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自找的麻煩非洲豬瘟疫情,重創中國養豬業至今一年未歇,高層對此的最新表態是胡春華本月6日在東北調研豬隻生產時說:保障豬肉供應任務要「不折不扣」完成。

而在胡春華發話之前的一周內,已有多部門就養豬政策至少下發6項通知、落地17條硬措施,包括試點活豬抵押貸,更有自然資源部明文允許養豬用地使用一般耕地。高層多帖猛藥齊下就是迫切希望豬農增產、平抑狂飆的豬肉價格。

據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資深分析師報告指出,今年年底中國全境豬隻總數量恐比去年減少一半以上。據中共農業農村部7月底對全國400個縣11,191戶養豬場戶開展的問卷調查顯示,年底前有擴大規模意願的豬農場,僅有32%的場戶。據農業部官員王俊勳4月下旬在一場會議中透露,因全國非洲豬瘟蔓延,超過80%的豬農場決定不補充畜群,並稱中國豬農「從來沒出現過這種恐慌」。

在投資角度來看,恐慌情緒從來不是資金問題,而是信心問題。豬農的恐慌說明對官方沒有信心,主要體現在兩方面。

其一是疫情控管,缺乏公信力的政府部門讓豬農不敢指望,基層官員向來有瞞報疫情的傳統,中階官員通報災情以多報少也算是一種上報,高階官員控制輿論就是控制災情。

新浪網上一名湖北網友表示,真實座標是咸寧市崇陽縣,發生大規模非洲豬瘟疫情時,各個村莊都被席捲了,一邊是養豬戶的損失很嚴重不知怎麼辦,另一邊看不到當地政府的相關措施。

財新網調查報道指出,在過去數月的深入採訪中發現,在最初的「遇瘟即報」之後,許多地方又頻頻出現對「疑似非洲豬瘟疫情」視而不見、不願確認的情況。

今年8月曝光一起去年底的案例顯示,山西臨汾市安澤縣畜牧獸醫局原局長,未有按照防治非洲豬瘟有關要求設點檢查,結果讓170多隻生豬在未經檢疫的情況下流出外地,但即使他頂風作案,事後僅獲警告處分。

其二是養豬政策頭痛醫頭。據報道,自2000年以來因故出現「豬周期」,與每年的豬肉產量相比,這個波動不足1%。而此輪豬肉價格上漲,主要怪罪非洲豬瘟疫情爆發、全國範圍大量撲殺病豬、導致生豬存欄數量大幅減少之外,養豬業者指出,不能忽略的是,在此之前已經存在很多年的養豬形式,被官員的「環保業績」直接粗暴的撲殺了。

新浪網上一名山東濰坊網友表示:由於環境治理,禁養區的大型、小型的養殖場都推倒了,有的斷垣殘壁一片淒涼,有的已恢復農田栽樹或者種莊稼。限養區各養殖場環保衛生不達標都自動放棄,人員去外地打工,就是號召他們回來養豬,他們很少人能回來,經不起這折騰。

也就是說,豬農焦慮於非洲豬瘟以及再爆發的可能性,但面對如此龐大的危機,官方目前仍沒有確切解決方案。除此之外,現在解燃眉之急開放一般耕地養豬,哪天疫情緩解、豬價回落,說不定官方再來一次環保禁養、強行關閉養豬場,豬農對此心有餘悸。

至於對中共來說,當初應該萬萬沒想到會在打貿易戰同時要分心應付非洲豬瘟引發的連串問題。若按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豬傳染病研究室主任仇華吉評論說:中國的養豬業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而且遠遠沒有結束。現在的最大公約數,就是不能讓中國的養豬業毀掉。這不是一場速決戰,也不是運動戰,而是一場持久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