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上周末自發舉行反送中大遊行,全民抗暴政。當天一批撐港警的「福建人」頻頻攻擊抗爭者和記者,而警察則在眾目睽睽之下偏袒「福建人」。有媒體拍到一名施襲男子被捕後,有防暴警搭著該男子肩膀,護送他離開現場。

9月15日,港人自發走上街頭遊行抗議,人潮擠爆街道。因為遊行沒有組織者,人數無法估算,但從拍攝的畫面中看,與此前百萬人大遊行場景十分相似。

當天晚間,在北角、炮台山一帶發生多起襲擊抗爭者和記者事件,多人受傷。晚上8點左右,有十多名福建幫男子,在警方推進防線時和警方一同併肩前進,高呼「福建人加油」、「來,北角殺一場」。有路人告訴記者,這幫福建男子是撐警的。


之後這批人手持鐵管、折凳在港鐵炮台山站外,不時挑釁、攻擊抗爭民眾,有人被打倒在地,多人被打傷。警方隨後趕到,查看了部份福建幫男子的身份證後當場放行,現場市民對警察的執法極為不滿,高喊:「福建幫打人!」質問警察「你怎麼做警察的?!」

這批「福建人」還多次襲擊現場拍攝的記者。有線新聞記者在炮台山站外拍攝的影片顯示,當晚10點37分,兩名分別身穿黑衣及藍衣的中年光頭男子,與在場市民發生肢體衝突,其中黑衣男子向記者揮拳,並踢中有線新聞記者,兩人之後走入警方防線,由防暴警護送他們離開。

藍衣男子離去時,突然踢向旁邊一名記者,有外籍記者上前阻止也被打。警察隨即趕到,制伏該藍衣男子。但一兩分鐘後,有防暴警和該男子摟肩搭背,不時還對望,似在交談的樣子,護送他離開。

香港電台也拍攝到,當晚10點半左右,防暴警在北角明園西街帶走多名人士,其中一名穿白衣男人開心地主動與現場警察握手,在被帶走期間,還用雙手握住身旁警察的圓盾,遮擋面部,被帶上警車。

15日,警方拘捕了多名穿黑衣青年、兩名記者及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卻放走涉嫌襲擊的白衣人及藍衣人。

民主派議員16日早上舉行記者會,質疑警方處理幫派背景的施襲者時有「包庇」之嫌,譴責警方「親疏有別,雙重標準,濫用私刑」。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議員指出,警方廣泛拘捕青年,彷彿「年輕黑衫就是原罪」;卻對聲稱「愛國者」的示威者肆意放行、不執法。

民主黨議員林卓廷補充指出,穿著藍衫人士手持菜刀等器械企圖破壞施襲,但警方拘捕時沒有為疑犯鎖上手扣,甚至向藍衣人主動提供警方盾牌遮面。

部份藍衣人被登記身份證後即放行,放行後又立即在警察面前追打人,質疑警方做法「極之偏頗」,輸出「隻眼開隻眼閉」的訊息。

公民黨議員譚文豪亦質疑,警方對待黑衣人與藍衣人的做法差別大。警察帶走藍衣人時,不但沒有鎖上手扣及要求跪地鎖頸,甚至會「搭膊頭走埋一邊傾偈」。

他批評,警方對「不同人用不同尺」,其行徑有如「藍衫人的保鑣」,反映「警隊如何不公腐敗」。

立法會議員許智峰當晚在北角進行調解工作,被警方以「阻差辦公」罪名帶走,至今尚未釋放。至今為止,警方以阻差辦工的罪名已拘捕了三名民選立法會議員。

林卓廷批評說,警方現在對待議員和記者「同出一轍」,是「有組織、有策略地削弱監察力量」,用盡各種方法令他們無法在現場監察警察有沒有濫用權力。

記協及攝記協16日也發表聲明,強烈譴責惡意針對及恐嚇記者的暴力行為,批評警方沒有公平執法,令記者採訪工作環境日趨惡劣。

攝記協的聲明稱,15日晚間有多名中年男子手持武器,襲擊在炮台山及北角採訪的記者,其中兩名光頭男子多次拳打腳踢記者,警察一度截查兩人,後來放行;現場警員卻向被兩人打傷的大公報記者要求搜查隨身物件,另有攝記被警員要求查看身份證。

攝記協續稱,一名無線新聞攝影師採訪期間,被中年男子踢中盆骨,另一名無線記者被人噴燒酒。

攝記協批評,現場防暴警多次目擊暴力行為,卻沒有制止及拘捕,反以不同理由截查六名記者,又用警盾遮擋鏡頭,嚴重侵害新聞自由。

記協也在聲明中批評現場警察沒有制伏或拘捕向記者施襲的人,要求警方公平執法。

此外,浸大新聞系三年級學生記者蘇敬華15日晚戴著記者證並身穿記者反光背心,採訪警方在炮台山清場期間遭警察截查,因他袋中有一把切月餅的餐刀而被捕。

浸大學生16日發起校園內遊行,並發表聲明,譴責警方的濫捕行為及打壓新聞自由,同時要求校方為被捕同學提供學業、法律及經濟上支援,承諾保障學生學習時的人身安全。當晚,蘇敬華獲准以500港元保釋候查。#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