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官員將在本周重啟貿易談判。路透社認為,即使有協議簽署,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經濟體也可能只是達成一個治標不治根的解決方案。因為中共不太可能如眾望所盼的那樣進行結構上的改革,因而美國也不會停止繼續將中共視為國家安全威脅。

路透社在其9月17日的文章中指出,貿易專家、高管和兩國官員都表示,中美兩國的貿易戰已經演變成一場政治和意識形態上的鬥爭,其影響遠遠超過關稅本身。下面是路透社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

美國要求中國共產黨從根本上改變其經濟運行方式,中共不太可能對此做出讓步。而美國也不會迴避對給其帶來國家安全威脅的中國公司「做記號」。

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9月6日警告說,兩國之間的衝突需要十年時間才能解決。中國央行前政策顧問於永定告訴路透社說,中方不急於達成協議。

本周的副部長級會談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習近平或許在10月份達成一項臨時交易,以緩解股市。

美國前貿易代表官員、麥克拉迪聯合諮詢公司(McLarty Associates)執行合夥人凱利·梅曼·霍克(Kellie Meiman Hock)表示,中美雙方最終達成的任何協議都「極不可能有意義地解決美國和其它國家所尋求的中國(中共)進行結構改革」。

來自中美貿易談判的消息來源顯示,自5月份談判破局以來,雙方談判人員在許多分歧點上取得的進展所見甚微。

難以解決的問題分歧

來自中美雙方的消息人士稱,北京不願意在即將舉行的會談中解決其對國有企業提供支持和產品補貼的方式。美國繼續將中國科技公司華為列為給國家安全帶來威脅的黑名單企業,而且中國出口產品還會面臨美方祭出的新關稅威脅。

「談判的最終結果必須是取消所有關稅。」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何偉文表示,「這是中國(中共)的談判底線。」他對談判的前景並不樂觀。

結構性改變

特朗普對中國(中共)的「強硬立場」已經使華盛頓在以一種全新的方式思考北京。美國國會兩黨在多數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但在這個問題上卻達成一致,那就是,他們認為中國(中共)需要進行體制改革。

因此,針對特朗普的民主黨人即使在2020年入選白宮,也不太可能修復中美關係。在9月12日的辯論中,總統候選人們使用「腐敗」和「盜竊」等詞來討論中國(中共)的貿易行為。

美國商務部前高級官員,現任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主席的克雷格·艾倫(Craig Allen)表示,「(中共)問題(根源)很深,這是結構性的(問題)。」他說,由於對中國(中共)從事間諜活動、網絡黑客攻擊和知識產權盜竊的擔憂,兩國之間的高科技行業可能會永久脫鉤。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前總顧問、霍根·路偉(Hogan Lovells)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沃倫·丸山(Warren Maruyama)說,中共需要做「一種結構性改變。」

「認為中國處於自由市場經濟改革之中,並可能因此與我們同路的想法事實上已經破滅。」丸山說,「兩黨都支持對中國(中共)採取更嚴厲的政策。」

目前,國會立法者正在對幾個與中共相關的重要法案作出回應,從立法對北京人權惡棍進行懲罰,到支持香港的抗議者。

此外,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可能包括針對中國(中共)的相關規定,從技術轉讓,到合成鴉片類藥物銷售等問題。

中共利用貿易戰打錯算盤

美國駐中國高管表示,如果北京方面認為貿易戰將破壞特朗普在政治上獲得的支持,那就打錯了算盤。

特朗普利用包括關稅在內的一系列強有力措施使美國經濟大振,從而使美國人免於國內經濟惡化和經濟衰退的擔憂,他因此而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可。到目前為止,關鍵選區一直都在支持他。

「如果說有(影響)的話,那就是貿易戰在商界獲得了一致的支持。」一位駐華大使說。

在準備於10月1日慶祝其奪取國家政權70年之際,中共正面臨中國國內經濟放緩的危機。

美國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一項研究表明,中美之間的投資在今年上半年跌至5年來最低的6個月。

兩國之間的外國直接投資和風險投資交易在此期間降至130億美元,比2018年上半年下降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