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9月13日)晚上,香港人在太平山和獅子山手牽手築起9.13人鏈,希望國際關注香港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迄今港府僅「撤回修例」,卻無視其它四個訴求。9月14日香港人繼續走出來,部份中學生也來到天水圍。

原定的「天水圍親子遊」是下午2時半開始集合,3時遊行開始,從天秀路公園遊行至天水圍港鐵站。但警察在天水圍港鐵站戒備。淘大商場處發生支持反送中人士與支持警察的人發生衝突,然而,警察只抓走了支持反送中年輕人。

「抗爭精神會感動全世界」

林同學(左)和杜同學(右)(梁珍/大紀元)
林同學(左)和杜同學(右)(梁珍/大紀元)

中學生林同學表示,實際上因為自己身為一個香港人,自己都要參加,甚至參加每一個遊行去支持這麼多人付出的努力,去支持一下。她說:「就是那個五大訴求,撤回暴動定性,之後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然後還有……。杜同學補充說:「雙真普選」。

她倆表示,「雙真普選, 再有釋放所有被人說成暴動的人……。」

現在「反送中」運動都3個月了,在整個過程中,林同學說:「第一件就是警察使用暴力就是很不對的,其實我最不滿的是警察這樣打人,是很不正確的。如果林鄭說撤回,其實也沒有甚麼問題,其它的都不會發生。但是如果她不敢說『撤回』,才會有之後的幾件事發生。其實五大訴求,最不滿的是他們用暴力。 」

儘管見到警察越來越暴力了, 甚至很多年輕示威者都被抓了,被抓走一千多人了,林同學說:「我們就當是上街走一走,走一走,街上走一走,就這樣。」而杜同學說:「純粹是為了支持香港,還有為了香港出一分力。」

在參加抗爭活動中他感受很多,杜同學表示,「最大的改變就是看到香港人的熱情和香港人的團結。」

在返送中活動中,香港人合唱《願榮光歸香港》響徹天際,「這代表所有香港人出來的努力和他們的支持。」杜同學說。

「每次一開頭這麼多香港人一起唱《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自己很感動的,還有真的是所有香港人自發去作一首歌,使得差不多所有香港人都會唱,真的很感動。 」林同學說。

現在全世界都關注香港,不衹是香港本地的事,包括大陸的民眾他們都翻牆來看(香港事件),林同學認為整個事件影響的不僅是香港,很多國家都會發生一些事,天安門事件很多人都知道。「關注這件事代表你自己都關心時事,關心你自己,(關心)現在你正在住的地方發生了甚麼事。」她說。

香港人抗爭活動的意義是「我們希望我們的動力和堅持可以打動香港政府,去改變我們的不滿,(政府)嘗試去接納我們的意見,去回應我們的訴求, 」杜同學說。

「抗爭精神會感動全世界」她們說。

讓我們一起來祝福香港吧!

天水圍的居民郭小姐(梁珍/大紀元)
天水圍的居民郭小姐(梁珍/大紀元)

住在天水圍的居民郭小姐說:「說(警方)反對這個遊行,我覺得人本身都有自由集會、自由的言論,甚至遊行都有自由的。我想警方的考慮就是 :你不用那麼多人出來啦,不想(有)所謂的「擾亂秩序」。我覺得,我留意(到的)事實、看(到的),甚至我參與過的 ,我覺得在秩序方面,其實香港的市民都很有質素的。」

她認為,大家都很想香港好的時候, 是喊一下口號,去表達訴求, 其實大部份人都想很和平的表達。「其實我覺得不論是走在前面的那些很勇武的示威者,還是我們走在後面其實衹是出來走一走的,其實大家都是用自己的形式去表達。如果現在這個遊行很和平的話, 我覺得不應該(叫停)。當然這個權力不在我這。就是不應該叫他停。」

「我們今天走出來的目的,本來我們是親子遊,我和我媽媽在一起的,親子遊是想告訴家長、上一輩的,甚至可能是反對的,都想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正在爭取的是甚麼。我們走出來的, 其實我們為的是香港可以越來越好。」 郭小姐說。

現在香港政府正在研究「緊急法『或』蒙面法」,對此郭小姐表示,「蒙面法」 我所知道的是禁止市民蒙面。我想他是不希望市民戴那些「豬嘴」,我想是這樣。但是我覺得每個人的裝扮其實都有他的自由,穿甚麼顏色的衣服也有他的自由,那個決定是甚麼樣的,也有他的自由。」

「人仍然有自己選擇的權利。那我覺得警察們也沒有委任證,那他們又遮住自己(的臉),還有那些反光貼紙,那是不是也要禁止他們?但是我又知道不會。因為他們又有所謂的權力去讓他們去行使這件事情。但是我認為香港要有一個法治的地方,要合理更多。這個是我的看法。」她說,「其實我有沒有可能反對呢?我心裏面不想, 但是如果他要立(這個法的話)的話,我也拿他沒辦法。我唯有像現在這樣走出來表達反對。」

警察在天水圍港鐵站戒備,附近都有見警車和警員在駐守,郭小姐說:「我是很和平的。其實我家就住在警署旁邊。我很和平的,我仍然相信 ,這個可能衹是我個人的看法。我覺得警隊裏面仍然有人是真正的相信法治、法理,不會被自己的情緒所掩蓋自己的行動。有多少(這樣的人)我不知道,讓我們一起來祝福香港吧!」

10歲小朋友:因為想拍給觀眾看

10歲小朋友王同學(梁珍/大紀元)
10歲小朋友王同學(梁珍/大紀元)

在天水圍天秀路的公園有位10歲小朋友王同學,他手裏拿一個架子,上有手機,手機充著電,他說:「這裏有遊行。我住在這附近,所以過來拍片。我未試過拍遊行示威的片,我這次是第一次拍,新的經歷、新的節目。」

現在香港警察在抓人,王同學說:「10幾歲的話,太小了。他們警察有放過這麼多催淚煙(催淚彈),對人身體不適,因為催淚煙裏邊有山埃,接觸到人的皮膚不太好。」

「警察現在對香港人不是太好。因為警察過份使用武力,濫捕。」他說,「最不滿意就是警察整天(經常)放催淚彈。動不動就打記者。」

「原因其實都是警察。是警察不對,他們濫捕,過份使用武力。」王同學說。

王同學還說,他記得太子站的事件。那時候,「我記得新聞裏面有講,有幾個人被噴催淚煙,都哭了。我也怕的。因為想拍給觀眾看,我過來拍片,用來擺上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