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自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至今已持續了三個多月,警方9月20日公佈,警方共發射約3100發催淚彈、590枚橡膠子彈、80枚布袋彈和290枚海綿彈。此外,共拘捕1474人,年齡介於12至84歲之間,207人被起訴。

隨著香港警方對抗議市民暴力相向越演越烈,抗議者指控警察濫用暴力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導致港府和警方徹底失信於民。國際特赦組織9月19日發佈最新調查報告,指香港警方在逮捕及審問抗議者時,運用不同方式虐待、過度暴力對待抗議者。大多數受害人被暴力對待後,傷勢都嚴重到必須住院治療。

9月20日,民間記者會舉辦第十三次記者會,以「法治淪喪 人民自衛」為主題,梳理過去黑社會襲擊市民的前因後果。記者會發言者分別化名為「齊自保」、「習武者」、「鍾學生」及「吳挨打」。

「齊自保」、「吳挨打」首先以中英文發言,提到香港人經歷7.21、8.5、9.15,遭遇黑社會及福建幫無差別恐襲,但警察每一次都「放生」施襲者,反而拘捕受傷的黑衣青年。他們強調,時至今時今日,香港人是被逼自我防衛、「民兼警職」,反抗不應該在文明社會裏出現的暴力。

上周日(15日),在炮台山、北角有白衣人明目張膽持刀傷害市民,其後更被警察護送離開,可謂「警黑合作,無法無天」。

記者會上播放一名北角街坊的親身經歷,他指自己9月15日目擊近百人在炮台山,手持中共五星旗撕毀連儂牆,其後突然在沒有任何原因的情況下,對在場的市民拳打腳踢,並用手中旗桿追打他們。這名街坊指,警方到場後僅將兩邊人分開,不抓捕打人的黑社會,反而要求市民冷靜,且不接受市民的質問及報案,而在警察身後的打人者已換好身上衣服,向天後方向揚長而去。

該街坊還表示,自己現在已不敢穿黑衫戴口罩上街,更擔心下班返家會被人攻擊。而面對警方選擇性執法,市民已對自己的社區失去信心,故他認為9.15一群抗爭者面對黑社會及福建幫的施襲不得不自衛還擊。

「鍾學生」發言時表示,「福建幫襲擊市民的地點,是我每日返學放學的必經之路」,又表示現在他返學放學要非常小心,並密切留意周圍有沒有可疑人物,怕突然被襲擊「斬斷手筋腳筋」,故多間學校學生都發起「一起返學」的活動,希望可以互相保護對方。

「鍾學生」認為,現在報警完全沒用,更可能會「原告變被告」,呼籲香港人要靠自己自保。

「齊自保」指,在多次衝突中,警察到場後往往都持盾面向市民,對施襲者視而不見,故報警對他們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會「拖累我,甚至原告變被告」。「齊自保」強調,「沒人想流血」,現在靠制度並沒有辨法制止黑社會施襲,香港人是被迫與他們對抗。

「齊自保」還表示,如果港府一開始就回應市民的訴求,就不會出現現在的局面,更不會有黑社會與抗爭者者衝突的情況。

9月14日,香港多地出現集會。當日發生多起親中(親共)人員激烈毆打香港抗爭者事件。親中者舉中共五星旗、唱中共國歌撐警察。他們大多穿淺藍色上衣,似有組織的行動。

下午1時許,超過50名手持中共國旗、身穿有「我愛警察」字樣的藍色上衣的人,前往炮台山連儂牆,用工具拆毀牆上的標貼,又在炮台山站外叫喊口號,其間數名藍衣人對市民拳打腳踢,有市民被踢倒在馬路邊。其後有警員到場,將藍衣人與市民分開,並讓市民冷靜。但警方並沒有對藍衣人進行查問,就將他們放走,反而截查市民。

9月15日是「國際民主日」,當日下午有成千上萬的市民上街,表達「五大訴求」。

當晚,北角發生多宗衝突事件。其中有「福建幫」襲擊記者和市民,雙方激烈衝突,警察其後到達,只是隔開雙方。一名身穿印有「香港福建元老」上衣的中年男子挑釁其他市民,並自稱「我是黑社會」。

炮台山再次出現打鬥事件,有數名自稱福建人的男子推撞及與記者口角,一度恐嚇要打記者,更有一名中年男子向有線電視記者的鏡頭吐口水。

還有白衣人手持摺凳及其它硬物攻擊他人,一度進入地鐵站內攻擊市民,手持摺凳的男子回到地面後,續向市民施襲,防暴警員到場後,將白衣男人帶到一邊,最後將他放走。警方偏袒及針對性的執法再度受到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