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擴大上海自由貿易區,同時新設六個新的自貿區,旨在吸引外國投資,緩和貿易戰衝擊。但以上海自貿區為鑒,當局嚴格的資本管制已讓自貿區魅力盡失、企業更是紛紛撤離。

很多企業發現,自貿區根本沒有中共官員嘴上說得那麼好,隨著中美貿易戰升溫,中國經濟增長降至30年最低,加上中共嚴格管控資本,其自貿區承諾早已難兌現。

比如:上海的外高橋保稅區作為中國的第一個自貿區,區內許多辦公室人去樓空、曾經熙熙攘攘的美食街攤商也歇業,用過的筷子和塑料盒散落在地。

自貿區承諾的利益是空話

2013年上海外高橋保稅區剛揭幕時,當局宣稱區內貨幣可自由流通兌換,更能便捷地進行國際貿易。但時至今日,越來越多的企業選擇離開外高橋保稅區。

路透社引述兩名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國第五大銀行——招商銀行發現中共當局加強資本管制,自貿區承諾的利益是空話,已於去年底解散了10個自貿區的企業商務團隊。

此外,還有數名銀行業人士透露,資本管制和當局監管貨幣自由流動,讓自貿區的好幾百個專門帳戶無人用、成為「殭屍帳戶」(zombie accounts)。

招商銀行的官方回覆沒有確認這些,只表示,該行非常重視自貿區的業務、因此重組其在上海的團隊,同時補充說,自由貿易帳戶的資產從今年年初開始增加了67%。

上海市政府發言人也否認對自貿區存在資本管制。

但市場人士指出自貿區背後存在的不調和問題。「自貿區減少了地方政府的稅收機會,也與北京減少資本外逃的意圖相矛盾。」東方資本研究公司董事總經理安德魯·科利爾(Andrew Collier)說:「自貿區內有許多互相衝突的利益,所以最終它們也無法像北京希望的那樣有效。」

自貿區的現實離官方炒作甚遠

當局2013年設置上海自貿區的想法是,在自貿區內銀行分行開立的在岸人民幣帳戶可用作離岸,這意味著它可以用作換匯、或者用於不受國內限制的支付用途。

但隨後,銀行發現,自貿區的現實離官方炒作甚遠,且從2015年起對資本外逃擔憂導致當局限制人民幣離境,自貿區的有用性更進一步惡化。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丁建平說表示,使用自貿區帳戶的用戶在進行一次交易之前必須勾選超過40個框框,在經過這些盡職調查後,自貿區的帳戶不再方便。

「便利性、以及汽車交易都曾經是自貿區的賣點,」他補充說。但現在這些都不復存在。

換句話說,即使中共當局計劃擴大這些自貿區區域,但在可預見的未來,當局依舊嚴格管制資本,再多的自由貿易區也不太可能解決企業的現實擔憂。

根據國內商業註冊資源信息提供商齊查查的數據,目前有119家金融公司在上海註冊的辦事處包括「自由貿易區」;而其中只有3家擁有外高橋的辦事處地址(證明實際在此地辦公)。

上海華瑞銀行於2015年關閉其外高橋分行,當政府擴大試點區域時,其又在自由貿易區的其它區域開設另一個分行。一知情人士表示,雖然新分行仍處理自貿區業務,但增長前景正在失去動力。

寧波銀行目前在自由貿易區設有四家分行,但大部份工作都是正常的銀行業務。

一名在自貿區分行工作的人表示,每一筆使用自貿區帳號的交易都要報告,並且內部資金不能轉移到普通帳戶,「這使得這些帳戶毫無用處」。

她透露,寧波銀行的任何一個自由貿易區分支機構都有20到30個自由貿易區帳戶,但很少使用。

同樣的,別的區域銀行,如南京銀行也不熱衷於擴大自由貿易區的業務。

該銀行表示,由於風險控制和監管障礙,該銀行無法提供能真正幫助客戶的產品,比如:無法為客戶提供不用在岸存款的離岸貸款。

一名員工補充說,自由貿易區的業務是「實現政府制定的目標」,而非有真正的商機。

中共當局8月26日宣佈成立六個新的自由貿易試驗區,分別位於山東、江蘇、廣西、河北、雲南、黑龍江省,希望支撐地方經濟、度過貿易戰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