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表面有過水,這一點人們早已確定。不過,一項新的研究表明,在30億到40億年前,這個紅色星球上即既溫暖又濕潤,夠條件形成風風雨雨和產生流動水,從而使生命的存在成為可能。

據霍士新聞報道,在8月23日結束的巴塞羅那施密特地球化學大會(Goldschmidt Geochemistry Conference)上,這項新的研究成果將火星與地球上的礦床模式進行了比較,做出了這一假設。

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教授布裏奧尼‧霍根(Briony Horgan)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知道火星表面有過被凍結的時期;我們還知道有些時期有流動水。」

「但我們並不知道到底是甚麼時期,以及它們持續了多長時間。我們從未向有著最早期岩石的火星區域派遣過無人駕駛任務。所以我們需要使用地球科學來了解那裏可能發生過的『地球化學』。我們在俄勒岡州瀑布、夏威夷、冰島和地球上其它完全不一樣的氣候條件下做過風化研究,(這種研究)可以向我們展示氣候如何影響礦物沉積的模式。這(也)就是我們研究火星的方式。」霍根說。

通過對NASA(美國太空總署)「好奇號」(Curiosity)火星車和「緊湊型勘測成像光譜儀」(CRISM)收蒐集到的火星礦物數據進行分析,並將其與地球上不同地點採集到的數據進行比較,研究人員發現火星上「有風雨和流動水」的環境至少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2020年有望得到更多答案

多年來,科學家們普遍承認火星上存在過水,包括最近「好奇號」火星車所發現的粘土證據。然而,到目前為止,科學家已經在爭論火星的氣候曾經是甚麼樣的、水是否呈凍結狀態,或者該星球是否曾經有溫暖的氣候和流動水並可能維持生命。

即使火星上的條件曾經具備流動水,也已經是今非昔比。據Space.com報道,今天的火星平均氣溫約為-80華氏度(-62攝氏度)。加之這個行星主要由二氧化碳組成的稀薄的大氣層,火星很難像我們已知的那樣支持生命的存在。

霍根繼續說,研究人員明白,在地球形成之後,地球上生命的基石「迅速發展」,他補充說流動水是「生命發展必不可少的(條件)」。

「因此,我們掌握了在火星早期有流動水的證據,將增加其在與地球(發展)同一時期時產生過生命的機會。我們希望2020火星任務能夠更加近距離觀測這些礦物質,並開始準確回答火星早期時的環境條件。」

NASA希望「距離其核電系統耗到跑不動時還有幾年的」「好奇號」可以在2020火星車發射前提供關於該星球的更多線索。

「直接奔火星」

火星正日益顯出其在美國未來太空事業中的位置。

2018年11月,NASA宣佈2020火星車擬在紅色星球上降落的位置已經選定。該火星車預計於2021年2月18日抵達火星表面。NASA的長期目標是在2030年向火星發射載人飛行任務。

然而,包括「阿波羅11號」邁克爾‧柯林斯(Michael Collins)等在內的前太空人們認為,我們應該跳過到2024年的「回到月球」——「直接奔火星」。

特朗普總統也曾於6月7日發推表示,NASA不應該把太多的資源集中在月球上,因為「我們在50年前就已經登月了」,應該把重點放在火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