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吃完飯,孫臏就開始吐,嘔吐完了之後,就把那些他寫好的竹簡全都扔到火給燒了。燒了之後,他就開始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又笑、又吵、又鬧。龐涓就來了,看著孫臏鼻涕眼淚滿臉,到處都弄得亂七八糟的,就問誠兒這是怎麼回事。誠兒說,剛才不知道怎麼回事,晚上吃完飯之後就變成這樣,好像是瘋了。龐涓不相信,就問孫臏,哥哥你還認不認得我啊?然後孫臏就故意說一些狂言誕語。

龐涓怎麼辦呢?他很歹毒,命人把孫臏拉到豬圈裏面去,地上全都是豬的屎尿,非常髒的,孫臏就往豬圈裏面躺,感覺好像還很舒服的樣子。龐涓就有點搞不清楚情況了。到半夜的時候,龐涓派了一個人,帶了好酒好菜到豬圈裏去跟孫臏說,小人知道孫客卿是冤枉的,你剜去膝蓋骨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很同情你,我自己偷偷地弄一點酒菜給你,龐將軍不知道。

孫臏一看就知道這是龐涓做的局,立刻就把那個酒飯扔到一邊,說你又給我下毒藥!就開始罵他,挨罵的人就從地上撿起一條屎給孫臏,孫臏張嘴就吃。這個人回去以後,跟龐涓把情況一講,龐涓說完了,這個人真瘋了。

龐涓跟底下的人說,你們從此之後每天都要向我報告孫臏的動向,其實還不能完全放心。因為孫臏沒有腿,他只能在地上爬。他有的時候爬到外面去曬曬太陽,靠著井邊坐著。街上的人知道他是孫客卿,就可憐他有病又殘廢的,所以有的時候給他吃的,有的給他喝的,孫臏有時候吃有時候不吃,然後他就經常說一些胡言亂語。如此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龐涓的心裏面也越來越鬆。

(旁白)儘管龐涓不再逼著孫臏寫兵法,但也仍然嚴密監視著他。對孫臏如何逃離龐涓的掌控,《史記》的記載很簡單,「齊使者如梁,孫臏以刑徒陰見,說齊使。齊使以為奇,竊載與之齊。」《史記》的這種說法是值得討論的。孫臏不能行走,沒有車則無法出入,他怎麼能夠偷偷去見齊使,還能談話,還能偷偷跑掉?這是我們讀《史記》的第五個問題。而在《東周列國志》上的記載是,孫臏發瘋的消息傳到齊國,墨子正在大夫田忌家中作客,為營救孫臏,他與田忌定下了一條計策,派淳于髡以進貢茶葉為名,來到了魏國。

淳于髡當時帶了禽滑釐跟他一塊去。白天的時候他們辦公事,到了晚上,禽滑釐偷偷跑去見孫臏。孫臏當時正好在井邊坐著,看見禽滑釐了,孫臏就瞪著眼睛看他不說話,因為認識他嘛,以前在鬼谷的時候曾經說過話。禽滑釐當時就流著眼淚跟孫臏說,「孫卿困至此乎?還認得不認得我呢?」

禽滑釐說我這次來表面上說是進貢茶葉,其實就是為了接你去齊國。孫臏當時聽了這個話之後,淚落如雨。他說像我這樣一個殘廢的人,以為我這一輩子就會死在這個地方,龐涓每天派人監視我,我又不能走,你怎麼能夠把我帶到齊國去?禽滑釐說,公事這兩天很快就要辦完了,你每天都在這地方等我,公事一辦完我提前告訴你。

禽滑釐公事辦完那天,半夜的時候,就派他自己的一個僕役,叫王義,去找孫臏。王義把孫臏的衣服穿上,頭髮亂七八糟地就把臉擋上,然後井邊那一趴,孫臏就被抬到車上走了。過了兩天,王義估計孫臏已經到了齊國了,髒衣服一脫穿上自己衣服就走了。

地方官員本來每天都要到龐涓那去匯報孫臏在甚麼地方,突然間孫臏沒有了。地方官就跟龐涓說,是不是跳井了?因為確實找不著了。龐涓就到處找,也沒有消息,又害怕魏王問,他也跟魏王說孫臏跳井了。就這樣孫臏就離開了魏國,到了齊國。到了齊國之後,他也是住在大夫田忌的家裏。

孫臏(公有領域)
孫臏(公有領域)

田忌人這個人非常喜歡賭馬。孫臏有一次,看田忌和齊威王賭馬,發現田忌的馬其實跟齊王的馬差不了多少,但是田忌經常輸,每次都輸很多錢。後來孫臏就跟田忌說,我有一個主意,你約齊王過兩天來賭馬,賭三場,每場以千金作為綵頭。千金就是一千斤的黃金,當然在戰國時期的黃金指的是黃銅。一千金,那是很大很大的賭注。當時一個普通人家,一年的花費可能也就是幾金而已。

齊王當時一看田忌下這麼大的賭注就笑,說你跟我賭這麼多的錢,恐怕三場賭完,你整個家當全都會輸給我。田忌說,賭完再看。結果第一場比賽,田忌的馬和齊王的馬差得非常遠,齊王看見田忌輸得很慘,哈哈大笑。田忌就輸了一千金。結果第二場跟第三場,田忌都贏。齊王就很奇怪,說我的馬從來都比你的好,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田忌說我有一個客卿叫孫臏,給我出一個好主意。這個主意大家可能都知道,很有名,就是「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就是以你最差的馬,跟他最好的馬比,第一場就輸了;然後以你第一等的馬,對他的第二等馬,那你會贏;第三場是用你的第二等馬,對他的第三等馬,所以你雖然輸了一場,可以連贏兩場。這就是非常有名的「田忌賽馬」的典故。

這一說,齊威王覺得孫臏可真是一個人才,就想把孫臏也拜為大夫。孫臏說,算了,我是「刑餘之人」,就是受過刑的殘廢,還是不要做官的好,我還是給你做顧問吧。

孫臏其實就是等著跟魏國作戰,他好報仇。結果,機會很快就來了。

西元前354年,魏國進攻趙國。龐涓打仗還是很厲害,很快就打下了趙國的都城邯鄲,趙國眼看就要亡國了。於是趙國就向齊國求救。齊威王拜田忌為將軍,孫臏為軍師去救趙國。當時孫臏出了一個非常著名的主意,就是「圍魏救趙」,這是三十六計的第二計。孫臏當時講了一番話記載在《史記》裏面,其中還有一個成語叫「批亢搗虛」。

孫臏說,在用兵的時候,一定要避開敵人的鋒芒,去攻擊敵人最虛弱的地方。如果我們現在去跟龐涓作戰,他的部隊是魏國最精銳的部隊,而且因為剛剛打下趙國的都城,士氣正旺,所以我們跟他正面交戰,損失會很大。最簡單的辦法,是我們不去救趙國,而是把魏國圍起來。圍魏救趙,那時候龐涓肯定要回兵的,我們就在他回兵的半中間等著他,兵法上叫「以逸待勞」,長途奔回來去救他的國家,我們在這邊埋伏好,以逸待勞,這樣我們可以很容易就把龐涓打敗。

結果龐涓果然中了計,在回來的途中,在桂陵發生一場戰爭,當然龐涓就打敗了,齊國打勝了。而且龐涓知道他最害怕的那個人不但沒有死,而且在齊國。

龐涓知道只要孫臏還活著,他是不可能稱霸天下的。怎麼辦呢?龐涓就使了一個反間計,派人在齊國布散流言,說大夫田忌不但打仗很厲害,而且齊國民心歸附,將來有一天鐵定是要造反。龐涓就去散佈這樣的流言,齊威王就相信了,結果田忌被罷官。田忌罷官之後,孫臏本來就是跟著田忌的,所以孫臏也就離開了齊國的軍隊。(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