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香港擁有泰山北斗地位的國際企業,接二連三受到中共橫手迫害,嚴重侵犯企業治理防線。面對道德與利益相互矛盾,商家與投資界應該如何取捨?

滙豐控股的范寧、國泰航空的何杲兩位國際巨企CEO在短短半個月內先後離職,公司向強權「交人」,香港公義淪亡。現下全球金融界正氣凜然推銷ESG(環保、社會及企業治理),言之鑿鑿要為地球和弱勢社群做點事,但可惜在面對中共淫威時,為了利益偏偏默然無語。

審視中國人權評級

華為有違制裁協議,滙控按規矩辦事,國泰尊重個人訴求,給予員工空間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意見,兩者完全符合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標準,加上范寧和何杲工作表現理想,善於把關,穩中求進,正是股東求之不得的CEO人選。

然而,中共看準商家求財而變得軟弱,透過施壓以達到政治目標,於威逼利誘下董事局痛下毒手親自把愛將推落馬。在這樣一個大染缸的環境下,投資界將如何取捨他們的ESG準則?披甲ESG只是用於Marketing推銷產品,還是憑良心勇敢落實去施行?現時多家資產管理公司,所持態度及採取策略均不一樣。

(大紀元製圖)
(大紀元製圖)

負責任投資原則(PRI -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內裏強調「人權」為關鍵ESG因素,投資者需審慎判斷企業有否尊重、包容員工的政治立場、文化背景與宗教權利等。換句話說滙控和國泰董事局在表面上已違反了ESG原則,但歸根究底真正踐踏「人權」的始作俑者乃處於背後施壓的中共,而由它所擁有的大小上市國企,ESG評級機構包括Sustainalytics當務之急乃如何去處理這些國企的「人權」分數(假設Sustainalytics不為五斗米折腰)。

國泰解僱港龍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企業白色恐怖進入高潮!《逃犯條例》修訂還沒有通過,全港已風聲鶴唳,試想通過了後果將不堪設想。中共施壓加劇,國泰演繹為「零容忍」,甚至干預員工社交媒體表態,完全越過了ESG「人權」的標準底線。同時,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跟員工反送中廣告割席,表態反對挑戰大陸主權言論,於壓力下滅聲,封殺僱員憧憬及表達自由和民主的願望。

投資責任擇善固執

決定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無線電視TVB新聞部記者張家灝,在他離開TVB前的8.11晚上高聲質問警員是否喬裝示威者,片段播出後獲網民力挺大讚,正如他自己標籤「臨走前做到已經無憾」。一直被視為偏頗官方的TVB正爆發離職潮,至少8名記者遞信,從此「做回自己」。

香港良心遍地開花,不少市民不懼政治報復,交通、醫護、教師、律師、會計及金融界等分別發聲及舉辦和平集會,只望政府回應訴求,別對學生濫用暴力。此外,亦有良警不認同這兩個月來政府的做法,透過家人釋放心聲。

「反送中」運動至今,航空界至少20名員工疑因「政治審查」被解僱。職工盟昨( 28日) 舉行集會,譴責「政治迫害」並籲「停止白色恐佈」。(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反送中」運動至今,航空界至少20名員工疑因「政治審查」被解僱。職工盟昨( 28日) 舉行集會,譴責「政治迫害」並籲「停止白色恐佈」。(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有良知的投資界專業人士,不妨考慮從ESG入手,於公司內部討論一下就近期滙控及國泰向極權「低頭」背後的啟示,是否應該成立研究小組商議,由中共控制的國企應如何反映其ESG評級值,以及根據PRI原則觀察國企內部的人權狀況,最後作出合理的投資決定,向強權、不義Say No。《禮記・中庸》:「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即選擇好的、正確的事去做,且堅持不變。

大陸人工智能企業曠視科技剛向港交所申請上市,它以人臉識別技術著稱,用於新疆監控,令維吾爾族民眾日夜活於痛苦惶恐之中。此監控技術未來或用於監控港人,有連登網民發起去信港交所和證監會阻其集資。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和民主黨參議員Jeanne Shaheen近日敦促最大政府養老基金撤銷投資中企,因購它們股票變相資助中共軍事及監控領域發展,如生產監控設備的國企杭州海康威視等。

企業不應賺錢至上

正當港企處在ESG邊陲、打工仔對公司信心崩潰之際,美國於8.19《華爾街日報》用兩個版面登出181位美國籃籌巨企CEO震撼聯署,陣容鼎盛,呼籲放棄「股東利益至上」這過時的經營者信條,高管需要同時提倡社會責任。

華爾街德高望重的摩通行政總裁Jamie Dimon領軍商界圓桌會,對推行ESG不遺餘力,聯署企業包括蘋果、亞馬遜、貝萊德、高盛、可口可樂及沃爾瑪等。他們承諾:「企業不再只為股東服務,也要為員工、消費者、供應商與社區環境等利害關係人,創造價值。」戴蒙與貝萊德始創人Larry Fink更於公開信內寫下:「總裁們對社會事項應抱更大責任,並在必要時挺身而出,對政治敏感議題表明立場。」

社會正走向更看重「人權」與「尊重」的新紀元裏,這181家美企已揚帆起航,而歐洲的ESG文化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跟據過往經驗亞企誓將不甘落後、策馬趕上。港企是選擇挺胸去做「對」的事、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抑或龜縮與中共妥協、成人民幣俘虜?

當年納粹查抄愛因斯坦柏林寓所,沒收財產,懸賞10萬馬克索取其人頭。愛因斯坦當時正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任教,得知消息不回德國,入籍美國。當時他莊嚴聲明:「我只願生活在公民自由、寬容、法律面前公民平等的國家。國家乃為人而建立,而人不因國家而生存。」

國泰慘處風口浪尖

中共對國泰出手極狠,採取禁空令,等同趕盡殺絕,多名機師和機場員工已遭政治報復而離職。其它行業就算不做大陸生意,最多是少了一個大市場,但禁空可癱瘓國泰整體運作,影響無數國內外航班,因為香港一起飛就是大陸。中共的政治審查套用在國際企業,據《商業電台》8.24 發文,第三名機師被炒原因跟施安娜同出一轍,疑似因Facebook上截圖所致,而國泰依舊不曾回應媒體詢問。

專欄作家陶傑於英國HJS舉辦的「香港:抗爭與責任」8.19座談會受訪時說道:「太古集團和國泰航空如選擇遵循操守和尊嚴,它們不應再擴充大陸業務,好像李嘉誠不會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長和系李嘉誠在8.16報紙上刊登了「黃台之瓜」廣告後,8.20宣佈旗下長實以總代價443億港元,收購英國最大的酒廠Greene King,再添一項海外資產。

國泰及長和的全球分佈(來源:國泰2019上半年業績 +長和2018年業績/大紀元製圖)
國泰及長和的全球分佈(來源:國泰2019上半年業績 +長和2018年業績/大紀元製圖)
國泰在ESG評級平台Sustainalytics上的分數為53,處中游位置,但在一連串炒人事件後存下行風險。於背後作祟、搞垮國泰聲譽的乃中共,市場人士可辨識青紅皂白,國泰是沒了腰骨,但情有可原,因它可面臨滅頂之災,相反中共的殘酷手段透過此事完全表露無遺。何杲、施安娜和譚文豪等員工離職,說白了並非國泰所賜,而是中共。

國泰一事,掀起網民留言:「大陸做這事所有香港外資公司全醒覺了。」「為甚麼美國、英國不抵制大陸所有航空公司,不允許他們的飛機入境呢?」中共醜態盡露,現在就等國際反應,該出手便出手,撥亂反正,落實ESG精神。@

反送中抗爭者多半是高學歷及中產階層 ( 來源:香港計算 Figure HK,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大紀元製圖)
反送中抗爭者多半是高學歷及中產階層 ( 來源:香港計算 Figure HK,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大紀元製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