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香港特首林鄭在北京高層授意下,回應了港人的一大訴求,於9月4日撤回了修訂《逃犯條例》,但卻並沒有平息港人的怒火和持續的抗爭,因為港人的另外四大訴求「收回示威暴動定義、撤銷反修例抗爭者的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濫暴情況及立即實行真雙普選」,並未獲得實質回應。外界普遍分析認為,這不過是中共玩的以退為進的伎倆,主要是為了避免引起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在貿易和香港問題上採取強硬措施。

然而,這不過是北京當局的一廂情願。中共和港府在香港大肆抓捕港人,對港人的施暴、對香港法治的踐踏,早已被美國等西方國家看在眼中。中共的忽軟忽硬的伎倆再也騙不了屢屢上當的西方有識政要。

美國時間9月5日,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發表了一份聲明,在聲明中他表示,「在香港人民行使言論自由和其它基本民主權利的同時,我們必須對中國共產黨針對香港人民的行動作出回應,這一點至關重要。」「我們必須採取行動向習主席表明,美國參議院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舒默還敦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在下周國會復會後,儘快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上議程進行辯論和表決。在他看來,「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民主黨議員推進的首要任務之一。」

目前美國國會議員休假結束,9月9日復會,而復會前舒默的這份聲明非常值得注意。要知道,《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由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奧和民主黨籍參議員卡丁於6月13日共同提出的。提案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對香港的自治狀態進行認證,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目前所享有的特殊經濟地位和貿易待遇。法案同時要求美國商務部定期評估,從美國輸出到香港的戰略敏感物資,是否經特殊途徑被轉運到中國大陸,甚至北韓等地區。

此外,法案還要求美國總統查明那些對綁架香港書商和記者負有責任的以及其他有關捲入壓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官員,凍結這些人的資產並禁止他們入境美國。

對於香港局勢和該法案,美國國會一直以來保持了高度關注和支持。就在舒默發表聲明的前兩天,曾在1992年主導推動《美國與香港關係法》立法的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在推文中說:「對中共鎮壓香港人和平維權努力的任何企圖,美國必將做出重大回應。中共正在玩火,但願他們不會走得太遠。」

而早在7月23日,麥康奈爾在國會發言時談到香港局勢時強調,這不僅是港人的事情,與中共政府有貿易往來的各國都應該關注香港形勢的發展。「如果一個政府不能尊重自己人民的基本權利,又何以會尊重其鄰國、貿易夥伴或外國公司的權利和利益?」他最後指出,該重新審視美國和中共的關係了。麥康奈爾其實就在暗示,美國很可能通過立法改變香港的地位。

無疑,美國參議院這兩個月來正在加速完善該法案內容。據悉,美國國會不僅已經就起草立法案、制裁相關人員與國務院、財政部官員磋商過,而且兩黨國會議員也在8月底聽取了香港議員的意見。

據參與會談的香港議員葉建源透露,整個美國國會對香港的關注程度是史無前例的,香港問題關聯著中美貿易戰。他表示,當香港人170萬人走上街頭時,救護車在人群中穿過,美國人非常感動,他們對香港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感受深刻。因此,他樂觀估計,如果美國國會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擺上檯面,應該會很快獲得通過。

如今,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發聲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意味著在美國國會復會後,兩黨將協同一致,推動該法案的通過,而法案通過的概率相當大。

如果法案通過,將是近30年來美國對香港政策方針的首次重大修訂,也對北京發出了最為清晰的信號。這對北京而言不啻是個噩耗,並將極大震懾中共和港府官員。一方面,若香港自由貿易區地位被取消,通過香港轉口貿易以及香港金融市場獲利多多的北京當局,將在政治和經濟上遭到重創。比如香港資金、人才的加速逃離,將讓在貿易戰下萎縮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而中共高官轉移到香港的資產也將嚴重貶值。

另一方面,那些打壓香港自由的大陸和香港官員,比如香港警隊、中聯辦、港澳辦、中宣部的高官極有可能將遭到美國當局凍結資產,並被拒絕入境美國。而這些高官們的家人、資產大多藏匿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如果上了美國的黑名單,那他們的未來就悲催了。試問,在法案高懸在頭頂上的時候,有多少高官還會為中共賣命?

至於某些港人擔心香港自由貿易區地位被取消,會造成玉石俱焚(即「攬炒」)的局面,「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表示,「如果香港不能成為自由民主的香港,我們寧願放棄它的經濟地位。我想這展示了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我不覺得『攬炒』是香港人的責任,如果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要保持香港的國際地位,經濟和人權自由民主是不可分離的。」

的確,如果中共當局要保持香港的國際地位,經濟和人權自由民主是不可分離的。美國參議院擬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是在警告中共:狂妄的結果就是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九月號/第8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