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公債孳息率曲線倒掛,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預測2021年底前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的當下,美聯儲緊急大幅減息,引導短天期美國公債利率快速下跌,讓孳息率曲線扭轉為正,應該是一件刻不容緩的事情。

CNBC新聞網報道,獨立投資銀行斯蒂費爾(Stifel)的股票投資策略主管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在周四(29日)的報告中寫道,美聯儲當前的聯邦基本利率2%-2.25%遠高於中性水平,緊縮的貨幣政策很可能阻礙美國的經濟發展,甚至引發經濟衰退。

班尼斯特進一步寫道,當前的利率暗示未來股市,而美聯儲減息的遲疑恐讓1876年美軍遭到美國原住民蘇族人圍殲的大小角戰役(Custer』s last stand at Little Big Horn)重演,他呼籲美聯儲應該快速降低聯邦基本利率至中性水平。

班尼斯特指出,一旦美國經濟進入衰退,標普500指數可能大跌32%,若以周三的收盤價2887點計算,最低可跌到1963點。

這個債市引發的經濟衰退聯想,伴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全面開打,標普500指數8月一度下挫5.3%,所幸周四已收斂跌幅到1.87%。

班尼斯特提到的聯邦基本利率遠高於中性水平,是當前債市的真實反映,美國10年債孳息率周四收報1.496%,2年債為1.526%,二者都比聯邦基本利率2%-2.25%低超過0.5%以上,利差確實很大。

然而,美聯儲部份官員卻認為當前的利率是中性水平,對債市拋出的警訊無動於衷。例如,克里夫蘭聯儲局長梅斯特(Loretta Mester)就主張,當前的利率水平對經濟是適當的,沒有減息的理由,她認為2%-2.25%就是中性利率水平。

也有美聯儲官員主張,減息與否不是當前最重要的問題,解決中美貿易爭端才是。費城聯儲局長哈克(Patrick Harker)認為現在就算減息0.25%或0.5%都不會影響企業行為太多,因為許多經濟逆風依然存在,其中包括中美貿易紛爭。

CME期貨市場顯示,投資者預期9月18日美聯儲政策會議後減息0.25%的機率達98.1%,維持利率不變的機率為1.9%。

誠如特朗普總統近期在推文所說的,美國經濟當前最大的敵人究竟是鮑威爾還是習近平?隨著中美貿易談判9月達成協議的機率越來越濃,股市的不確定性已大量消除,但不排除美聯儲再度出現象7月底的「鷹派減息」那樣震驚市場。

彭博社的文章建議,美聯儲此時不應該對抗特朗普,而是應該對抗特朗普的貿易戰,美聯儲的使命應該是去回應造成經濟動盪的亂源,而不要太執著於該亂源起於何處。這樣的建議真的很中肯。

期待在9月美股反彈的市場強烈預期聲中,美聯儲不要再度成為投資者唾棄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