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任命的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 證實,現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的博明(Matthew Pottinger)將出任副國家安全顧問一職,即擔任他的副手。兩人的共同特點是:都是「知共派」,都對共產黨和中共有著清晰的認識,尤其是博明,不僅本身是「中國通」,而且還親身體驗過中共的殘暴。

博明曾在1998年至2005年任《華爾街日報》首席駐華記者,對中國和中共的了解絕非一般的美國官員可比。在這7年中,他飽受中共國安人員和警察的打壓、騷擾和毆打,甚至還親眼目睹採訪記錄被銷毀。2005年,博明在《華爾街日報》的文章中寫道:「在中國的生活可以告訴你,一個非民主國家能對它的公民做些甚麼。」「我看到抗議者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警察攔阻和毆打,當我和一個消息來源說話時,還遭到政府人員錄像。」

博明的經歷讓他明白,作為外國記者,他的遭遇遠還是比中國人要好許多,而中共這樣一個專制的政權對自己的人民是甚麼都做得出來的,從打壓、騷擾、毆打,到關押、酷刑折磨,甚至活摘器官、虐殺,中共完全沒有任何的底線。

這樣的經歷也讓博明「對自己的國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紐約時報》曾報道,博明表示,他在中國的壓抑經歷點燃了他心中的愛國主義,而這使得他回國後投筆從戎,加入了美國海軍陸戰隊,曾擔任情報官員。

2017年5月,被描述為「一個典型的保守國際主義者」的博明被特朗普政府任命為國安委主管東亞事務的官員,其在中國的經歷、對中共的了解以及軍隊的服役經驗,使他對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的制定和決策應有著巨大的影響力。當年的「習特會」,博明作為特朗普的高參亦參加。彼時的《紐約時報》稱,中國代表團在「習特會」期間拋給博明的任何事情都不太可能令他膽怯。

的確,不會對中共有任何膽怯的博明,是完全可以看得透中共的各種伎倆的,也是絕不會為中共的各種手段所迷惑的,其在近兩年來特朗普政府對華推行強硬政策、並將中共視為首要敵手方面,幕後做了大量的工作。海外有自媒體透露,美國政要演講中涉及中共的不少是博明操刀。美國退役將軍彼得雷烏斯(David H. Petraeus)曾稱,博明是那種少有的完美人才,非常聰明,工作起來也非常努力。

無疑,有著這樣看法的不只彼得雷烏斯將軍一人。在先後與弗林、麥克馬斯特、博爾頓三任國家安全顧問共事後,博明成為了第四任國安顧問奧布萊恩的副手。曾預言中國(中共)的經濟和軍事崛起會與危險的行動結合,勢必挑戰亞洲和平的現狀,進而引起廣泛的全球性影響的奧布萊恩,與博明應該是最佳拍檔,因為他們不僅「知共」,而且反共。

而任命兩位「知共」、反共的正副國安顧問,恰恰折射的是特朗普業已知曉誰才是對美國乃至世界最大的威脅。據報,9月20日,特朗普在與到訪的澳洲總理莫裏森舉行聯合記者會時表示,中共對全世界顯然是一個威脅,尤其在軍事方面。「我從多種角度觀察中方。不過我目前是著眼於貿易。但是,貿易與軍事是相等的。」

知道了中共是全世界威脅的特朗普,註定將在兩位新國安顧問以及眾多「反共」官員的助力下,給予中共痛擊。

兩年前9月的聯合國大會上,特朗普在首次演講中嚴厲抨擊了委內瑞拉奉行社會主義給人民帶來的貧窮和苦難。特朗普表示:「從蘇聯到古巴到委內瑞拉,無論他們採取的是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結果都是痛苦、崩壞和敗亡。」「那些宣揚這些可恥意識形態教條的領導人,只會持續地為其普通民眾帶來痛苦,讓他們生活在殘酷制度之下。美國支持所有被野蠻政權統治的人們。」其潛台詞自然也將中共涵蓋其中。

兩年後的今天,特朗普又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呼籲全球保護宗教自由的演講,其首要目標明確指向中共,因為眾所周知,當今世界迫害信仰者和破壞信仰場所最肆無忌憚、最為殘忍的政權正是中共,而這直接戳中了中共的痛處。

面對著世界頭號強國總統在聯合國這個聚集了世界幾乎所有國家的平台上發出的集結號,中共真的去日無多了。自然,留給中共當權者選擇的時間也是少之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