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卡齊亞尼斯(Harry JKazianis)是美國媒體《國家利益》的執行編輯,他9月9日在霍士新聞上撰文,分析了特朗普總統對中共的策略,跟當年列根總統解體蘇聯的過程有何異同。

下面是卡齊亞尼斯的文章(經過編輯):

特朗普政府儘管在國內外不斷受到批評,但他做出了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挑戰中國(中共)。然而,那些所謂的專家並不了解特朗普的戰略佈局、所涉及的利害關係以及實施步驟。

我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特朗普對中共的戰略:遏制。北京只要想想當初蘇聯共產主義是怎麼解體的,就會嚇得渾身戰慄。

不過,今天的中共顯然不是戈巴卓夫治下的體制,它不是那個經濟薄弱、技術落後的蘇聯。

是的,中共是一個更狡猾和險惡的對手,對內壓迫,對外欺凌,擁有舊蘇聯從沒夢想過的實力。

好消息是,特朗普總統顯然繼承了一位受人尊敬的美國總統的衣缽,那位總統挑戰了他那個時代的「邪惡帝國」,並導致其滅亡。他就是羅納德列根。

如果你把列根如何對待蘇聯的策略,跟今天特朗普對中共的態度進行比較,就會發現令人震驚的相似之處。

對比一下列根和特朗普:他們都繼承了一個面臨巨大挑戰的時代。首先,像列根一樣,特朗普繼承了一支搖搖欲墜的美國軍隊,前朝的政策損害了我們軍隊遏制敵人的能力,迫切需要重建。

其二,特朗普和列根為了對付對手,都通過了大規模的國防預算。就像列根一樣,特朗普需要確保如果戰爭爆發,美國將擁有強大的軍事工具贏得勝利。

我們也不能忘記,列根和特朗普都用獨特的表達方式。他們的言辭具有巨大的影響力,讓敵人不能輕易反駁。列根在1983年將蘇維埃俄國稱為「邪惡帝國」,正是這種簡單的定性,表明了美國站在了歷史的正確一方。

雖然特朗普還沒有將中共稱為「邪惡帝國」,但他通過Twitter,不斷地發表自己的觀點,隔空跟習近平對話。就像列根一樣,特朗普獨特的溝通方式令對手難以反駁,而對方則毫無還手之力,因為習近平不能發推特回擊,真是遺憾。

其次,列根和特朗普都意識到,任何一個國家的核心基礎都是經濟實力,所以他們都竭盡全力確保美國的金融基礎穩固,經濟強大和充滿活力。兩位領導人都通過了減稅政策,這導致經濟增長和工資上漲,同時扭轉了前任制定的繁瑣的商業監管規則。

兩位總統都在增加美國債務方面面臨挑戰,但在冷戰結束時,蘇聯已經破產,而北京面臨總額超過GDP350%的國內債務——如果把所有隱形貸款和損失計算在內的話。

列根和特朗普面對的不同情況是:當年的蘇聯並沒有像中共那樣與全球經濟聯繫在一起。今天的中共進入了全球化經濟,它竊取了數萬億美元的美國知識產權、封鎖國內市場,並向國內產業提供數千億美元的非法補貼,特朗普面臨著比列根時代更嚴重的經濟危機。

值得慶幸的是,特朗普總統下決心挑戰中共,以建立公平的競爭環境為使命,對中國商品徵收數千億美元的關稅,並讓製造業回流到美國。

兩位總統都知道美國人為了贏得這場鬥爭,必須做出犧牲。好消息是,兩位總統都意識到,如果不遏止這種共產主義威脅,對方只能增長,沒有甚麼比一個具備經濟能力的流氓國家更糟糕了,如果中共有一天比美國經濟和軍事實力都更強大,那是不能想像的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