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壓力,同時中國國內債務也達到歷史最高水平,這迫使中國(中共)政府加強了對經濟的干預。9月4日,在美國聯邦參議院的聽證會上,有專家指出,中方這一狀況迫使美國企業面臨巨大債權風險。

隨著9月1日中美雙方互相增加關稅,中美貿易摩擦又進入了新階段。而中美貿易衝突升級,給中國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帶來的影響進一步加深。

中美貿易衝突給中國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之一,就是對中國電子及信息產業的投資正大幅度下降。

美國加州大學戴德偉分校史宗瀚(Victor Shih)教授,9月4日在美國聯邦參議院聽證會上提供的數據表明,中國電子設備領域的投資自去年底以來,已經下降了10%,這意味著在該領域損失了200億至300億美元的投資。與此同時,中國信息技術領域的投資相比於去年,也處於2017年以來的低點。

史宗瀚指出:「與此同時,中國企業的債務水平迅速升高,這意味著他們落入了單位產出降低而債務升高的陷阱中。另外,他們還有高額的利息需要償還。」

中國經濟的整體債務危機已經達到了新的高峰。去年底,中國(中共)央行就宣佈對有嚴重債務風險的螞蟻金服等五家巨型金融控股公司實施監管試點;今年5月,明天系的內蒙古包商銀行又因巨大的債務風險被中國銀保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接管,揭露出商業銀行債務危機的冰山一角。

在企業債務陡升的同時,中國(中共)政府被迫接盤,這又使得地方債務不斷升高。路透社日前披露,中國在今年頭八個月的地方債務總量已近4萬億元,其規模逼近去年全年的規模,而地方政府實際上也成了很多企業的實際擁有者。

史宗瀚在聽證會上指出,這些情況表明,在中國經濟危機加劇的情況下,中國(中共)政府正強化對經濟的國家干預:「有很多處於困境的中國公司,中國(中共)政府都告訴銀行繼續向他們貸款,使他們不至於破產。另外,有很多中國家庭和企業想到海外投資,但中國(中共)政府要求這些企業賣掉在海外的產業,把錢拿回中國,因為現在中國的外匯儲備正在枯竭。」

史宗瀚還提到,中國(中共)政府正試圖把緊張的資金從相對安全的房地產行業引導向信息技術產業。這都體現出政府在背市場潮流而動,凸顯鮮明的干預意圖。

另一方面,中國還面臨著巨大的外債危機。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截至今年3月底,中國所欠外債總額已接近2萬億美元。而據國際清算銀行估算,美國銀行在中國大陸及香港就擁有近2000億美元的債權。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美國的養老金和共同基金擁有中國企業或其它主體發行的人民幣債券。

史宗瀚在聽證會上指出,按照現在人民幣貶值的走勢,中國的債務人會越來越缺少現金償還債務,這可能迫使他們對國際債權人違約。他建議,美國的銀行和基金儘快進行人民幣債權審計,以降低債權風險。

這次聽證會由美國國會「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舉辦,主題是回顧2019年的中美關係。

委員會主席凱洛琳‧巴塞洛繆在會上指出,香港對於中國的金融安全有著重要意義:「我希望中國大陸人能了解這種局面的事實,香港人珍惜他們的法治和自治,對這些原則進行攻擊並試圖操控香港,不利於中國大陸的利益,也不利於香港的利益。」

該委員會副主席羅賓‧克利夫蘭則提出,希望聽證會能促使美國慎重考慮對香港的政策,保障香港的自治和人權。#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