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於昨日(17日)會見了消防處處長以及兩位消防處職員,並對8.31太子站當日的救護記錄進行了深入溝通,毛孟靜表示,有些疑點需要和傳媒溝通。另外,毛孟靜亦獲得一份消防處內部電郵,指要調查8.31太子站資料外洩情況,毛孟靜表示,公眾知情權凌駕一切之上。

「專有名詞」不能成不向公眾解釋的託辭

在與消防處1個半小時的溝通過程中,消防處一直強調他們工作的記錄文件涉及很多專有名詞,因此難以解讀,對於這一點,毛孟靜認為這個觀點「不成立」。

毛孟靜舉例,「在漁務處提取受傷動物的資料,漁務處亦會表示因為『專有名詞』的原因,不能提供,但是去到申訴專員那裡,對於『要求公開攝取資料的理由(專有名詞)是不成立的。』,因此如果需要解釋,對方要提供詳細解釋(關於專有名詞的意思)。」

不提供驗傷牌和填寫表格給受傷者很不尋常

毛孟靜提出的疑點還包括,最先下去太子站月台救人的救護主任僅一人,而且並未攜帶驗傷牌和表格填報傷者情況,而之後下午的救護人員亦未有妥善填寫表格和提供驗傷牌給傷者。

毛孟靜說,8月31日晚,最初消防員下去太子站救人的時候,「只有一個救護主任被准許(批准)落去,當他(或她)下去後,遺憾的是,他並未攜帶『驗傷牌和填寫的表格』,他當時的想法是『我先落去,等陣同事3-5分鐘之後會跟著落來,他們就可以做(驗傷牌和填寫表格)。』」

毛議員昨日質疑消防處,為什麼在第一個救護主任下去後沒有牌的情況下,在經過了一個鐘頭的救護後,傷者還是沒有掛牌?「這個事實上是漏了,而消防處的回覆是他們是應該可以做得更好一點的。」毛孟靜說。

消防處記錄無法解釋消失的3位傷者的行跡

另外,消防處還提到有修改記錄的內容,毛孟靜認為,消防處在修改部分有「增加行動記錄的細節」,而消防處回應她說,這是消防處一貫的做法,即是事後「消防記錄會補充齊全」,而「修改亦是有記錄的,比如誰做過修改等」,這是消防處對毛孟靜對此問題的回應。

消防處指,外洩的資料是不完整的,對於這一點,毛孟靜持保留態度。她表示,「10個傷者變成了7個,那當中傷勢的變化、人數的變化,我昨日沒有拿到答案,但是我有並非官方的,但是又是現場的記錄。」毛孟靜說。

「亦即是消防處的非官方記錄」,毛孟靜強調,並同時拿出一個示意圖,「原本有十位傷者,兩男為頭部受傷,一男胸痛,一男氣促,兩女氣促,都是紅色標示(需待緊急救治),兩男是黃色標示,其中一位足踝受傷,一位扭傷,兩男是綠色表示(最輕傷勢),一位是頭暈,一位是左肩受傷。這是最開始的記錄。」毛孟靜說。

「之後就變成了七位傷者,頭部受傷的有去(醫院),但是一位從紅色頭部受傷變成了黃色頭部受傷,一位氣促的女子從紅色轉為黃色。」

另外一個疑點,毛孟靜還指出,一位紅色氣促的男子從記錄中消失,一位腳踝受傷的黃色男子和一位扭傷的黃色男子亦從記錄中消失。「這兩位是很輕微的症狀,很簡單的對比。我希望消防處出來證實,如果是真的話,僅有三個似乎不是太嚴重受傷的人沒有送去醫院,所以10個變成7個,如此簡單的事,我都可以找到的記錄出來做對比,為何消防處不說呢?」

消防處內部電郵將調查資料外洩 毛孟靜:「知情權凌駕一切」

毛孟靜還表示,儘管消防處是一個特殊機構,有其紀律性,但是公眾的知情權是應該凌駕一切的。

她表示,她收到一封針對消防處的內部電郵,「語氣兇惡,表示部門裡有數宗資料外洩個案發生,並且正在展開內部紀律調查。對於這封電郵,毛孟靜表示是會傷害到消防處的軍心的,因為電郵裡正在警告消防處的職員,任何人瀏覽或下載過相關記錄,可以完全被追訴回來。」毛孟靜認為這封電郵令人不安。

毛孟靜指,8.31事件已經過去了18日了,僅管不斷有人在破壞,港鐵亦不斷的封站,但是到目前為止,太子站還是有很多來自各區的市民每日送上鮮花對相信是已經離開人世的冤魂進行祭拜,毛孟靜再次呼籲消防處,提供真相,讓公眾消除疑慮。

在問答時間,有記者提問關於抗爭者勿再縱火和對公物進行破壞時,毛孟靜表示,很難鑑定搞事者的身份,因為網上看到太多的警方便衣,她說,「警察打人,消防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