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離讓中共緊張的10月1日到來的前一周,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獲知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將啟動一項總統彈劾調查消息後,突被美國媒體爆出將對中共實施更嚴厲經濟打擊:摘牌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公司。此舉被認為中共尚未從貿易戰的被動中緩過勁來,又將面對特朗普祭出的新戰場:金融戰。

國會彈劾調查和讓中國企業從美國退市似乎是兩宗不相關的事件,但因前者所涉及關鍵人物是2020年大選民主黨對陣特朗普最大的挑戰著,美國前任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和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此前特朗普一直呼籲對父子二人通過亨特名下的基金公司收受中共巨額資金進行調查。

中國在美上市企業給美國投資者和美國國家安全利益帶來的威脅在美國朝野已不是一個新話題,但特朗普在雙方貿易談判上周呈緩和事態之時,卻被爆出將對中共動狠手,金融市場傳出分析,很可能是因看破中共在彈劾調查後的幢幢鬼影。

彈劾實為影響特朗普連任中共黨媒齊叫好

9月24日上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講話,警告中共必須尊重香港的民主,以及遵守《中英聯合聲明》賦予的香港半自治權。當天下午掌控眾議院的民主黨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宣佈眾議院將開啟對總統的彈劾調查。

民主黨提出彈劾調查的理由是特朗普在今年7月份與當選不久的烏克蘭總統弗拉迪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話中對其施壓,要求澤倫斯基對前民主黨副總統拜登的二兒子亨特拜登擔任董事的一家烏克蘭私人天然氣公司進行反貪腐調查。民主黨指責特朗普意圖利用外國政府破壞拜登在2020年的總統選舉。

喬拜登(中)與兒子亨特拜登(右)以及前總統奧巴馬於2010年在華盛頓DC觀看一場籃球賽。(Getty Images)
喬拜登(中)與兒子亨特拜登(右)以及前總統奧巴馬於2010年在華盛頓DC觀看一場籃球賽。(Getty Images)

美國的媒體評論佩洛西此舉一改過去兩年對民主黨內彈劾呼聲遲遲不動,此時態度急轉的評價是:彈劾非真彈劾,意在影響2020大選。

華盛頓政論雜誌(Politico)在文章《Democrats fear impeachment blowback in 2020》中指出,連民主黨自己人也擔心彈劾特朗普非但達不到目的,反而造成內傷。該文作者採訪的十幾位民主黨官員和策略師表示,贊成原先佩洛西所堅持的不彈劾意見的聲音在黨內還存在,他們認為彈劾得不到人心還會給特朗普在2020大選中製造可乘之機。更何況即使彈劾成功,由共和黨掌控的參議院最後也不會給特朗普定罪。

借助彈劾調查,再讓特朗普經歷一次「通俄門」的媒體攻擊,從而在一年後的大選中落敗。比民主黨更期待這一結果的卻是在貿易戰中已經被特朗普牽制的中共政府。

雖然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25日的媒體會上拒絕對彈劾調查發表評論,但中共黨媒卻對民主黨參與的彈劾調查齊聲喝彩。中共著名的黨媒代表,《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其個人的微博影片上說「特朗普攤上大事了」,表示彈劾不會在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通過,「但較長的調查過程卻會給(特朗普)製造很多麻煩,對他連任形成強有力的制約。」

中共設在香港的海外中央台——鳳凰衛視當天也發表了題名「彈劾特朗普!美國會啟動彈劾調查流程,特朗普遭遇水門危機」的文章,作者在文章結尾處批評特朗普是「遭吐槽最多的美國總統」,「美眾議院正式啟動彈劾調查特朗普的流程, 特朗普還能在總統的位子上坐多久?」,並質問,「2020年美國大選後特朗普還能不能笑到最後?」

中共國務院所屬的中國網在其英文網站的文章〈告密著對特朗普指控的起訴〉「Whilstleblower complaint on Trump released)中,多處引述告密著的投訴,諸如「白宮的官員目睹了總統濫用權利謀取『私利』等描述。」

特朗普: 習近平想讓瞌睡喬(Sleepy Joe)當總統

特朗普自2017年上任以來一直被外界讚揚其遵守競選承諾,特別過去15個月中美之間持續的貿易談判,特朗普表現出的堅持原則和不妥協令中共幾乎無計可施。

特朗普這個商人出身、被中共開始認為很容易搞定的總統,卻是美國前30年以來對中共人權和宗教信仰迫害最關注、並高調採取實際行動的總統。

當中共發現收買、滲透、恐嚇等這些過去用慣了的手段在特朗普身上變成廢料時,就把策略改變為如何導向美國選民,從而讓特朗普在2020大選中落選。2018年美國國會中期選舉時在兩黨爭奪激烈的愛荷華州有影響力的報紙上,讓中共官媒《中國日報》刊登4個整版的內容廣告,指特朗普發動貿易戰、損害美國農民利益。

此後中共又採取在貿易談判中出爾反爾策略,故意拖延簽訂貿易談判時間,以期拖過2020年大選。如特朗普落敗,中共就可以重拾故技再次滲透和操控美國。

特朗普看破中共不死之心,接連在推特和演講中警告中共:自己必會贏得2020大選,如果中共企圖把貿易談判拖到自己再次當選之時,面對的懲罰會更嚴厲。

9月12日特朗普在馬利蘭州共和黨大會上的演講中,以戲謔方式演繹如果拜登贏得2020大選,他會和習近平如何做交易。特朗普說,「習近平想使瞌睡喬(Sleepy Joe), 他想要瞌睡喬當總統,你們想像他們兩個在一個房間裏的樣子嗎?」緊接著,特朗普模仿習近平對拜登說,「就在這兒簽字,瞌睡喬!在這兒簽字!就像你們過去25年中一直做的那樣。讓我們從你們的帳戶中每年拿走5,000億美元。讓我們繼續用美國的錢重建中國(中共)吧」。

國會兩黨競相施壓限制美國機構投資中共證券市場

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在6月份提出了一項法案,該法案將加強對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的監管,並將那些未能達到新要求的公司除名。此舉還引發了來自國會兩黨的競爭,都在積極施壓以期限制美國金融機構在中共的證券市場進行投資。美國參議員和國會議員還要求特朗普總統限制美國的養老基金和基金經理投資中國私營企業和將中共國有企業列入黑名單。

在過去的數年中,中國企業在美國兩大證券市場上市已成擴張之勢。據路透社報道,截止今年2月,中國在美兩大證交所:納斯達克和紐約證交所上市的企業共有156家,其中包括11家中共國企。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詹姆斯高里(James Gorrie)今年5月份曾經撰文「中共金融超限戰中企美國上市威脅金融市場」,該文詳述了中企如何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利益構成了非常嚴重和迫在眉睫的風險。

他指出,與中共在其它經濟活動中的造假宣傳一樣,中共在美國上市的企業對其財務報告、經營活動、股東組成等關鍵信息在上市招股聲明和企業年報中造假。如果美國證交所嚴格按規定行事,它們將不得不剔除幾乎所有來自中國大陸的公司在美國交易所上市。

截止2019年2月,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共有156家,其中包括11家中共國企。圖為2019年3月18日,紐約證交所內。(Getty Images)
截止2019年2月,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共有156家,其中包括11家中共國企。圖為2019年3月18日,紐約證交所內。(Getty Images)

詹姆斯高里同時指出中共國有企業開展的有威脅性和危害性的活動,正由美國國內的投資者資助。許多中國公司的業務直接危害美國國家安全。

諸如針對美國公司進行數據和知識產權洩漏的網絡攻擊,幫助北韓開發導彈技術及使南中國海的非法島嶼軍事化等活動。

特朗普要摘牌中國在美上市企業的消息剛一披露,美股三大指數齊聲下跌。在美國上市的多隻知名中概股也都集體下滑。美股一夜蒸發2,822億美元,中概股蒸發436億美元,其中阿里巴巴市值蒸發235億美元,蒸發量在美股排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