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9月17日B3版

USTR再提中共貿易不公四大表現

不久前,在一份備受關注的世界貿易組織法律簡報中,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列出以下中共不公貿易行為:1. 使用外企所有權限制,包括合資要求和外企股權限制,要求或迫使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2. 技術法規迫使外國公司尋求向中國實體授權技術許可,以非基於市場的方式支持中國接收者。3. 中國公司投資並收購外國公司和資產,以獲取尖端技術和知識產權,並為中國公司帶來技術轉讓。4. 對外國公司的電腦網絡進行未經授權的入侵和盜竊,以獲取其敏感商業信息和商業秘密。

彭博社報道說,中美貿易戰是否獲得解決和緩解,要視以上四個方面解決情況而定,短期內估計無法結束貿易戰。

9月4日晚,萊特希澤、姆欽和中共副總理劉鶴通電話,確定大約10月上旬進行下一輪面對面高級別貿易談判。副部長級談判定於9月中旬舉行。

庫德洛9月6日在接受霍士商業網採訪時表示,9月和10月的會談將涵蓋中美貿易爭端中的所有核心問題。他說:「一切都會在桌面上,包括絕對的關鍵性結構問題:知識產權盜竊、強制技術轉讓、網絡空間、雲計算、金融服務,所有這些都將擺在桌面上,還有農業採購、工業採購、能源購買,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等。」

他還說,中國改革必須反映在修改法律上,任何協議都必須有執行條款,以確保中方履行其承諾。

特朗普打貿易戰心意堅定 庫德洛類比美蘇冷戰

8月21日,特朗普表示,「有人說這是特朗普的貿易戰,這不是我的貿易戰,這是一場應該在很久以前就發生的貿易戰。」他還說,自己是被「選中」來在貿易上挑戰中共。

9月4日,特朗普在白宮對記者說:「如果我不想對中國採取任何行動,我們的股票市場將比現在高出10,000點。但必須有人這樣做(對抗中共)。對我而言,這比經濟更為重要。必須有人這樣做。我們不得不處理中國問題。這必須要完成。」

特朗普還強調美國經濟狀況非常好。但他表示,即使經濟表現不佳 ,也必須對抗中共,因為時間緊迫,是時候了。

庫德洛9月6日警告說,中美貿易衝突可能需要數年才能解決。他說:「從貿易協議的規模和範圍,以及對全球重要性來看,我不認為18個月(從2018年3月開始計算)是很長一段時間。」他並表示,如果這需要十年,那就這樣吧。

庫德洛還用美國和前蘇聯之間的冷戰類比中美貿易戰。「對前蘇聯,我們用了幾十年才達到我們希望達到的地步。所以你知道,在漫漫歷史長河中,18個月一點也不算長。」

8月28日,特朗普通過電話對伊利諾伊州農民說:「我可以與中方迅速達成協議,並可以將這筆交易轉化為大量的農產品(購買)。我可以馬上做到。我可以成為一名英雄,輕鬆贏得大選。」

他說:「但那將是錯誤的協議,也許我可以以正確方式做到這一點,這應該是在過去35年裏完成的(協議),並且是按照我們現在方式來做的(協議)。堅持下去。」

第13輪談判將啟

是否達臨時協議引關注

中方副部長級別官員將於9月中旬前往華盛頓談判,隨後在華盛頓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姆欽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會面,舉行第13輪美中高級貿易談判。

《南華早報》9月10日的報道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中方人員正在討論協議文本,用於10月在華盛頓部長級貿易會議上審視。該消息人士表示,文本基於兩方在4月份談判達成的草案。這是美方一直的要求。

除了文本取得進展,美國財政部長姆欽9月9日接受霍士商業電視台專訪時亦透露,中美先前僵持不下的貿易執法機制也達成了「概念上」的共識。他強調,貿易談判已經有正向進展,但若無法達成協議,總統特朗普也不介意維持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高關稅。

《華爾街日報》9月12日的報道引述一名追蹤談判的消息人士的話說,中方副總理劉鶴之前表示,美方40%的要求可以立即解決,另有40%可以通過後續談判解決,剩下的內容將不設談判時間限制。對比一年前中方的「三等分」表態(2/3可談),中方已明顯對美讓步。

此外,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9月11日突然宣佈取消對部份美國產品加徵關稅,並自9月17日起生效。此舉被指中方在新一輪談判前,發出示好信號。中方也開始購買美國大豆和豬肉。

美國方面,9月11日晚特朗普宣佈將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30%關稅日期從10月1日推遲至15日,強調這是應劉鶴請求所為。

針對媒體報道特朗普政府顧問正在考慮一份和中方的臨時貿易協議,9月12日特朗普在白宮南草坪對記者表示:「這是人們在談論的事情。(但)我寧願等到整個協議完成。我們已經收取了許多(錢),數十億美元的關稅。我寧願和中國人徹底完成(協議),如果我們要達成這筆協議,讓我們完成它。」

在特朗普回應前,姆欽在白宮接受CNBC記者採訪時表示:「只有這是一筆好交易,且這筆交易對美國公司和美國工人都有好處的前提下,特朗普總統才會同意達協議。」

中美貿易戰影響深遠

庫德洛6日還說,特朗普已說服美國人民相信貿易戰的重要性。《華爾街日報》報道,一些政治分析家和民意調查者認為,特朗普對中共強硬態度可幫他競選連任。

特朗普前任首席策略師班農表示,「2020年將受到這個問題影響」。他表示,這超出了貿易、技術和貨幣等。特朗普必須對抗中共。

報道稱,蓋洛普去年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雖然美國人普遍支持自由貿易,但認為中共在與美國貿易存在不良做法的比例為62%。

班農認為,貿易戰在2020年選舉日前不會得到解決。他說:「這是21世紀上半葉唯一最具決定性的問題,它將確定不僅是國家而且是全球經濟的基調和方向。這就是為甚麼這是一場值得打的戰鬥。」

庫德洛認為貿易戰有著深遠的後果,且不僅僅是短期內,在隨後的50年或100年都有深遠影響。

美國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高級編輯格茨稱讚特朗普政府在對中共政策方面作出「翻天覆地的改變」。他說,特朗普政府指出中方每年盜取高達2,500億到6,000億美元的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並直指「沒有一個國家的生存和繁榮發展依靠盜竊和技術轉移」。(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