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世界盃外圍賽香港主場對伊朗,結果負零比二,開場前球迷同唱「願榮光歸香港」,展示萬眾一心;奏中國國歌時則報以噓聲,再一次顯示港人對中共政權的憤慨。同日中國出戰馬爾代夫,入籍兵艾克森首次代表中國,開賽前與一眾隊友高唱國歌,新浪網認為噓國歌的人應感到無地自容。

世間總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由九七年回歸之後所見,從未聽聞有香港人會以噓國歌為樂。事情的轉捩點應數到2015年中國對香港的一場世界盃足球外圍賽,中國足協的一張宣傳海報,內容提到香港隊時有以下的字眼:「不輕視任何對手,這支球隊的人,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這麼有層次的球隊,得防著點!」海報公諸於世後,很多香港球迷對於海報強調香港隊球員的種族背景,帶有種族主義成份,甚為不滿。加上比賽場上中國隊隊長鄭智涉嫌將香港守門員葉鴻輝形容為「狗」,惹起球迷更大憤慨,於是將情緒投射到中國國歌之中,此後球場所見,幾乎每一次播奏國歌都引來噓聲。

香港代表隊海納百川,只要合資格上陣的球員,不論語言、膚色、籍貫都有當上港腳機會,這一點理應肯定。國際足協早前就說明要在世界盃外圍賽嚴打種族歧視行為,但中國足協的官方海報卻以種族做動員工具,以多元作為看扁港隊的基礎,這也進一步暴露了有關人士的無知和愚昧。當日揶揄香港隊派出入籍兵的中國隊,事隔5年竟然東施效顰招來兩名入籍兵,本已教人非議;而在唱國歌一事上大造文章,徒惹人訕笑。世界球迷眾所周知的事實,球員之所以入籍代表別國,只是要一嘗參與世界足球最高殿堂的競賽而已,將它理解為足球以外的一切東西都屬自作多情。明乎此,便會知道將入籍兵懂得唱國歌而視之為真正中國人,只是主事者為自己塗脂抹粉而已。

國旗與國歌是一個國家的象徵,但兩者皆是死物,是否值得尊重要視乎有關國家的所作所為。2016年黑人美式足球員Colin Kaepernick於賽前演奏國歌時,以單膝下跪方式抗議國內的種族歧視仍然嚴重,之後多名球員爭相仿效。總統特朗普點名指責這些球員不尊重國家,當年美國職業籃球冠軍球隊金州勇士的球員並不認同,甚至杯葛造訪白宮的傳統,在榮譽與尊嚴之間選擇了後者,給「侵侵」來一記老大的耳光!

《詩經‧毛詩序》云:「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毋容諱言,一切歌聲都是情感的表達,不需勉強亦勉強不來。君不見近日「願榮光歸香港」一曲走紅,巿民在香港大小商場合唱表達訴求,毋須動員,參與者都是不請自來,一切皆發自內心,喜悅來自合唱過程中同路人的共鳴。那些打著紅旗青筋暴現在唱國歌打對台者,不如問問自己享受過這種感情的滋潤沒有。

播奏國歌而遇上噓聲,真正無地自容而需要面壁思過的必然是掌權者,因為那是人民不滿當權者的心聲。國歌是死人是生,將唱國歌視為手段甚至要為之立法,或許可逼令人民服從於一時,卻無法真正培育出真正的尊重;而一旦民怨積累到了極點,噓國歌便成為發洩心中怨憤的圖騰!香港政府透過反送中運動將這一代年青人如此折騰,要想他們從新肅立唱國歌,恐怕再也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