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眾9.15「自由行」上街抗議活動晚間遭警方以水炮和催淚彈鎮壓,期間發生了多宗親共幫派分子與抗議人士肢體衝突事件。北角更有幫派分子持刀威脅抗議者後,又在馬路上傾倒易燃液體。警方到場後,持刀者與警員熱情握手,並在警員簇擁下手持警方圓盾遮面離開現場。輿論質疑香港警黑勾結已公開化,而黨媒鼓吹香港警隊「依靠愛國愛港群眾控制局面」,更可能導致今後警黑勾結以暴易暴的惡行肆無忌憚地氾濫。

9月15日晚間香港市民自發遊行結束後,在福建幫派勢力盤踞的香港北角、炮台山一帶,有大批操不純正廣東話的白衣人出現在地鐵站出口附近。待有身穿黑衣的抗爭者出站時,白衣人即主動出口挑釁並動手襲擊抗議人士,引起雙方肢體衝突,扭打中雙方均有人在受傷,還出現了疑似「福建幫」人士手持摺椅追打抗爭者的激烈場面。有幫派人士因不滿其行動被媒體記者追攝,甚至轉身辱罵並毆打媒體記者和救護人員。更有三名幫派人士在北角揮舞著手中菜刀威脅抗議人士,其後又在馬路上傾倒疑似電油的易燃液體。

警方人員趕到現場將正扭打在一起的雙方隔開後,隨即讓打人的幫派分子離開。一名持刀的白衣人則滿臉笑容地上前與警員熱情握手。警方先將幫派分子帶到「香港第一青年會義工團」所在大廈內躲避,再把現場採訪的媒體記者驅趕至20米外的地方,然後一群警察簇擁著7名打人的幫派分子走向警車,期間還用警方的圓盾替幫派分子遮住臉部。與警員握手的白衣持刀人離開時,更獲得了自行手持警用盾牌遮臉的特別待遇。警察在護送幫派分子離開時,還不斷用強光燈照向媒體記者,疑似有意阻擾記者現場的拍攝。

警方的這種做法,與近日拘捕抗爭者時,警員兇狠地將抗爭者按倒在地、綁起雙手並任由傳媒拍攝容貌的做法形成極大反差對比。

此外,在9月15日晚間10點多,還有兩名各自身穿藍色與黑色Polo衫的中年男子在炮台山外與抗議民眾發生衝突。警方出面制止之後,藍衣男子突然用腳踢一旁正在拍攝的記者,又衝上去打記者。旁邊一名外籍記者上前阻止,也被藍衣男子毆打。現場警員雖然制止了藍衣人打人的行為,但沒有在現場將其逮捕,之後有媒體拍攝到一名警察搭著藍衣男子的肩膀離開現場,兩人舉止看上去比較親近。

而就在9月15日晚間,中共黨媒旗下小報《環球時報》發表了一篇社評,高調鼓吹「在中央支持下,香港特區政府和警隊依靠愛國愛港群眾控制局面的能力得到更充份的顯現,香港局勢有在內部逐漸築底的態勢。」

外界推測,今後所謂「愛國愛港」的團體會挑釁毆打抗爭人士的惡性暴力事件,恐怕會更加密集地在香港出現。

持刀白衣人與警察熱情握手的現場影片在網絡上被公開後,社會輿論對警方選擇性執法和差別對待抗議者與幫派分子的做法提出了強烈批評。有輿論指出:警方選擇性執法,等同變相鼓勵社會幫派力量以暴易暴,既是香港警黑勾結公開化的明證,也是香港司法公正死亡的開端。

事實上,自從6月9日香港反送中運動正式爆發以來,在過去的100天內已先後發生了元朗黑社會幫派分子7月21日在地鐵站無差別襲擊乘車市民事件,北角福建幫幫派分子持棒毆打抗爭人士乃至持刀砍傷抗爭者事件以及多地發生手持中共五星紅旗的親中人士在商場等公眾場合挑釁並毆打反送中抗議人士的事件。

在這些衝突中,警方都是大肆拘捕抗議的年輕人,對幫派分子則隨意放走。對於元朗襲擊事件中被抓捕的那幾名白衣幫派分子,警方也僅象徵性地以「非法聚會」的輕微罪名提起訴訟,不久即釋放了這些被捕的白衣人。

其實,中共喉舌媒體《人民日報》早在上月初就曾刊出評論文章,明確表態「堅決支持愛國愛港人士捍衛香港法治的行動」;前香港特首、現為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也撰文稱,必要時可使用「體制外的力量」來應對所謂的「黑衣暴力運動」。

香港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日前在《美國之音》節目上披露,有人告訴他,在周末的遊行來到之前,突然附近的旅館住滿了人,這在目前旅遊業因為抗議活動受到影響的香港十分不尋常,那些人有可能是被北京動員來香港搞事的人。而最近香港街上也突然出現一批來歷不明的人高舉中共五星旗、唱紅歌並破壞各地的連儂牆,陳志全認為這也是來自北京的動員或授意。

在香港警方9月16日舉行的記者會上,當在場媒體質疑警方選擇性執法以及區別對待親中挺警人士與反送中抗議人士時,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竟解釋說,在香港群體打鬥的事件從來都不被視為「暴徒行為」,但過去幾個月來襲警、攻擊政府建築物和破壞港鐵設施的人才是暴徒。

當還被問到,有很多影片顯示警方看來過度使用武力,警方有沒有進行內部調查時,謝振中說,那些影片「不全面」並被人曲解。但他卻沒有說明,警方在記者會上播放的那些所謂暴徒襲擊平民的影片是否也「不全面」以至被人曲解。#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