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說:當鞋子合腳時

走起路來會感到非常舒適

就會忘掉了雙腳的存在

莊子說:君子之交淡如水

當情誼不起衝突、沒有牽掛

是一種舒適的淡然狀態

則平時就自然地忘了彼此的存在

當剛開始從事一份工作

競競業業、不敢或忘

於是一切勉力而為

無法泰然地舒坦身心

唯有當熟稔之後

工作是一種反射的動作

此時才能說達到忘的門檻

於是當一天忙碌的生活過後

在夜深人靜時

那些紛紛擾擾的人事

不會擾亂情緒、不會勾起牽絆

那麼內心會感受到微微平靜、絲絲淡然

腦筋明顯地處於一種忘的境界

於是此時此刻

身心靈已達到了相當舒適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