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乃多麼令人迷醉的國度!繁榮時尚的米蘭、浪漫滿佈的佛羅倫斯、行水歌唱的威尼斯、光輝永恆的羅馬及美食縱橫的拿坡里等,各具特色的城鎮四處坐落於靴子國這個歐洲文化的搖籃。

此外,地中海最大島嶼西西里更為風景宜人的旅遊勝地,島上的敘拉古沿海古城更被西塞羅認定為古希臘最美麗的城市。然而,萬料不及那麼如詩如畫的西西里有獨立屋正以低於一杯Cappuccino咖啡的價錢、準確一點以「一歐羅」放售。

人口急跌力挽狂瀾

聖皮耶羅帕蒂(San Piero Patti,下稱「聖鎮」)是西西里島上東北部的一個小鎮,近年人口大量流失,鎮長塞爾瓦托(Salvatore)傚法別鎮做法,以一歐羅售價把空置房屋推出市場,望吸引買家搬進。

30年前,小鎮人口還有大概4,000,如今只剩不足2,800,減少了三成,更值得關注的是0-17歲組別僅佔整體13%,急速老化、人口結構問題嚴重。年輕力壯的為了尋找工作機會,只好離鄉別井,前往意大利其它大城市,甚至海外追尋夢想。

標價「一歐羅」的業主瑪利亞(Maria)解釋:「這房子(兩房、靚景)已空置多年,父親用作儲存雜物。很懷念以往的熱鬧情景,我只希望小鎮能夠重拾昔日光彩。不介意來者是意大利人抑或從甚麼地方來的,能搬過來就好了。」

此屋外觀還可,但箇中殘缺,估計裝修費需約3-6萬歐羅。

34歲的卡蒂亞(Katia)生於聖鎮,現育有一歲女兒,曾遠居德國及別的意大利區域,現正打算回鄉作長遠定居。

但即使下了決心,她依然要克服其口中所形容這個「兩面」小鎮的問題;一邊廂這裏環境優雅,十分寧靜,鄰居友善,食物美味,但另一邊廂卻像活在一個籠子裏,欠缺工作、教育及醫療支援。

左右城鎮各施其謀

同病相憐,西西里中西部小鎮蘇泰拉(Sutera)人口由1970年的5,000萎縮至年初的1,300,老化現象跟聖鎮如出一轍。學校、商舖逐一關閉,課堂每班只有6位學生,農夫在苦撐下勉強維持著他們種植的開心果及橄欖園。

鎮長朱塞佩(Giuseppe)欲挽蘇泰拉,門戶大開,歡迎難民進場,人口終呈復甦跡象,不少從非洲冒著生命危險逃難到西西里的人民,為歐洲帶來了資源動力。

39 歲的亞歷克斯(Alex)來自尼日利亞的埃多州,戰亂爆發後便攜妻於2015年上船直衝西西里,到達蘇泰拉後居於一間面積寬敞的公寓,並積極面對未來人生。

這間公寓在80年代起一直空置著,住戶早已趕到英國謀生。蘇泰拉給予來自第三世界的難民無窮希望,如30歲巴基斯坦女士楂拿(Jala)在此成為了侍應、34歲敘利亞男士穆罕默德(Mohammad)當上農夫助理等。

里亞切(Riace)位於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亞(Calabria)區域,15年前近乎淪為「鬼城」,同樣受惠於放寬移民而回復盎然,當然鎮內是存在著一些牴觸情緒,文化可需時間融洽。

另有西西里北部城鎮甘吉(Gangi)於5年前已拋出「一歐羅」房舍,成效卓著,日坐愁城的聖鎮鎮長塞爾瓦托有見及此,於是傚法一試,圖脫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