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阿爾巴尼亞的一位記者在中共官方安排下到新疆訪問後,發出大量採訪影片及錄製評論影片,揭露新疆集中營對維吾爾人實施恐怖迫害的罪行。

8月26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2019年8月25日,在結束中共官方安排的「新疆之行」後,阿爾巴尼亞教授和記者奧力斯‧賈孜何(Olsi Jazexhi)發佈影片揭露大陸當局在新疆實施針對維吾爾人等穆斯林的大規模罪行。

他證實新疆確有大量「集中營」存在,他指難以想像21世紀還有中共這樣的政權。

他指,在去新疆之前以為有關維吾爾人遭遇的故事都是「假新聞」,但親眼見到之後,可以說瀕臨崩潰。他指當走入所謂「職業技能培訓中心」看到的,卻是針對維吾爾人的罪行。

他認為漢人當政的新疆當局,所作所為實質上是在對維吾爾人宣戰。他形容中共政府對維吾爾人使用的政策:放棄民族屬性和宗教信仰,就會有好日子過,否則就得進集中營。

他舉例說,中共安排訪問參觀都是預先安排,訪問團沒有行動自由,所見過的一些村民都是當局挑選並背熟標準答案的人,但他仍處處能感受到當地人的恐懼,他去過的清真寺裏也感覺到無處不在的恐懼感。

他與一位土耳其的同事在喀什的巴扎和維吾爾人聊天,被陪同的漢人發現,當漢人走過來時,那些維吾爾人驚慌四散;大陸當局安排訪問團參觀的都是空蕩蕩的清真寺。

他舉例,記者團在阿克蘇所謂培訓中心訪問的年輕男女已經被關一到兩年,所謂的罪行是未經官方允許私自讀古蘭經、一天做五次禮拜和在網上閱讀宗教文獻等,但中心的老師向記者團介紹,這些人是「極端分子」和「恐怖份子」。

他介紹,被關押者首先得認罪,接下來得表示悔改,第三步就是自願要求接受培訓且洗腦。新疆穆斯林只有兩種選擇:要麼進監獄,要麼接受大陸當局的洗腦。而地處沙漠中心的阿克蘇「培訓中心」更糟糕,是設計成專門關押十惡不赦恐怖份子的監獄,而裏面關押的都是孩子(青少年)。

賈孜何表示,這些所謂的培訓中心完全是按喬治.奧威爾的小說《1984》的模式建造的。他不敢相信21世紀還會有這樣的政權,連北韓都不會這麼做。而來自土耳其、印度、阿富汗、孟加拉的同事都表示震驚。

現居土耳其的維吾爾人瑞法特表示,不久前還有應邀到訪中國的土耳其記者,為大陸對新疆高壓政策唱讚歌。

而這次中共自己給自己打臉,安排「話劇」最後都被打臉了。這樣世界才能看出「集中營」的真相,我們真的感到很高興、很佩服阿爾巴尼亞的奧力斯(賈孜何)先生。他很客觀、很公平的說這事,而且沒有站在我們的立場或是中共立場,完全是一個記者的角色,很公平。

流亡海外的哈薩克公民記者艾爾肯.阿薩特(Erkin Azat)接受採訪表示,透過賈孜何發佈的採訪影片,可以看到新疆維吾爾等穆斯林眼中的恐懼,以及背誦稿子前後的矛盾之處,顯示大陸極力在掩蓋罪惡。

阿薩特稱,目前在國際社會壓力下,大陸當局只是轉變宣傳策略,但從未停止「集中營」計劃。到現在更加嚴峻了,還在抓人。

此前,據長期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及人權狀況的《寒冬》雜誌7月23日報道,在新疆,約300萬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被關押在中共當局的「教育轉化營」裏,關押場所早已人滿為患。

報道說,隨著國際社會對中共新疆「再教育營」嚴重侵犯人權事件的深入關注和不斷譴責,中共不得不將大量維族人秘密轉押至外省監獄,以掩蓋其罪行。

報道引述一位大陸監獄的知情人透露,其所在監獄被轉押入大批維族人,他們與其他被關押者隔離,而且經常遭到毆打。

他說:「這些維吾爾人24小時都戴著手銬和腳鐐,被單獨關押在高危監區或者重刑犯區,只要獄警認為哪個人不聽話,隨時就可以擊斃。」

他還說,「這些人都是終身監禁,不判刑、不定罪,讓他們在(監獄)裏面自生自滅。」

另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在這些維族人被轉押之前,其所在的監獄從設備到規章制度,都經過大幅度改造,獄警也經過專門訓練。自從關押了維族人以後,監獄便持續處於高度戒備狀態,獄警人數也隨之增加。

《寒冬》報道還披露,所有涉及關押維族人的大陸監獄,其所有信息都被認為是「高度保密的」,當局竭力掩蓋維族人被秘密關押的事實。此外,在關押維吾爾人的監區內,所有標誌都被摘除;監獄工作人員都被要求籤寫「保密協議」,嚴禁向任何人,包括家人洩露任何監獄工作信息,違者將被追究責任。

英國廣播公司(BBC)7月5日曾公佈一段影片,曝光在新疆地區,中共當局除了打壓維族成人外,成千上萬的維族兒童也被關入「兒童集中營」接受洗腦教育。

BBC記者採訪了60多位已逃難到土耳其的維族人,得知他們在新疆居住的孩子(包括幼童),幾年前突然失蹤了,而這些父母們卻至今無法得知孩子的下落和目前的處境。

BBC研究發現,目前,在新疆有超過100間新校舍正在建設,其中部份校舍已投入使用,並配有宿舍區,估計將可容納一萬名兒童。報道稱,這些校舍和新疆成人「再教育營」幾乎是同時「迅速拔地而起」。#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