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英國前就聽人說,英國好美,到處都是景觀,抬眼瞥到的就彷彿油畫一般。此言一點不誇張。正是早春3月的季節,感覺上還是冬末,陰雨天尤感冬天的影子。要離開這久富盛名的大學城--牛津,真有些戀戀不捨。最後一個午後,藉買紀念品的機會抓緊時機再看一眼這歷史名城,人生匆匆過旅,誰知還有沒有機會再回來哪?

下午3點多,街上行人漸漸少了,許是因為商店都在4點關門吧!街道上分外冷清。天轉涼了,陰雲密佈,乾枯的枝桿,安詳的綠草地,空曠的街道,偶而看到一兩個路人,卻也行色匆匆,可能趕著回到有暖氣的、屬於自己的溫柔窩吧!我獨自享受這入畫的風光,閒適而悠然。

轉個彎,忽然看到對面街道上一對老年夫婦痀僂的背影。他們大約80多歲了,兩個人緊緊靠在一起,拄著一枝拐仗,慢慢挪動著腳步,可能要去買瓶牛奶。風起了,陣陣呼嘯而來,枯樹枝無力地搖擺,我下意識地扣上領口。那對老人彼此靠得更緊了,拄著拐仗的兩隻手更有力地握在一起,生命的燭光飄搖在風雨中,那麼的微弱,無聲中讀出堅強,古人形容這是「風燭殘年」。

幾年過去了,那對老人風雨中相攜相靠的背影卻一直印在腦海中,不知他們是金婚還是鑽石婚了,生命中一起走過的日子,平凡而瑣碎,堅守當初婚姻的契約,不離不棄、相濡以沫地走來,走入我的視線,教我明白一句詩:「執子之手,與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