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都知道,目前讓北京最為頭疼、也最難以對付的國家領導人首推美國總統特朗普,而圍繞在其身邊的美國一個個鷹派高官,如博爾頓、蓬佩奧、納瓦羅等,更讓北京恨之入骨,甚至不惜在官媒上一再對他們進行謾罵。這說明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針對北京的政策、行動,切實打中了中共的痛處,而這不僅僅是在貿易戰上。

9月4日,在中共代理人、香港特首林鄭迫於港人持續的抗爭和美歐的壓力,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例後,特朗普在推特上轉發了房地產大亨薩姆・澤爾(Sam Zell)的推文,其中有這樣一段話:「中國人(中共)非常擅長拒絕任何事。你必須要非常強硬才行,這就是特朗普正在做的事情。改正(其做法)符合中國的利益,我認為,我們最終會得到一個比現在好得多的解決方案。」

顯然,特朗普是認同這段話的,那就是對於出爾反爾的中共,特朗普相信應對之法就是要「非常強硬」,只有這樣,才能讓中共低頭,才能迫使其改變做法。具體體現是:在中共打算出兵鎮壓香港民眾和實施《緊急法》時,特朗普政府和國會議員的警告讓中共有所顧忌;在中共在貿易談判中反覆變臉時,特朗普的雷霆出手讓中共心驚膽顫。

沒有人否認,特朗普的一舉一動都在牽動著中南海高官們的心,無論他們屬於哪一派,無論他們彼此間存在著怎樣的內鬥。也是在9月4日,特朗普在回答記者時的一番話,再次向北京傳遞了自己「抗共強硬沒商量」的態度。

特朗普首先強調必須有人做(對抗中共這件事)。「對我而言,這比經濟更為重要。有人不得不這樣做。我們不得不處理中國(中共)問題。這必須要完成。」「我甚至不是純粹在經濟上談論(中共),我也在談論其它方面。」

隨後在談到中美貿易戰時,特朗普表示,「已經失控了,他們(中共)已經失控,我們來看看會發生甚麼事。如果他們(中方)想要達成協議,他們會達成協議。如果他們不想達成協議,那很好。」「但我可以告訴你:它們(中共)有一個最糟糕的——我猜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時期),他們想要達成協議。如果我是他們,我會想做成一項協議。但我們會看到將會發生甚麼。」

特朗普之語實際上就是在明確告訴北京當局,中美間存在的不僅僅是經濟方面的問題,還有中共利用毒品芬太尼殺死美國青年,利用美國親共勢力和媒體干預美國大選、對美國進行紅色滲透,偷竊美國高科技技術,對美國實施網絡攻擊,侵犯人權、踐踏民主等問題,特朗普政府業已下定決心,全方位與中共對抗,遏制中共的野心和暴虐。而這樣的決心對於北京當局而言絕對是個噩夢。

至於是否會有貿易協議,特朗普同樣明確且非常自信地告訴北京,那就是達不達成協議、是否與中國做生意對美國無所謂,真正著急的是北京,因為中國的經濟已經失控,中共正經歷最為糟糕的時期。

而不久前,特朗普也有過幾次類似的表述:「中方非常希望達成協議。走著瞧。它們在經歷50年來最糟糕的一年。數以百萬計的工作崗位已經丟失,供應鏈已被銷毀或很快被銷毀。」「我不認為它們可以在這種狀態下繼續前進。」

「我們不能允許中國(中共)再敲詐我們。我們不能允許中國(中共)每年從我們的國家拿走5000億美元。我們不能那樣做。」「我非常強烈地告訴他(習近平),我說,『看看,你們一年正在賺5000億美元,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我們不能進行50-50(對等)協議。這必須是一個對我們更好的協議。如果不是更好,讓我們就別在一起做生意了。』我不想(與中方)做生意。暫時忘掉關稅……忘掉它。我不想(與中方)做生意。」

特朗普的言辭不僅表明了美國絕不會在貿易談判讓步的立場,而且將中共欺騙中國人和世界、炮製出的繁華假相戳穿,那就是你中共有幾斤幾兩,騙得了別人,騙不了特朗普政府。也就是說,美國一定掌握著中國經濟發展的糟糕數據,並清楚中共的老底。

有意思的是,還是在4日這一天,特朗普在白宮對記者表示,華為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我們不會與華為做生意,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完全停止(與華為做生意)。我們將看到中國會發生甚麼,但是華為不是我們想要討論的因素,不是我們現在想要談論的問題。」

特朗普從日本G20峰會基於向習近平釋放善意而有限鬆綁華為,到現在強硬確認華為將被美國全面封殺,這對中共來說,無疑是痛上加痛,因為華為乃是中共滲透、掌控全世界的一個重要工具。對此,中共同樣是無可奈何。

就在特朗普剛剛向北京再度發出強硬信號的第二天,即9月5日,中共商務部在北京發表聲明,稱雙方貿易代表業已通話,確定將於10月初在華盛頓舉行貿易會談,此前雙方將保持密切溝通,並將於9月中旬開展部長級磋商,為高級別磋商取得實質性進展做好充份準備。

在筆者看來,根本無意進行結構性改革的中共,與美國談判無非就是繼續拖延時間,而拖延時間的目的就是等待明年美國大選結束。因此,十月貿易談判外界不必抱甚麼期望,因為達成一致的概率很低。即使有所進展,中共也會轉過頭來撕毀,繼續玩弄美國。只是其每次玩弄的結果就是遭到更為猛烈的打擊。

對於中共的伎倆,特朗普心知肚明,也公開警告北京自己當選後其將遭到的重創,而蓬佩奧公開設定貿易戰結束的截止期在美國大選前,也是在提醒北京莫要異想天開。只是愚蠢的中共怎會放棄掌控世界的狂妄,一定還會繼續出昏招,直到把自己玩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