其輸出對象主要是亞非拉國家,特別是有著大量華僑的東南亞國家。這種輸出在文革爆發後最為激烈。

其中,中共輸出革命培養的一大暴君是柬埔寨紅色高棉的波爾布特。儘管紅色高棉在柬埔寨僅僅維持了4年的政權,然而從1975年到1978年,這個人口只有不到800萬的小國卻屠殺了200萬人,其中包括二十多萬華人。波爾布特是毛的絕對崇拜者,從1965年開始,他曾經4次來中國當面聆聽毛的教誨。「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等理論和經驗都成為他後來奪權、建國、治國依據。回國後,他將原來的黨改名為柬埔寨共產黨,並仿照中共農村包圍城市的模式,建立了革命根據地。

還有印度以馬祖達為首的印共,完全按照毛的暴力革命那一套,並模仿毛發動的湖南農民運動,在印度一些地區組織農民建立農民協會,取消債務,燒燬地契、重分土地,該運動被稱為「那夏里特運動」,其主要戰略是殘殺地主、借貸者、基層官吏和鄉村教師在內的鄉村精英。在這種殺戮中,馬祖達鼓勵其成員不用槍支,而是用其它較原始的武器甚至雙手去殺死受害者,甚至砍下受害者的雙手和頭顱,分解肢體。

「那夏里特運動」還很快波及到城市。1970年春天,印度著名的大城市加爾各答的一些大學中,激進學生模仿中國的紅衛兵,掀起了學生造反運動。

據印度內政部的統計,印度全國發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導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製造了六千多宗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此外,秘魯共產黨的左派頭目古茲曼於1967年到1968年間在北京受訓,除了學習爆炸和使用武器,更重要的是領會毛思想。回國後他成立了名為「光輝道路」的暴力組織。該組織不擇手段,擾亂秘魯社會近20年,殺人無數。被殺害的人不但有警察和政府職員,甚至有鄉村教師。

1976年文革結束後,中共對外輸出紅色革命也告一段落,然而,其遺禍卻並未肅清。中共在戕害中國人民、損害中國的利益的同時,究竟造成了多少它國人員以及海外人員的死亡,目前並沒有準確數字,但從上述有限的數字披露中,可知至少在千萬以上。

中共這樣一個為禍中國、為禍世界、血腥的政黨,還有存在的必要嗎?(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