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政局頗為詭異,戲劇性「情節」一再出現,筆者以為其意圖在於四中全會主導權。

其一,林鄭宣佈撤回送中條例,但北京對此「沉默」,而港警暴力鎮壓依舊。

北京「沉默」意味著「水很深」。我們知道,林鄭自作主張的概率接近零,顯然應是獲得「北京」首肯。而如果「北京」是個「意見統一、意志堅定」的整體,保持沉默這就十分異常了。

人們都還記得,6月15日林鄭宣佈暫緩修例時,中共港澳辦、中聯辦等等機構都是第一時間發表聲明,對其決定「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

但是,9月5日中共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面對記者關於林鄭撤回修例一事,耿爽居然回答了一句「很遺憾,這不是外交問題。我只能建議你向主管部門去詢問」。而同樣是這位耿爽,此前早已經就「不是外交問題」的香港局勢回答過很多次了。

現今香港的戲劇性場面,一種合理的推測是:對港政策分歧巨大,習近平未能「定於一尊」;習被迫利用其最高當政者的地位,指令林鄭宣佈撤回修例,但無法一時全盤推翻現行的僵硬、強硬對港政策;港警受制於(習尚未完全掌控的)中共政法委,林鄭並無指揮實權。

香港亂局就是一顆「政治炸彈」,習非拆解不可。

於是,9月11日,習近平在接見澳門新任特首賀一誠時,自香港反送中民主抗爭運動以來,首次公開談及「一國兩制」,稱「『一國兩制』是完全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的!」這話的潛台詞,就是香港亂局完全是政策失誤造成的,對有關人員追責是必不可免、迫在眉睫的了。

外界注意到,在李克強和習近平先後接見賀一誠的現場,出現了此前沒有的陪同人員——統戰部長(尤權)、外交部長(王毅)以及公安部長(趙克志)。隨即有港媒報道稱,趙克志最近已經擔任港澳領導小組副組長。如果港澳領導小組仍維持「一正四副」,則此前擔任副組長的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則已被取代了。當然,人事調整這只是開頭。

其二,中共致電請求延後十一關稅,特朗普給兩周緩刑。

中美貿易談判一波三折。8月,中美貿易戰急劇升級。特朗普在8月底的法國G7峰會上表示,中、美通了話,並暗示和中國之間有大事發生。但很蹊蹺的是,中共外交部當時表態,「不清楚」有通話,且中共官媒宣傳繼續刊登仇美內容。

就在外界對中美貿易談判不持樂觀態度之際,9月11日,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宣佈,從9月17日起將在一年內暫停16種美國商品加徵關稅,其中12種此前已經加徵的關稅還可退還。

當晚,特朗普發出一則推文說,應中國(中共)副總理劉鶴的請求,且鑒於中國(中共)在10月1日慶祝它們的70周年,作為一種善意姿態,美方同意,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關稅(從25%提至30%)的時期從10月1日推遲到10月15日。

12日,中共商務部發言人表示,中方企業已經開始就採購美國農產品進行詢價,大豆、豬肉都在詢價範圍內。路透社報道,有交易商表示,中國進口商12日至少購買了10船美國大豆(至少60萬噸),為自6月以來最大規模的採購。

在中美10月新一輪高級別貿易談判前,已有多個信號指向,雙方正以5月談判破裂前的文本為基礎、開始敲定一份包含執法機制的貿易協定。例如,中方稱80%可談(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劉鶴曾表示,美方40%的要求可以立即解決,另有40%可以通過後續談判解決,剩下的將是談判時間不設限);而曾為特朗普政府提供對華貿易戰諮詢的人士更直言,中美雙方正準備要敲定一份「秘密」貿易協議。

似乎,中美又迎來了一個達成協議的「機會之窗」。

以上兩大事件中呈現出來的戲劇性「情節」(而且兩大事件又呈聯動趨向),筆者以為,乃是四中全會主導權爭奪戰的具體體現。

如果香港局勢爆炸性發展下去,比如再演「六四」;如果中美談崩了,走向全面冷戰;如果這兩種可能任何一項變成現實, 習近平都將難以控制局面。

隨著四中全會的逼近,習近平比誰都急於穩住香港局勢,急於驅動中美談判向好發展。

筆者推測,中美10月新一輪高級別貿易談判可能會在四中全會之前舉行。如果這第13輪談判真的取得「實質性進展」,習近平目前的被動局面將會得到極大地扭轉,增強其對政局的掌控力。如果中方仍是虛與委蛇,玩「拖」,則特朗普的反擊將是猛烈的,習的地位將岌岌可危。

而香港局勢,只要能維持住現狀,只要港警暴力不刺激性的加碼,對習就是有利的。這或許是習的親信、公安部長趙克志出任中央港澳領導小組副組長的直接目的。

拖了一年多的四中全會,註定是習的一大關。如果「不問蒼生問鬼神」(9月12日,習赴北京香山「紀念地」拜毛),習能否過關那就是個未知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