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著名電視編輯兼主持人蕭若元就8.31太子站事件的疑點進行剖析並提出六項疑點,希望還原事實真相。

蕭若元表示,通過多部影片展示出的一些畫面,亦即在警察衝入太子站內搜查的時候,在沒有市民在使用暴力行為之際,警方還是「無差別」毆打民眾,可見警方的說辭與事實背道而馳。

蕭若元:「警方講的話完全荒謬,因為我們可以從影片中看到,(警員)一沖下去太子站,警方在下去太子站的時候,是沒有人在做一個暴力的行為的時候,警察已經開始亂打人了,在過程中那些示威者只是在用雨傘遮擋和列陣,這並不構成警察有理由『無差別』打人,有很多的影片,我看過兩個展示了一些很嚴重的事故,有一個在背打一個年輕人,而這個年輕人已經昏迷,還有就是已經把人打到昏迷了,還在地上拖曳他,還有一處就是有兩個警察按著那個人,而那個人看起來已經沒有了反應,而警察就互相望了望。」

蕭若元認為,在香港想隱瞞一個人死亡的消息非常困難,因為涉及的層面太大,人數太多,不可能一點消息不洩露。

蕭若元:「這涉及警察局、驗屍房、醫管局很多人,一定會有風聲洩露出來,除非有一個很龐大的勢力在後面,而那個勢力可以壓制所有人,但是這種事難以置信(不可能),但是不幸的事,真的有一個很龐大很龐大的勢力,意圖掩蓋(如果事件真有發生)事件真相,因此需要詳細的調查此事。」

蕭若元認為,如果真的有打死人的情況發生,而消息卻遭到掩蓋,那麼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警方高層在合謀掩蓋。

蕭若元:「可能打死人的是在冒充香港警察的大陸特警,(如果真有其事)就難以交代,於是就會去到西環(中聯辦)、政府高層、警方全部高層力量意圖去掩蓋這件事,在如此政治力量的包庇下,這件事如果出於這樣的動機才有可能會發生,整件事的困難在那裡呢?在於如果有一個人死亡,那是否會有家人出來吵鬧?那這就牽扯兩個可能性,如果真有其事,但是沒有家人出來吵,一可能這個(去世)的人可能沒有家人,或者與家人關係惡劣整天不見家人,那家裡人不知道(去世)的人在那裡;第二個可能性,也是網上流傳的,那個(去世)的人有一個單親母親,單親母親是新移民,有人給一筆錢她,叫她不要作聲,她就回去大陸去了,這兩種情況讓事情變得有可能。」

蕭若元對整個事件提出質疑:

疑點一:為何「無差別打人」?

蕭若元:「估計當日警察知道有一部分的示威者就會經過那裡的地鐵,因此他們衝進去毆打示威者,亦不理那些人是否是示威者,你說有兩個示威者換了服裝,但是亦有一些非示威者在裡面,因為他們要乘地鐵,你不能夠排除對吧?但是警察為了對付那些示威者,就衝進去『無差別』打人,這是第一個事實。」

疑點二:為何太子站長時間封閉而不允救護人員進入救治傷者?

蕭若元:「太子站完全封站一段時間,封站的這段時間將乘客全部趕走,包括地鐵站職員都趕走了,亦不准救護人員下去救人,有一、二個小時這麼久,那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否有人重傷,或是垂危,因此他們太驚慌(打傷打死人)而這樣做(無差別打人)?這是經過救護車證明的,很久不讓救護人員下去,很久才送走傷者,這是有一段時間距離的,這個完全違反了香港所有的守則,嚴重違反了無論你是否是罪犯都會第一時間去救治的這個原則。那我就會問你為什麼?」

疑點三:為何由地鐵車廂運送被關閉在站內的民眾?

蕭若元:「當日是不想救護車走的,是由地鐵車廂運到其他地方,然後才轉去醫院,那我就要問個為什麼?這在香港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用地鐵專列運送傷者從未見過。」

疑點四:為何救護車系統前後記錄不一致,那三個人去了哪裡?

蕭若元:「根據現在傳出的消息,就是當日救護車說有十個人受傷,而去醫院報告的只有七個人,那另外三個人去了哪裡呢?救護車系統說是系統出錯,但是這裡有一個疑點,原來這七個人數是在警方更正了他們(救護車)的記錄得出的。今天有封公開信說,救護車的人寫信說,什麼時候救了多少人需要警方公布的呢?根據他們的統計數字說有多少人,為何救護車系統自己無能力說有多少人受傷送去醫院?」

疑點五:為何不利用閉路電視對所有參與的人員進行口供對質?

蕭若元:「就是大家都知道地鐵是每一個方位都有閉路電視,現在外界傳(有死傷)傳得沸沸揚揚,你找一些代表進去看,即可立即澄清,但是沒有這樣做,其實跟所有人的口徑對一次口供就會知道真相,包括警察和救護車,醫管局、地鐵幾個部門一對口供就會對不上,如果有任何問題就會對不上,目前在民間人心浮動,因為這一輪忽然有人暴斃死亡,包括幾個學生,海上有浮屍,有人懷疑是否是將死屍扔進海裡說是他死了(自殺)?」

疑點六:對於失蹤人士為何沒有親人認領?

有講法說,一個單親母親被收買回去大陸,還有說有人家裡不見了孩子,家裡人約著孩子的同學去警察署要人,結果卻遭到扣留,我認為如果警方可以做到殺了人而掩飾,那香港真的是沒有辦法居住了,所以沒有能夠比這種事嚴重,我們在十月一日以前,我們一定要要求香港政府立刻澄清這件事,就是委任一個特別小組,有所以公眾人物的代表,去查清楚這件事,否則香港就不會是一個適合居住的地方。

討論延伸話題:如果警暴濫權,政府掩蓋,香港今後是否是一個適宜居住的城市?

蕭若元:「今天香港機場濫權很嚴重,在巴士上問人家有沒有機票,我去這些地方是不需要你管的,這是個人私隱。香港人有旅遊的自由,這是人權的一部分。」@

【責任編輯: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