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宣佈撤回送中條例後,港人抗爭目標指向警方濫用暴力。日前,數位「太平紳士」欲進入警方拘留中心,探查被捕的抗爭者是否遭警方虐待,被警方拒絕。同時,警方還宣佈,抗爭現場的立法會議員、記者等,根據情況都可拘捕。分析認為,香港警方權力無限擴大,局勢恐進一步惡化。

香港南華早報9月8日報道,6名太平紳士近期去函擔任「非官守太平紳士遴選委員會」主席的政務司長張建宗,要求探訪鄰近深圳市的新屋嶺扣留中心,查看被關押在此的抗爭者是否曾遭受虐待,但遭到拒絕,理由是該拘留中心不在太平紳士可探查的機構名單中。

承襲英國法系的香港設有「太平紳士」(Justice of the Peace,或稱治安法官)制度,分為官守、非官守和新界太平紳士,由政府委任資深政府官員、熱心公益事務人士,或對香港社會貢獻良多者擔任,職責之一為巡視監獄等羈押場所,接受被拘留者投訴,以免他們遭受法院判決以外之刑罰。

一名太平紳士直言,新屋嶺扣留中心這類設施是監督上的「盲點」,他強調「我們不是去判斷被扣留者有沒有罪,而是確保他們受到人道對待」。

據悉,新屋嶺扣留中心關押了811尖沙咀和銅鑼灣被捕的抗爭者,以及831太子站被捕人士,約70人左右。

警方隨後也證實,被關押在該扣留中心的31人中途被送往醫院,6人診斷為骨折。但否認抗爭者是在關押期間受傷。

香港NOW新聞記者曾拍到,在811當晚,警方遭栽贓嫁禍一名被捕男孩,將竹枝插入他的背囊,男孩名字叫伍綽霖,今年18歲。

伍綽霖的母親後來在臉書上留言說:自己的兒子在被捕時沒有受傷,但是被捕後被警察打到「腦出血」,要在醫院留醫診治。她要求警方解釋,否則誓不罷休。這名伍綽霖就是被關押在新屋嶺拘留中心。

此外,在香港,被捕之後,被捕者有權利要求以電話、書面或親自聯絡的方式,求見律師。被捕人士有權會見律師,在錄口供之前尤其重要。但許多律師抱怨,警方一再拖延他們探視被關押抗爭者的請求。

被關押在新屋嶺扣留中心的被捕人士透露,曾向警方要求見律師超過50次,都不能見到律師;還有至少3個人,他們提出要求24小時後才見到律師,並且警方已經錄取了警誡供詞。

此外,在反送中抗爭期間,立法會議員、社工等經常出現在抗議現場,與警方對話,調停。然而,警方高層上月底發佈最新規定,指在抗爭現場調停的立法會議員、社工、記者若妨礙警方設置封鎖區,包括做出衝撞封鎖線或不願從封鎖線後退,以及要求與指揮官對話等行徑,警方可在兩次警告未果後,予以逮捕。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指出,該份新規定顯示,警方將議員等人都視為敵人。

另一議員譚文豪嘲諷說,議員的職責就是監督政府行動,「難道警察不屬於政府體系?」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也警告,許多前線記者都指出警察在清場過程中有情緒失控現象,新的規定可能會讓警察的暴力行徑變本加厲,香港局勢恐進一步惡化。#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