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共文宣不斷控制大陸民間輿論,但是在民間輿論場,尤其是社交媒體上,常常會出現輿論一度分裂或轉向的現象,令文宣對中國人言論的控制受挫。

香港民間持續兩個多月的反修例運動,已演變成為國際事件,美國、英國等均就香港問題向中共發出警告。中共官媒一如既往地造謠、抹黑,甚至侮辱抗議者,故意激化大陸與香港的對立和矛盾,更令緊張局勢升溫。

7.28遮打反警察暴力集會後,呼籲警方停止暴力,市民遊行到西環,在中聯辦附近與警察對恃,其後警察頻繁發射催淚彈清場。(余鋼/大紀元)
7.28遮打反警察暴力集會後,呼籲警方停止暴力,市民遊行到西環,在中聯辦附近與警察對恃,其後警察頻繁發射催淚彈清場。(余鋼/大紀元)

大陸現「三不要」說法

8月19日前後,大陸社交網絡上傳出一篇「筆記」,提出處理香港問題的「三不要」觀點。文章仍在幫中共說話,但是調子和之前中共文宣的做法出現了不同。

這「三不要」是:
一、不要將香港內部矛盾蔓延成香港與大陸的矛盾;
二、不要將香港內部矛盾升級為香港與中央的矛盾;
三、不要將香港的內部矛盾升級為國際矛盾;

與此同時廣為流傳的,是一篇「香港是用來愛的,不是用來罵的!」的文章,主要講述香港過去對中國大陸的貢獻。

網民「三塊自留地」對「三不要」帖子的評論認為,「胡錫進所代表的一些人並不這樣想。」

網民「泰山20150218」的帖子更是尖銳地觸及到了2014年港人力爭真普選的事件,「當時怎麼說的怎麼做就是了,普選到底有沒有寫上?總歸還是誠信的問題!」

這些言論至今未被刪除,也讓大陸民間輿論場出現了少許的分裂。

中共文宣煽動和放縱對港人的語言暴力

自6月份港人反修例集會遊行以來,100多萬、200多萬香港市民參與的抗議活動,獲得了國際上的支持。特別是8月18日,170萬香港男女老少冒著大雨參加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流水式集會」,更是創造了和平抗議的歷史。

中共一邊利用「防火牆」阻攔大陸民眾看到反修例事件的真相,一邊利用文宣大肆編造假新聞,欺騙民眾並煽動民眾的仇恨情緒,試圖對大陸中國人洗腦。

按照《紐約時報》的說法,中共當局「製造了一個與在香港看到的現實不同的」版本,香港人的抗爭被描述成「是一場沒有居民支持、受外國特工煽動的」、「呼籲香港獨立,要分裂中國的暴力小團夥的猖獗活動。」

自從8月11日夜晚,香港警方對抗議民眾過度濫用暴力,導致警民衝突再次升級。與此同時,中共文宣大肆縱容所謂「止暴平亂」的說法,煽動民族主義,煽動大陸網民仇視香港人,目前,對香港年輕人進行謾罵、侮辱的語言在大陸網絡上比比皆是,全部獲得放行。很多公正、理性評價香港人的話語都被封殺。

除了中共文宣將港人示威者污衊為「蟑螂」之外,有些人紛紛對港人使用諸如「黃屍廢青」、「垃圾」、「沒腦子的廢材」、「恐怖份子」、「行屍走肉」、「禽獸」等等說法。

更有人煽動對香港示威者使用暴力。常見的極端言論包括:「直接關起來,讓他們去監獄刷馬桶吧」、「建議電療」、「就該撞死他們」、「軍隊,軍隊,剿滅他們,鎮壓,一群恐怖份子,披著人皮的恐怖主義者,斬草要除根」、「一群沒腦子的廢柴,暴徒,垃圾,把他們的腦子打開看看,是不是少了根筋」、「早知道就撞死他們,管那麼多」……

而這些極端言論在大陸社交媒體上四處橫行,說得再狠、再過份也沒遭刪除。

微博流傳一篇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喻國明的文章指,大陸有些媒體煽動情緒,挑撥對抗,鼓吹黑社會愛國,認可髒話國罵,質素低劣。故意挖坑添亂,不知道某些團團夥伙為甚麼要這樣一意孤行,目的何在?

加拿大「法拉利開道事件」 中共文宣急刪影片

由海外傳入大陸的影片也一度使中共文宣把控下的民間輿論,出現了意外的焦點轉移。

8月18日,社媒傳出加拿大多倫多等地的集會上「豪華車隊」影片,令海內外民眾嘩然。其中一個影片顯示,多倫多至少八九輛插著中共五星旗的豪華車隊駛出停車場。不僅如此,這群開豪車的富二代、官二代們在集會現場還帶領眾留學生們,不斷高喊謾罵香港人是「窮X」和「廢青」,叫囂「留島不留人」。

「法拉利開道」、「多倫多留學生集會開豪車炸街」影片傳回大陸後,成為連日來因為封殺對香港反送中宣傳沉悶許久的中國人的發洩口。這些原本呼應著中國大陸網絡上充斥的「反港獨」、「撐港警」的極端言論,可是,當影片在網上傳開之後,輿論聚焦出現了轉移,因為這些畫面令不少大陸網民立即聯想起剛剛在重慶發生的「保時捷女司機事件」。

大陸網民紛紛質疑:「香港人是窮X,大陸人是啥?」、「他不是愛國,是愛這個政府,沒有這個政府他哪有機會開法拉利?」、「強烈要求徹查多倫多法拉利車隊涉嫌重大貪腐和轉移資金罪!」

也有網民嘲諷:多倫多留學生開著百萬跑車,盡展他們的父母在國內撈錢成果!他們不愛黨國不行啊,一旦這個黨國亡了,他們的財路就斷了。

上傳影片的網友譏諷,中國大陸正在反腐,這些「熊孩子不怕爹媽嚇尿了」。

(截圖)
(截圖)

一篇流傳甚廣的網文寫道:「一個國家有一群人,可以在國外開著法拉利呼嘯而過,而另一群人只能生活在自己國家的地下室,每天過著不足5美元的生活,而且還有幾千萬人甚至一天幾塊人民幣」,「我們這樣的一個月收入幾千塊錢是沒有勇氣和資格去叫那些人廢青和窮X的,一天生活費不足5美元,好意思叫別人窮X嗎?」,「是的,你開始意識到了,你不敢跟著喊窮X了,因為你愛不起,你愛不起國了,你沒有那個資格。」

文章發表以後引來很多網民響應。有網民說:「從香港事情上看,看得出哪邊是廢青了。」

隨後,還有網民對這些法拉利車主進行了深挖並爆料稱,其中一輛車的車主是山東省長的外孫,不過這些影片在大陸微博上迅速被刪除。

據爆料,多倫多開頭輛紅色豪車扛紅旗的留學生是山東省長韓寓群外孫,韓寓群女兒韓曉燕之子。

開法拉利跑車的人還包括「山東省多名副省長:王仁元,王修智等省委領導的孫子,濟南市委書記謝玉堂的孫子,裸官臨沂市委書記連承敏的兒子」。

資料顯示,韓寓群曾任濟寧市市長,中共濟寧市委書記,省委統戰部部長,常務副省長,省委副書記,山東省省長;現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2013年7月任中國重汽(香港)有限公司獨立董事。

王仁元,山東省原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2012年9月24日病死。

王修智 ,曾任濟寧市委副書記、市長,省委常委、秘書長,山東省政協副主席,中共山東省委原副書記,2010年病死。

謝玉堂,曾任山東省濟南市委書記、市長,山東省副省長,山東省政協副主席、黨組成員等職。

連承敏曾任臨沂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一張P圖無意中引發「六四」事件大討論

雖然中共文宣嚴控大陸輿論,但是一個小小的事件就可能出現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

8月18日,香港170萬市民舉行創歷史的「流水式集會」,過程中一名來自上海的紅衣男子疑因拍攝抗議者「大頭照」,引起示威者警惕,一度被包圍質詢,他最終在示威人士護送下平安離去。

此事在微博、微信等瘋傳,卻被中共喉舌篡改為「上海遊客被示威者毆打」,以挑起大陸網民對香港人的仇恨。

中共《人民網》報道事件時斷章取義,有意抹黑示威者,微博標籤事件為「上海遊客被香港示威者無故騷擾毆打」,事件還登上微博熱門話題榜首位。

但是,有網民將該名男子身穿的紅色上衣P圖,變成「平反六四」四字,意外引發網民對六四事件的大討論。照片更在大陸熱傳,並於19日登上微博熱搜榜第二位,引起網友熱議,「微博竟然可以打出64,我在中國待過好幾年竟然不懂!」

涉事男子的紅衣被P上「平反六四」字句,引起大陸網民熱議。(網絡圖片)
涉事男子的紅衣被P上「平反六四」字句,引起大陸網民熱議。(網絡圖片)

文宣「小粉紅」遭打擊 「帝吧」一度放棄出征

7月21日港人反修例集會遊行後,出現了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恐怖襲擊抗議者及市民、中聯辦大樓外中共國徽被塗污事件,香港各界的怒火已延燒至中共。

這次香港反修例抗議運動中,大陸「李毅吧(帝吧)」再次集結,連日在民陣、連登等Facebook專頁刷屏,攻擊香港抗議者,並揚言要於7月23日「出征港毒」。網軍原計劃聲援被指與元朗白衣人握手的香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

大陸「帝吧」是網軍「小粉紅」的組織者,此前曾翻牆到Facebook等國外網站上刷屏、灌水。「小粉紅」人數至少以千計。

但在這次總動員前夕,「帝吧」的一批主要人員被起底,包括個人電話、出生日期、銀行餘額﹑支付寶記錄,甚至高考分數等個人資料被公開。

另外,有網友將查到的資料於網絡上填寫從軍表格,幫助「帝吧」成員參軍,並且「志願」選填「艱苦地區部隊」,甚至在宗教欄位填上「伊斯蘭教」。大陸「豆瓣討論區」上有疑為「被參軍」的「帝吧」成員表示,很多人的資料都被起底,更表示,對於「被參軍」一事,「感覺真的要報警了」。

「帝吧」官方微博23日晚間發文表示,「本小編此後不再負責微博更新」,疑為個人資料遭到起底所致。另外,「帝吧」文宣部宣告,出征活動告一段落。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公眾號「俠客島」發文,稱其「出師未捷身先死」加上調侃的表情包,引發憤青網民集體圍攻,「俠客島」隨後刪除這則發帖。

近日,推特、臉書、Youtube關閉了大量中共背後支持、污衊香港示威運動的帳號,有傳聞稱,其中也包括「帝吧」小粉紅的帳號在內。#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8月號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