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打電話給美方,要求重新回到談判桌前。8月26日,在法國出席G7峰會的美國總統向外界透露了這個消息。特朗普說,和中方之間正在發生很大的事情,「我認為,我們(兩國)將達成協議,因為現在我們正在商榷相關的條款」。 就在8月23日,中共剛剛公佈對75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為甚麼僅僅隔了一天中共就主動打電話給美方要求恢復談判?

美國真的可能跟中國經濟脫鈎

我認為,劉鶴突然打電話給美國求談判,最關鍵的原因是,中方意識到美國真的可能與中國經濟脫鈎。

從過去一年多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中的言行看,特朗普與中共打貿易戰不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早就下定決心要打的。就中美貿易而言,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不到美國總出口的8%,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在其它國家很容易找到替代品。而中方卻嚴重依賴美國的技術、市場、資金等。美國與中國經濟脫鈎,對美國沒有太大影響,但對中國卻是致命的。「冷眼財經」認為,美國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30%的關稅,等於對中國出口企業判了極刑,企業完全虧損、沒有利潤了。

8月24至26日,在法國召開的G7首腦會議的主題是「對抗不平等」,這正是特朗普針對中共發起一系列制裁施壓的原因。中共一再強調《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7國首腦在聲明中明確指出,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不僅存在,而且非常重要。7國領導人都表示,支持香港高度自治。外界認為,西方大國一致對付中共,使中共陷入空前孤立。

中國不可能與美國經濟脫鈎

中共對外開放40年,最重要的是對美國開放。中共近40年的高速發展與美國有最直接的關係。除巨額貿易逆差外,中國的人才、技術、資金、市場都與美國密不可分。

目前,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公司約140家。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融資金額高達250億美元!

中國外匯儲備的主要組成部份是美元資產。美元是最重要的國際支付手段、交易中介、價值儲藏手段,國際貿易2/3以美元結算,國際金融市場上的批發交易絕大多數以美元交易。若與美國經濟脫鈎,中國在國際市場上將舉步維艱。

香港是中國大陸外資的主要來源地,港元可自動兌換美元,美國賦予香港特別關稅區的地位。中共通過香港得到了美國相當多的好處。

就市場而言,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個如美國這麼大的富裕的市場,可以讓中國每年淨賺幾千億美元!

有人把中共「兩會」說成是「歐美留學生家長會塈澳美加業主大會」。還有人把中共「兩會」說成兩種人聚會:一種人不敢公佈財產;另一種人不敢公佈國籍。2011年,網友在新浪微博發佈一條消息:「美國政府統計,中國部級以上官員(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或以上。」2014年《蘋果日報》報道,美國是中國外逃貪官的首選,有7千多名貪官藏在美國,涉及金額3,360億元。

去年9月,美國對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長李尚福進行制裁,引發中南海強烈恐慌。一旦特朗普對更多中共高官進行制裁,禁發、取消其簽證,凍結其資產,禁止其在美資產以轉讓、支付、提取或其它方式處理,對許多中共高官的打擊將是巨大的!

中美貿易談判的前景

中美貿易戰持續一年多,從表面看,至今沒取得積極成果,實際上,起的作用非常大,它將中共在國際經貿領域中大搞「假、惡、鬥」的醜惡嘴臉充份曝了光。

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對中共的認識頗有代表性。他說:「中共每次開口講話一定是謊話連篇。過去他們對西方的承諾沒有一個兌現的。他們告訴你他們會如此這般,結果是按他們自己的意願為所欲為。」「為甚麼他們有防火牆?對吧?他們像對待傻子一樣對待中國人。」「黑幫才害怕法治,而中共就是黑幫心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曾公開講: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是騙子!

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手。如今,中共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對手——美國總統特朗普。特朗普深知,中共只對「鐵拳頭」有感覺,於是,從去年3月到今天,中美貿易戰的每個階段,特朗普都毫不猶豫地打出了響噹噹的「鐵拳頭」。

當然,中共是否能順利重回談判桌上還是未知數,雖然中方貿易談判牽頭人、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周一表示,以冷靜的態度通過磋商合作解決問題,堅決反對貿易戰升級,特朗普也向外宣佈因應劉鶴的電話要求,重回談判桌,卻被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否認有此事,中共商務部對美國加徵關稅態度強硬,調子與劉鶴相反。「小波折」將中共內部鬥爭明朗化;黨內明顯有兩種聲音,中共局勢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