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ㄐ

查伊璜是浙江人,清明節去野寺飲酒,見殿前有個古鐘,能裝兩石多的東西,可是古鐘上下土痕手蹟,儼然是新近留下來的。從下面向裏窺視,見裏面有個竹筐,不知裝的是甚麼。讓幾個人幫忙,想掀開古鐘來看看,卻無法移動一點。伊璜更加驚訝,決定慢慢喝酒等著;不一會,有個乞兒進來,帶著要來的食物。

只見他用一隻手提起古鐘,一隻手把食物放進筐內。放完了合上古鐘離去,不久乞兒又來,從古鐘下探取食物。吃完了再探,輕鬆的如同打開箱子。大家都很驚訝。伊璜問:「你這樣有本事,為甚麼要行乞呢?」回答說:「我吃的多,沒有人僱我。」 伊璜勸他去投軍,乞兒擔心沒有門路。伊璜於是帶他回家,給他飽飯吃,估計他可以吃五六人的飯。給他換了衣服鞋襪,送他五十金打發他走了。

十幾年後,查伊璜有個子侄在閩南當縣令,忽然有個叫吳六一的將軍前來拜見。攀談間,問:「伊璜先生是你何人?」回答說:「是我叔父。他與將軍有舊嗎?」說:「是我的老師。一別十年了,很是想念。希望能見上一面。」那個子侄胡亂答應了,但私下想:叔父是名賢,怎麼會有武家弟子?不久伊璜來了,告訴了他,伊璜也是茫然沒有記憶。因為對方問訊的很慇勤,於是前去拜會。將軍疾出,到大門外來迎接。伊璜仔細看,素昧平生,懷疑將軍搞錯了。

但是將軍態度越發恭敬,打發走了別的客人,連請伊璜進了三四重門,看見有女子往來,知道是私宅,伊璜止步。將軍作揖,請伊璜登堂就座。有人捧來朝服,將軍遽起更衣,伊璜不知他要幹甚麼。數人將伊璜按在座位上,將軍以參見父君的大禮向他朝拜。伊璜大驚,更加不解。將軍換了便服,陪了坐下,笑道:「先生不記得那個舉鐘的乞兒了嗎?」

後來查伊璜在修史一案(清朝初年的一場文字獄)中受株連,被收監,最終能夠得以倖免,都是因為將軍出的力。(出自《聊齋誌異》)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