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通中美貿易通話成為本星期媒體報道的焦點,美方說進行了高級別通話,中方則說沒這回事。從8月24日到26日究竟發生了甚麼?本文通過白宮的公開發言紀錄,還原這跌宕起伏的72小時。

美國總統特朗普23日前往法國參加G7峰會。在飛機起飛前特朗普暗示,雖然中美雙方互加關稅,但對華談判的門沒有關上。

劉鶴公開就貿易戰發言 特朗普從批評轉為樂觀

特朗普一行24日參加G7峰會工作晚宴,25日開始與多位國家領導人進行雙邊會晤。在當地時間下午3時15分,特朗普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第二次會晤時,在記者會上仍在批評中共不遵守承諾購買美國農產品。

幾小時後(北京時間26日上午),中方貿易談判牽頭人、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出席重慶舉辦的第二屆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開幕式並講話

他說:「我們歡迎世界各國包括美國企業在華投資和經營,將繼續創造良好投資環境、保護知識產權。」「我們願以冷靜態度通過磋商和合作解決問題,堅決反對貿易戰升級,貿易戰升級不利於中國、美國和全世界人民利益。」

幾乎同時,劉鶴的公開講話就傳到法國。接下來在法國當地時間26日上午8時30分,特朗普在跟埃及總統塞西會晤前召開聯合記者會,對中美貿易談判的前景表現得非常樂觀,稱「第一次看到中方真的想達成協議」,美國跟中國「有大事發生」。

特朗普說:「中國昨晚打電話給我們的頭號貿易會談人,說『讓我們回到談判桌上』。所以,我們將重新回到談判桌上。我認為,他們想要做點甚麼。」特朗普表示,接到中方的兩個電話,進行了富有成效的通話,意味著「中方希望達成協議」,而他尊重中方這一舉動,並認為「這對世界來說是一個非常積極的發展」。特朗普同時表示,美方將對中國發表進一步聲明,稍後會舉行新聞發佈會。

在媒體提問下一輪與中國的談判何時開始時,特朗普表示很快開始,將看看接下來會怎麼樣。「我們將開始非常認真地談判,我們昨天(25日)有其它好消息,但我不能跟你說。」在被追問是否跟習近平直接通話時,特朗普回答說「我不想說,我不能對此置評。」

特朗普在結束跟埃及總統的會晤後,法國時間上午11時21分跟德國總理默克爾會晤前召開記者會,他說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會談處在一個非常高的級別。「我們正在進行非常有意義的會談,比任何時候都更有意義。」

財政部長姆欽也表示,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發言剛剛出來,美方期待繼續與劉鶴進行貿易討論。「預計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我很快會繼續談判。」

中共外交部否認中美通話 特朗普困惑駁斥

此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否認聽說雙方有通話。隨後在法國時間中午12時35分特朗普的下一場新聞會上,記者紛紛就中共發言人的表態向特朗普求證。

特朗普最初表現出困惑,對中方說的「低級別」通話一詞非常在意,還三度進行駁斥。他先反問副總理是低級別嗎?然後說了兩遍,他不知道記者所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是誰。

財長姆欽則解釋說,劉鶴副總理發表了非常重要的聲明,而美方一直和劉鶴通過中間人來回交談。隨後姆欽還說,跟中方的討論來來回回,25日晚及24日晚都通了電話。

隨後特朗普再被多次問到關於中方否認通話的問題,他顯得有點不耐煩。

法國時間下午4時32分,特朗普在G7峰會期間的最後一場雙邊會晤、與東道主法國總統馬克龍會談前,又再一次被媒體追問,是否相信中方這次說談判是說真的、不是緩兵之計,特朗普回答說他相信是真的。

有記者說,收到中方消息說不計劃回到5月在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所有權方面的談判上。特朗普則回應說,可以邊走邊看。

與美通話者是劉鶴還是另一位高官?

但隨後特朗普的發言卻讓媒體看到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外界紛紛猜測,跟美方打電話的不是劉鶴,或許是另一位更高級別的中共官員。特朗普說:「我認為他們非常想要達成協議,這是昨晚很晚才升級的。我看到一個警報——或者如你所說的『突發新聞』。副主席(他此處使用Vice Chairman,而不是Vice Premier)——我們不是在談論中國低級別的官員——中國的副主席出來了,他想要看到交易,他希望在冷靜的情況下達成——使用『冷靜』這個詞。我同意他的意見。」

外界質疑的是,特朗普口中的副主席是指劉鶴還是王岐山?是特朗普口誤,還是真的?

因重慶公開發言是劉鶴所作,若是劉鶴跟美方表達想要達成協議的意願,在經過十幾輪貿易談判、中方數次反悔後,難以想像甚麼樣的電話內容才能讓特朗普興奮到要開記者會,同時對方是甚麼職位才讓特朗普對中共外交部回答說的「低級別」會談如此較真。

等到下一個記者追問此事時,特朗普的回答更是讓人困惑。他說:「對不起,請允許我解釋一下。中國副主席——除了習主席之外,你還能比這更高嗎?副主席就像副總統一樣。副主席發聲明說他想達成協議,他希望看到一個冷靜的氣氛。他希望這會發生。」

他的解釋更讓人理解像是王岐山打了電話。不過,根據中共新聞網有關王岐山活動的報道專頁,王的公開活動定格在2018年9月7日後就沒有再更新。

而最巧的是本次記者會最後一個問題由中國上海傳媒集團記者提出,她問特朗普,中共副總理劉鶴表示中方願意通過冷靜談判解決問題,那麼美方會以同樣方式談判嗎?

特朗普回答:「是的,答案很簡單」。不過這個過程中特朗普沒有對提問中沿用的劉鶴頭銜(副總理,Vice Premier)表現出絲毫的遲疑,這或許說明他非常清楚中共副總理和副主席的區別。到目前為止,外界不能證實特朗普口中的副主席是否就是副總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