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沙特阿拉伯最大的石油客戶和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北京因無人機襲擊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設施事件而每天損失9700萬美元。

9月14日,沙特阿拉伯國有石油公司的胡賴斯(Khurais)油田遭到襲擊,10架武裝無人機從745哩(1200公里)以外起飛並發射了十多枚「聖城1型」(Quds 1)巡航導彈。巨大的火勢很快得到控制,但襲擊使世界石油供應量每天減少570萬桶。胡賴斯油田生產的石油佔全球的1%,阿布蓋格(Abqaiq)煉油廠是該公司最大的石油加工設施,提煉能力佔全球供應量的7%。

中國在2017年成為世界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今年8月份的石油進口量達到創紀錄的每日985萬桶,同比增長9.6%。根據基於衛星圖像和無線電轉發器監測中國裝運量的tankertrackers公司提供的數據,中國的石油進口量從2018年8月的每日92萬桶上升到2019年7月的每日180萬桶。這相當於沙特阿拉伯日出口量的730萬桶的25%。

9月16日,被稱為「布蘭特原油」(Brent Crude)的原油國際標準價格上漲了14%,從每桶60.22美元上漲到約68.07美元。由於北京嚴重依賴沙特的石油進口,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的布蘭特原油報價達到每桶70.27美元,溢價為2.20美元。

《國家利益》雜誌(National Interest)評論稱,此次襲擊事件突破了「本應是世界上防衛最好的——或者至少是最安全的——領空」。

美國第五艦隊駐紮在距阿布蓋格(Abqaiq)煉油廠62哩(100公里)的波斯灣巡邏。美國還運行著空軍基地和配備完全一體化防空系統的軍事設施,具有覆蓋沿西部海灣從科威特到阿聯酋的偵測距離為93哩(150公里)的雷達。裝備有美國愛國者地空導彈的沙特防空系統也被評定為非常好的防禦系統。

今年3月,美國陸軍訓練和作戰指揮部(U.S. Army Training and Doctrine Command)司令戴維·帕金斯(David Perkins)將軍在美國陸軍全球力量研討會協會(Association of the u.s. Army's Global Force symposium)上發表講話時表示:「一個非常親密的」美國盟友使用了一枚價值340萬的「愛國者」導彈擊落了一架價值200美元的無人機。帕金斯將軍稱這一行動是很不經濟的「超量殺傷」。但該結論顯然是在最近的無人機襲擊事件發生之前得出的。

幾個中東國家已經在升級他們的防空系統,以應對不斷增長的胡塞武裝和伊朗的攻擊性武器性能,其中包括聖城(Quds)巡航導彈和薩馬德-3(Samad)遠程無人機。沙特阿拉伯在7月份收到了額外的愛國者導彈;卡塔爾正在尋求美國更多的支持來操作其愛國者導彈系統;巴林也在8月份簽署了購買愛國者導彈的協議。

北京拒絕加入以美國為首的多國海軍護航聯盟,該聯盟保護每天通過狹窄的中東霍爾木茲海峽運送價值約13億美元原油的14艘油輪。儘管受到國際制裁,北京在7月份還是從伊朗進口了14.2萬至36萬桶石油,約為去年進口量的一半。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指責伊朗向胡塞轉讓武器技術。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Rick Perry)表示,美國隨時準備「在必要時動用戰略石油儲備的資源,以抵消這一侵略行為對石油市場造成的任何破壞」。

美國擁有世界上大部份過剩的原油產能,其國內產量從2008年的每日約500萬桶上升到上周的每日1240萬桶的創紀錄高位。提供每桶約6美元折扣的美國國際原油出口已從2017年的每日50萬桶上升至2019年的每日平均約350萬桶。考慮到現有的基礎設施,美國還有每日再多出口200萬桶的能力。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道稱,由於依賴沙特阿拉伯的原油供應,「北京的處境岌岌可危」,北京需要實現供應多樣化。

中國從2017年初開始進口美國原油,2018年6月日交貨量達到52萬桶。但中美貿易戰後北京削減了進口,北京最近還宣佈對從美國進口的原油徵收5%的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