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美國特朗普總統在G7峰會上關於中美貿易戰方面的言論,又一次引起了世界的關注。特朗普對媒體透露,美方貿易團隊周末接到了兩通中方希望繼續進行貿易談判的電話,他表示,他相信中方希望達成協議,但前提是對美國而言「這是一份公平的協議,一份好協議」,否則,特朗普將不會同意簽署協議,而如果中方不能與美方達成協議,對中國將會「非常不利」。

特朗普的言辭再一次非常明確了與北京達成協議的前提條件,而這意味著北京必須接受美國提出的結構性改革以及核查機制。這樣的堅定的語氣與特朗普在幾日前所言「我正在與此戰鬥,我正在為這場戰鬥(貿易戰)而戰」,「中共剝削美國已經25年或更長時間。貿易戰對美國是否有利或短期內有害,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傳遞的信息是一致的。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還暗示,中共無法等到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再與美國談判,因為「(今年中國經濟)是27年來最糟糕的一年,但我認為實際上是52年或54年來最糟糕的。這是他們半個世紀以來最糟糕的一年」。

如果說特朗普的暗示未必讓北京明白留給自己的時間已不多,那麼8月20日美國鷹派國務卿蓬佩奧在紐約的一次由多位經濟大佬參加的私人午餐會上的講話,則傳遞了更為清晰的信號。他認為中美貿易戰可能將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結束。其後,經濟學作家摩爾表示,蓬佩奧在午餐會上的講話聽起來對達成協議的前景持樂觀態度,但蓬佩奧還指出,現在立即達成協議仍然存在障礙,因為「讓中共同意一些事情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強硬派現在說了算」。

顯然,美國不僅明確了貿易戰達成協議的條件,而且也確定了貿易戰的截止期,那就是在美國明年11月總統大選前。至於北京是否願意達成協議,美國應該是做好了兩手的準備。

再看北京中共當局。從北京之前的出爾反爾,採用「拖字訣」耍弄美國,包括中共外交部26日和27日兩次否認中方主動打給美方電話看,內部紛爭激烈的北京接受美國的條件的難度還不小。

在中共內部強硬派看來,接受美國的條件無疑就是「投降」,就是在走向「變天」的道路,因此他們寧可犧牲人民,讓人民吃草,寧可不惜綁架中國人民與美國一戰,也絕不願意與美國達成公平貿易協議。這部份人中有意識形態原因,也有的是為了保有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他們很多人不僅對美國、對世界、對貿易戰等無知,且對中共自身實力、對於中國人民的忍耐力也似乎存在誤判。他們更願意看聽到類似商務部專家發出的「貿易戰打到現在,對中國來說是漸入佳境,到了最舒服的階段」之類的胡言亂語。

與強硬派不同的是,中共內部也存在務實派,以他們對美國、對世界、對貿易戰的了解,他們更傾向於與美國達成協議,以避免中國經濟繼續下滑,避免未來更大的經濟危機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震盪。

中美貿易戰持續一年多來,中共最高層的決策,應該說是受到了上述兩方面的影響,外界從中共外交部和媒體的一會兒歇斯底里,抨擊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一會兒高讚中美友好,經濟應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變色龍式回應就可一窺端倪。而這透露的正是中南海矛盾的心理:既不想失去手中的權力和政權,又害怕在美國的重擊下經濟崩潰引發連鎖效應,因此左右搖擺,拿捏不定。

然而,在特朗普發出讓美企離開中國,中美貿易可以脫鉤的信號後,北京可選擇的路已沒有太多。拖,肯定是拖不起,且早已經被美國識破;打,同樣是打不起,因為雙方的實力擺在那裏。所謂的中間道路,即打打拖拖,已基本沒有可能。那麼,可供中南海選擇的要麼是在限期內,與美國達成全面貿易協議,走向真正的結構性改革;要麼強硬到底,在美國的連續施壓下中共政權走向灰飛煙滅。前者是主動走向變革,後者是被動解體,但不論是哪條路,對於中共而言,都是紅朝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