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8.31太子站的慘烈教訓,抗爭者昨天下午把香港金鐘站所有的出口都設置路障,不讓市民進去。還把站門上的監視器拆下來,似是要斷了警察和地鐵的封站拉人的配合。

8月31日,警員接報處理糾紛時,在車廂中揮動警棍、噴胡椒噴霧,多人受傷流血。其後警察要封鎖地鐵站,令記者與部份乘客坐上列車離開。地鐵站落閘,最後在兩個半小時之後,站內的傷者被運到荔枝角站,分別送往明愛醫院及瑪嘉烈醫院治理。

坊間盛傳當晚有人在太子站內死亡。有關的部門在事發後一周才召開記者會向民眾解釋當晚的情況,但仍沒解開公眾的疑慮。

媒體報道,消防救護在晚上11時30分進入港鐵站點算傷者人數,最初點算為10人,後又更改為7人,並解釋另外有3名傷者,在11時17分,經事發列車送抵油麻地站。

不過,3位傷者已送到油麻地站一說已經被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指出時間不對,因為據她取得的一份8.31當晚太子站及油麻地站事故現場與消防處控制中心對話的電腦紀錄,9月1日凌晨12時15分,見習救護主任由9名傷者改為10名傷者,包括6人嚴重(紅色)、兩人傷勢不重(黃色)及兩人輕傷(綠色)。

至凌晨1時2分,流動指揮車人員最終確認共有7名傷者,而傷勢嚴重者由原先6人減至3人。毛孟靜說,醫護人員在評估傷者情況時都要填寫表格,她質疑被列為傷勢嚴重的人有可能自行離去嗎?由於地鐵站被封鎖,現場沒有記者民眾,太子站容易變成「行刑間」。

另外,現是在社交平台上又傳出最新的突破一點,分析指:

坊間舉證新突破

據港鐵的陳述,調景嶺方向月台的兩台CCTV沒有受破壞,但中環方向的CCTV 3台都有損壞,其中是車尾的CCTV損壞最嚴重。(立場亦好像為這台機拍了損壞照片, 那台機特別大型,跟其它4台或者市民平時見開在靠車門那些不同),但後來港鐵提供的截圖卻有在這個CCTV錄到,時間分別是22時56分與 23時4分畫面都看到有警察,22時56分已經大量差佬在那個位做事,那23時4分後這台機就說被損壞了。那只有警察可能去損壞它了,無論是乘客、抗爭者、藍絲、記者、消防、救護……都不可能,是警察全面控制區域去跳起伸東西去弄壞那個CCTV。

示威者把金鐘站口的監視器拆下來(宋碧龍/大紀元)
示威者把金鐘站口的監視器拆下來(宋碧龍/大紀元)

黃國桐律師在早前接受本報專訪時曾經說過,所有的法律執法最前線一定是警察,如果警察執法不公的話,以後的檢控和出庭是形同虛設。

8.31當晚若真如坊間所傳的有死人,那就牽涉到多個政府部門的「協作」,那是國家罪行,也同時說明「一國兩制」已經不是兩制而是一制。也因此,公眾對8.31真相鍥而不捨,除了對制度執行的檢驗之外,也是還當晚可能的受害者一個公道。

而自從8.31後,香港頻密發生自殺案、浮屍案,更奇怪的是警方一律指無可疑。有自殺案發現場居民質疑,自殺為甚麼沒有巨響?沒有很多血?是自殺還是被自殺?

殺人是共產黨的嗜血本性;是它解決問題的一貫手段。認清中共本質才能知己知彼。

據《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中描述:

在長期殺人的歷史中,中共演變成一個變態系列殺人狂。通過殺人來滿足其大權在握、生殺予奪的變態快感;通過殺人來緩解內心的恐懼;通過不斷殺人來壓制以前殺人所造成的社會冤仇和不滿。時至今日,中共由於血債累累,已無善解的出路,而又依靠高壓與專制維持到它生存的最後一刻。即使有時採用「殺人,平反」的模式來迷惑一下,但其嗜血的本質從來沒有變過,將來就更不可能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