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8.31後,每天經過旺角地鐵站鄰近警署的出口,都可看到市民插滿白花,自發地在站口營造靈堂的佈置。各種傳聞不斷,轉發充斥,如受傷失蹤,離奇自殺,沉冤待雪,靈體求助等等。市民更在站口拜祭燒衣撒溪錢,亦伴隨各種訴求口號,誓要查出事件的真相,為死者尋求公義公道。十多天過去,每天仍有不少市民聚集,更不時發生警民衝突,大概事件真相未能查出,一切行動都不會停止。究竟8.31當天,站內有沒有打死人?

不是私家偵探,更沒有辦案頭腦,怎會知站內情況。但有位朋友當天剛巧卻是地鐵坐上客,就親身感受過警察追打市民的暴力恐怖,以致嚇到花容失色,對警察的執法過程極度反感。自從修例事件發生,警察的「委任證」,似乎已不再需要在執法前展示,甚麼警察通例、程序公義,更好像完全煙消雲散。法律條文、規章制度更不能束縛某些「隨心所欲」的警員,暴打發洩更在各種鏡頭前清晰顯然,只要蒙了頭,不show證,便可儘情揮棍,事後大概也無從追究,不了了之。良心去了邊?有了外在掩蓋,既沒有約束,更不須負責,還需理性良心去做體面警察應該做的事嗎?難道依法執法的時代已經過去?一切看著令人痛心!

現在條例已正式撤回,偏偏卻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研究整個事件的始末,調解各方,避免日後重蹈覆轍。同樣是謠言滿天飛,有說不能成立,是怕打擊警察士氣。但如果執法機構,處處依法辦事,光明正大,行得正企得正,怕甚麼調查?況且有第三者作客觀調查各界的行事,提交公正報告,正好還各方當事人公道,掃除坊間不必要的揣測。除非要負責的人怕要真負責,才會諸多阻撓,恐懼真相大白後,一批人會無地自容,甚至要付上嚴重刑責,才會左推右推,不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而現時的政府,正處於政治學理論的Tacitus Trap(塔西佗陷阱),「意指公權力若失去公信力,無論如何發言或處事,社會均將給予其負面評價。」政府拒絕成立有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使人懷疑它不能「公平公正公開」處理當今的政治事件及警暴問題,以致8.31站內有沒有打死人,即使政府與警察作出各種聲明,也不能使民眾信服,更令事件繼續升溫。正如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說:「一旦統治者變得不受歡迎,他的所有行為,無論是好是壞,都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而現時的政府,民望之低,正好真實反映這一現象。

而在《論語》子張第十九,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子貢說:「商紂的不善,未必如傳聞那麼壞,只因人民恨他暴虐,故說他作惡多端。所以君子厭惡身居下流,正如地勢低窪,污水濁物容易聚積,人行事卑劣,天下罪惡亦全歸一身。」不知道現在處事人的「不善」去到何種程度,但如果繼續行事卑劣,一切罪惡都會全歸一身。今天的香港,修例修到千瘡百孔,執法執到濫用私刑,地鐵站有沒有死人,以缺乏公信力的機構去調查,只會帶來更多負面評價。有否死人暫時不知,但看著每天此起彼落的抗議遊行集會,及人民抱怨的歌聲,似乎對這落入塔西佗陷阱的政府,已完全失去信心!而眾惡所歸,其不善,如之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