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至今,警方的鎮壓造成社會撕裂,警民嚴重對立,仇警情緒蔓延。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9月16日發表聲明,譴責前兩天的反送中遊行,並首次警告抗爭者,警員是可能會使用實彈對付他們的。

有支持反送中的警員表示,整場風波的始作俑者是政府;港府讓前線警察當箭靶,令一些警員萌生去意,甚至萌生移民念頭。 

香港人權監察發表聲明,對警察隊員佐級協會鼓動警員開槍感到遺憾,並批評其立場偏頗,只針對抗爭者,有「選擇性執法」之嫌。發言人葉寬柔認為,協會的言論是令到整個香港的情況「火上加油」,她擔心警方使用武力的情況會令香港步入「人道危機」。

民權觀察也對此發聲明指,警員只可在自身或他人的性命受到逼切威脅,以及無法使用其它更低程度的武力制伏有關人士,警員才可考慮使用實彈槍械。任何警員必須為自己使用武力的決定負責,錯誤及不法地使用致命武力可令警員負上刑責。

民權觀察也促請,警方及抗爭者保持克制,若任何人一方出現人命傷亡,將令香港局勢嚴重惡化,並可能進一步引起大規模的流血衝突及人道災難。

警扮市民及抗爭者嫁禍 為鎮壓找借口

過去三個月來,港府無視民眾五大訴求,中共對香港反送中運動文攻武嚇不斷,出動黑幫與警察暴力鎮壓,中共公安假冒香港警察實施暴力鎮壓、乃至冒充抗爭者挑起事端,製造亂局激化事態的內幕不斷曝光。

進入9月,在反送中抗爭市民與警方的矛盾進一步激化的同時,還出現了中共撒錢組團的親共人士、香港黑社會、便衣警察、臥底警察不斷挑釁、刺激抗爭民眾的事件,警察在眾目睽睽下有意偏袒放走製造衝突者,引起事端。

近期多個媒體報道,警察假扮市民甚至抗爭者,在人群中突然拘捕抗爭市民,並稱自己為休班警察,這種陰損的手段給抗爭者帶來不同程度的不安和恐懼,也激起民眾極大憤慨。

日前警方內部通告,為配合代號「踏浪者」行動需要,港府購買一萬支伸縮警棍,已於9月10日起發放給休班警員,以備隨時都可以對反送中抗爭者採取行動。有分析預計,今後警察臥底、便衣突然拘捕抗爭者的事件將直線上升。

8月31日在維園,腰別警槍的黑衣人投「汽油彈」的照片曝光後,又有數名黑衣人扔「汽油彈」。這些身帶LED燈的黑衣人被發現後,遭到抗爭者群起而攻之。他們逃走時,動用真槍實彈開槍示警,事後,在維園的地上撿到兩枚實彈彈殼。 

9月1日舉行的記者會上,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證實,有兩名警員在維園開槍,原因是當時幾名喬裝成抗爭者的「臥底」警員,生命受到嚴重威脅。

不少網民認為,港警「臥底」是嫁禍港人,為鎮壓找借口。

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說,警方承認存在所謂的警員「臥底」。那麽,有多少事件是這些「臥底」挑動的?有多少事件是由「臥底」來策劃的?有多少是「臥底」做出來的,但卻讓抗爭者來背這個黑鍋?

還有,這種喬裝成抗爭者的行為,從何時開始?6月12日在立法會外面激烈的警民衝突,帶頭衝的那些人,是不是警方所謂的「臥底」呢?6月底、7月1日凌晨,衝入立法會製造破壞的,有多少「臥底」呢?

梁家傑表示,正常的「臥底」概念,是不會去挑動情緒,然後製造一個犯罪環境,設陷阱誘使一些本來不犯法的人變成犯法。現在這些「臥底」警員可能製造一些證據去誣陷抗爭者。

誰在操控香港警隊?

自6月12日警方開槍鎮壓抗爭者之後,特首林鄭月娥在有關「暴動」的定性上對警方說法亦步亦趨,被認為已經失去了對警隊的控制權,成為受制於警隊的特首。另外,「7.21血洗元朗」事件後,作為警隊的上司、香港第二把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代警隊向市民道歉,卻遭到警隊的強烈抗議,之後也表態「支持警隊的工作」。

7月21日,43萬港人大遊行當晚,中共出動黑社會,在元朗西鐵站出現百多名戴口罩、手持武器的白衣人,攻擊抗爭者,之後更闖入西鐵站大堂和月台,車廂內隨意追打市民、記者和民主派議員。

整個暴力過程持續數個小時,警察視而不見。隨後有現場影片披露,警察和白衣黑社會人員相互勾結。

有消息指,現時對付抗爭者的警方最高負責人、行動處副處長鄧炳強在梁振英上台後,2012年出任元朗警區指揮官,同當地社團黑幫稔熟,而元朗黑幫一直是梁振英的支持者。

據稱,隨著鎮壓反送中運動,警方已歸屬中聯辦警務聯絡部直接領導。而警務聯絡部部長李江舟,曾任中共公安部國保局長和公安部港澳台辦主任,在前任公安部長郭聲琨手下任職四年之久。郭聲琨與江澤民派系二號人物曾慶紅是江西老鄉。知情人士透露,郭聲琨是曾慶紅表外甥,郭妻的祖母是曾慶紅母親鄧六金的親妹妹。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系統、香港黑幫勢力、香港警隊以及中共公安、國安特務勢力,均受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及其心腹、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操控。現任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江派常委韓正,現任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都是曾慶紅的馬仔。

港警拒當炮灰萌退意

德國之聲報道,據警隊消息透露,三萬名香港警察中,近月站在前線的警察實質有一萬多人,工作量大增之餘,亦受到責罵與網絡起底等壓力;但警方的濫權濫捕,也令人質疑前線警察失控,使得社會彌漫仇警情緒。

不願透露身份的警員Tom表示,他就是警隊中少見的支持反送中的一員。自己支持抗爭者爭取五大訴求,甚至曾低調參與過遊行。然而,在體制內卻有口難言,如果講出不同意見就會受壓,或與你切割,指責你。

他認為,反送中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警隊也是被政府擺上台。面對警隊內部絕大部份人支持建制,而自己理念不同,Tom感到意興闌珊,打算辭去警員工作,甚至萌生移民念頭。

另一名警員Peter在警署負責後勤執法工作,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面對當前困局,作為警員也產生無力感,整場風波源於政府處理不當,卻讓前線警員成為箭靶。他也打算辭職。

警察夫婦 街頭對抗

《紐約時報》9月10日報道,持續數月的反送中抗議活動將香港變成抗爭者和警察對峙的戰場,而26歲的港警妻子桑妮(Sunny)對這種兩極分化的影響感受深刻。

桑妮是一名抗議者,而她的另一半因為反送中活動,每天要上12個小時的夜班。自從6月9日爆發大規模反送中運動以來,這對夫妻的相處模式一直是「夜間站在路障的對立面,第二天一起撫養兩個女兒」。

他們目睹了街頭不斷加深的裂痕,而這場鬥爭正在挑起他們以及類似家庭的不和,甚至導致警隊內部的不和。

桑妮說,警察已成為大街上讓民眾越來越討厭的政府替身,通過和先生的對話,「好像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家屬譴責港府 讓警察當人肉盾牌

數百名警員家屬7月曾發公開信,譴責港府讓港警「出生入死」,前線警察被迫承擔政府施政失誤的後果,導致警民關係急速惡化;同時,也令警察家庭不和。

他們呼籲林鄭月娥,絕不能讓警察繼續充當人肉盾牌,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回社會公義,防止警隊高層無理兼失當的指令再出現;保證警隊高層從此不再下達不當指令,以免激起前線警察與抗爭者衝突。

8月25日,警察家屬冒雨舉行「還警於民」集會,他們提出的訴求,包括成立全面獨立調查委員會,呼籲警隊高層重訂行動手法,懇請前線警察克己自律等。

一位自稱警察親友及老師的女士稱,她的學生看到當警察的父母親,在網絡上被憤怒的民眾稱為「黑警」,子女也因父母身為警員,感到自卑及心痛,到了需要心理輔導的程度。◇

(文章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