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控制網絡言論自由,對互聯網審查和封鎖的機制不斷升級。美國甲骨文(Oracle)公司最近公佈的研究結果顯示,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互聯網結構不同於任何其它國家,類似於一個巨大的內部網(Intranet),而非國際互聯網(Internet)。

研究顯示,中國與全球互聯網的連接點很少,在其境內營運的外國電信營運商數量為零,中國互聯網流量從未離開過中國。因此,中國國內網絡可以隨意脫離全球互聯網並繼續營運。

中共不允許外國電信公司在中國境內營運

「明確地說,中國可以有效退出全球公共互聯網,僅維持國內連接(主要是內部網)。」甲骨文公司的戴夫・艾倫(Dave Allen)說,「這意味著世界其它地區和中國聯網均可被限制,反之亦然,中國企業/用戶連接到外部也受限制。」

中共在構建互聯網基礎設施方面與其它任何國家不同的最明顯跡象是,看看這個政權如何與全球互聯網的其它部份建立聯繫。

通常,大多數國家允許本地和外國電信提供商在各自「轄區」內營運。這些公司在稱為互聯網交換點(IXP)的物理位置上互連彼此的基礎設施,整個互聯網是無數IXP對等點組織的巨大網絡。

但中共不會這樣做,該政權不允許外國電信公司在其境內營運。相反,中國電信公司將中國的基礎設施擴展到外國,並與全球互聯網相連。

通過這種方式,中國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形成一個能夠彼此交換流量的內部緊密結構。所有需要聯繫國外服務的連接必須通過中共國家防火牆,通過中共精選的電信公司,如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等,到達國外的IXP,然後登陸國際公共互聯網。

中共的互聯網過濾和攔截系統「防火長城」(防火牆,GFW),對網絡力量的控制在增強。(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的互聯網過濾和攔截系統「防火長城」(防火牆,GFW),對網絡力量的控制在增強。(大紀元合成圖)

中國的互聯網結構類似於企業內部網

中國整個互聯網結構非常類似於企業內部網。這種網絡結構使得中共可以隨意實施其互聯網審查計劃,而無需考慮外國電信公司,以及可隨意處理其敏感的客戶政策。同時,從一個中國用戶到另一個用戶的流量從未離開中國的互聯網邊界。

這種結構也使得中共可以隨時斷開和國際的互聯網連接,仍保持境內互聯網連接,僅依靠本地電信和數據中心。

中共打造此類結構互聯網的另一個目的是,除非中國用戶連接到外國服務,否則外國情報機構對中國國內網絡了解很少,因為進入中國互聯網必須跨越中國電信公司打造的網絡「邊界」。

在這種網絡結構下,很多美國科技公司多年來一直被禁止在中國開展業務,很多海外網站和平台被中共互聯網審查的「防火牆」阻擋。

二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對網絡言論自由進行協同攻擊,中共對互聯網審查的機制不斷升級。很多美國科技公司多年來一直被禁止在中國開展業務。(Getty Images)
二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對網絡言論自由進行協同攻擊,中共對互聯網審查的機制不斷升級。很多美國科技公司多年來一直被禁止在中國開展業務。(Getty Images)

中共的互聯網政策 違背入世承諾

在中國大陸,成千上萬的網站無法被中國網民接觸到,中共禁令阻止了推特、維基百科和Dropbox等公司接觸中國超過8億的互聯網用戶。典型的是,到中國旅行,外國人無法訪問谷歌或臉書,這是一個很常見但卻令人感到沮喪的經歷。

《紐約時報》今年2月報道,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中共同意進行廣泛的服務貿易自由化,包括數據處理和電信服務。但中共的互聯網政策只能說違背了這些承諾。

2018年3月3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將「2018年對外貿易障礙評估報告」送交國會。其中對於中共的網絡管制,USTR表示,中共的網絡封鎖影響美國企業至少數十億美元的商機。

在加拿大的前中國商務律師賴建平曾對海外中文媒體表示,互聯網其實是中共政治統治的一個命門。如果按照WTO的宗旨,它是要充份地實現商品貿易的全球化、自由化,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互聯網的信息暢通。

賴建平分析認為,中共要實施專制統治,一個是靠謊言,限制和禁止公民的言論自由;其二是靠暴力,兩大基本的手段來維護,所以如果說互聯網要開放,那麼對中共的這個政治體制的衝擊是相當巨大的。

但是,中共「防火牆」並非不可穿透,一些希望了解海外信息的中國公民通過使用虛擬專用網絡(VPN)方法,翻牆瀏覽真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