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19 日,李文足到山東臨沂監獄,第四次會見丈夫王全璋律師。她說,這次看到王全璋比前幾次還要瘦,他3次問及兒子泉泉上學的事情。此次會見仍有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709家屬王峭嶺、劉二敏陪伴。

李文足說,會見時,大約有10- 20個警察圍著他們,還有一高、一矮兩個便衣,一直跟著她進出。

她說,不知為甚麼,王全璋的臉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陽穴明顯往裏面凹。

會見中,王全璋大約3次問及兒子上學的情況,同時還詢問江天勇律師,稱自己是從電視上看到江天勇被抓的。

前3次會見,王全璋都表現出對兒子特別地擔心,不斷地詢問上學的情況,並反覆強調不讓李文足和兒子再去看他,令李文足質疑:「兒子一定成了官方要挾他的砝碼了吧?難怪每次全璋都讓我不要去看他了;難怪王全璋說不要保外就醫。」

而就在19日會見前幾天,泉泉升讀小學一年級,新學期開始是9月2日,開學僅4天就遇到了騷擾。北京國保特務數次去學校施壓,學校也怕公安、怕特務,終於頂不住了,泉泉渴望上學,喜歡上學,但被迫又再次失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