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打電話給美方,要求重新回到談判桌前。8月26日,在法國出席G7峰會的美國總統向外界透露了這個消息。特朗普說,「我認為,我們(兩國)將達成協議,因為現在我們正在商榷相關的條款」,「和中方之間正在發生很大的事情」 。

就在8月23日,中共剛剛公佈對75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為甚麼僅僅隔了一天中共就主動打電話給美方要求恢復談判?

美國真的可能跟中國經濟脫鉤

我認為,劉鶴突然打電話給美國求談判,最關鍵的原因是,中方意識到美國真的可能與中國經濟脫鉤。

8月23日中方對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後,特朗普總統立即作出一系列強硬反應。首先,他再次重申他對中美貿易問題的一貫看法。當天,他在推文中寫道:「多年來,我們國家在與中共打交道時愚蠢地損失了數萬億美元。他們盜竊了我們數千億美元的知識產權。他們還想繼續這樣做。我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我們不需要中共!」其次,他要求美國公司儘快撤離中國,「立即開始尋找替代中國的地方」。第三,從10月1日起,將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關稅從25%提高到30%,將另外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15%。

第四,針對有人質疑總統是否有權命令美國公司撤離中國,特朗普請他們查看1977年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這是一個打擊流氓政權、恐怖份子和販毒分子的法案。它授予總統宣佈國家緊急狀態後規範商業的權力,以應對外國的任何異常狀況或特殊威脅,包括調查、監管或禁止任何外匯交易,受美國管轄的任何人或任何財產的貨幣或證券的進口或出口等。至2019年3月1日,美國總統一共引用IEEPA宣佈進入緊急狀態54次。

針對特朗普的這一連串動作,8月24日,美國「應對當前中國(中共)危險委員會」成員、金融大亨巴斯在推文中寫道:「8月23日,是美國和中國共產黨切割的獨立日。」

從過去一年多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中的言行看,特朗普與中共打貿易戰不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早就鐵了心要打的。就中美貿易而言,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不到美國總出口的8%,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在其它國家很容易找到替代品。而中方卻嚴重依賴美國的技術、市場、資金等。美國與中國經濟脫鉤,對美國沒有太大影響,但對中國卻是致命的。「冷眼財經」認為,美國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30%的關稅,等於對中國出口企業判了極刑,企業完全虧損、沒有利潤了。

8月24至26日,在法國召開的G7首腦會議的主題是「對抗不平等」,這正是特朗普針對中共發起一系列制裁施壓的原因。中共一再強調《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7國首腦在聲明中明確指出,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不僅存在,而且非常重要。7國領導人都表示,支持香港高度自治。外界認為,西方大國一致對付中共,使中共陷入空前孤立。

中國不可能與美國經濟脫鉤

中共對外開放40年,最重要的是對美國開放。中共近40年的高速發展與美國有最直接的關係。除巨額貿易逆差外,中國的人才、技術、資金、市場都與美國密不可分。

以中國高瓴資本集團創始人張磊為例。張磊從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金融專業本科畢業後,留學美國,獲耶魯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和國際關係碩士。之後,在美國創業。他利用自己在美國學到的知識和人脈關係,幫助很多中國公司獲得來自美國基金的投資,並促成它們在納斯達克上市,直接從美國資本市場吸取更多資本用於擴張和發展。

據中共官媒報道,從2005年至今,張磊的「高瓴資本」投資的公司包括百度、騰訊、京東、攜程、去哪兒、Uber、美的、格力、中通快遞、藍月亮、滴滴出行、美團、孩子王、Grab、君實生物、信達生物、藥明康德、美中宜和等全部為知名中國企業,還包括主要的中國互聯網「龍頭」企業。高瓴管理的基金規模也從2005年的2000萬美元上升到現在的600億美元,成為亞洲最大私招股權管理基金之一。

目前,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公司約140家。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融資金額高達250億美元!據中共教育部數據,從1978年到2018年,中國出國留學人員累計達585.71萬人,美國是中國留學生去向最多的國家。截止2018年8月,在美中國留學生中,本科生131,556人,碩士生122,399人,博士生55,661人。

中國外匯儲備的主要組成部份是美元資產。美元是最重要的國際支付手段、交易中介、價值儲藏手段,國際貿易2/3以美元結算,國際金融市場上的批發交易絕大多數以美元交易。與美國經濟脫鉤,中國在國際市場上將舉步維艱。

香港是中國大陸外資的主要來源地,港元可自動兌換美元,美國賦予香港特別關稅區的地位。中共通過香港得到了美國相當多的好處。

就市場而言,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個如美國這麼大的富裕的市場,可以讓中國每年淨賺幾千億美元!

有人把中共「兩會」說成是「歐美留學生家長會塈澳美加業主大會」。還有人把中共「兩會」說成兩種人聚會:一種人不敢公佈財產;另一種人不敢公佈國籍。2011年,網友在新浪微博發佈一條消息:「美國政府統計,中國部級以上官員(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或以上。」2014年香港《蘋果日報》報道,美國是中國外逃貪官的首選,有7千多名貪官藏在美國,涉及金額3360億元。

去年9月,美國對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長李尚福進行制裁,引發中南海強烈恐慌。一旦特朗普總統對更多中共高官進行制裁,禁發、取消其簽證,凍結其資產,禁止其在美資產以轉讓、支付、提取或其它方式處理,對許多中共高官的打擊將是巨大的!

中美貿易談判的前景

中美貿易戰持續一年多,從表面看,至今沒取得積極成果,實際上,起的作用非常大,它將中共在國際經貿領域中大搞「假、惡、鬥」的醜惡嘴臉充份曝了光。

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對中共的認識頗有代表性。他說:「中共每次開口講話一定是謊話連篇。過去他們對西方的承諾沒有一個兌現的。他們告訴你他們會如此這般,結果是按他們自己的意願為所欲為。」「為甚麼他們有防火牆?對吧?他們像對待傻子一樣對待中國人。」「黑幫才害怕法治,而中共就是黑幫心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曾公開講: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是騙子!

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手。如今,中共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對手——美國總統特朗普。特朗普深知,中共只對「鐵拳頭」有感覺,於是,從去年3月到今天,中美貿易戰的每個階段,特朗普都毫不猶豫地打出了響噹噹的「鐵拳頭」。一個回合接一個回合下來,中共知道了特朗普的厲害。在中美貿易談判中,特朗普派出了對騙子長著一雙火眼金睛的高手萊特希澤作首席代表。雙方談了一年多,形成了一個長達200多頁的文件,在很多方面都做了技術上的高要求,比如,要求透明、責任明確、可執行等。一直走到今天,特朗普已做了破釜沉舟的準備,大不了跟中國經濟脫鉤。這是劉鶴主動跟美方打電話求談判的重要原因所在。

現在,中美雙方都摸底了:對特朗普來說,中共想騙或拖,沒門;對中共來說,繼續騙或拖,中國經濟可能崩盤,經濟危機可能引發政治海嘯。怎麼辦?必須老老實實坐下來跟特朗普談。

雖然相當多的人對接下來的中美貿易談判不看好,我卻相對樂觀。既然談,肯定不是談著玩。對習近平來說,自從中共十九大以來,他的內政外交沒有一件事在國際上讓人稱道的,國內國外罵聲一片。如果他還想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席之地,跟美國總統特朗普搞好關係是首選。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習近平可能跟特朗普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

當然,這個協議肯定是一個可執行的協議,否則,特朗普不會簽;協議簽署後,好戲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