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港警和中共臥底公安的暴力鎮壓不斷升級,持續近3個月的香港反送中人群仍在擴延。有德國智囊學者說,示威看不到方向和終點,讓情況更加棘手,現在就算特首林鄭月娥下台也晚了,局勢再惡化下去,對中國恐將造成相當大的傷害。

據台媒中央社26日報道,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經濟部門的主管曾林(Max Zenglein)訪問香港後說,2個多月來持續不斷的示威,對香港已經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高峰已過」。

他強調,這些傷害並非示威者造成的,而是中共政府對示威的強硬反應,大量武警在邊界的集結只會帶來更大的恐懼。

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的總裁彭軻(Frank N. Pieke)對香港局勢也不樂觀。

他說,示威看不到方向和終點,讓情況更加棘手,現在就算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也太晚了。

截止到8月27日,香港反送中已經持續80天。在此期間,示威者除了遭到港警和中共臥底公安的血腥鎮壓外,中共軍隊更是「屯兵」深圳進行威嚇,給人大戰在即之勢。

儘管北京表面上沒有強力介入香港,但在人員、裝備和輿論方面,似乎已經做好了鎮壓準備。在示威人群中,出現了大批中共臥底公安和換裝港警,蓄意製造混亂,同時中共還為抗議者貼上「暴亂」、「恐怖主義」和「顏色革命」等標籤。

但中共的文攻武嚇並沒有嚇倒港人。8月18日,在港警發出「反對遊行通知書」的情況下,仍有超過170萬的市民冒雨參加大集會。

自24日起香港警方對示威者的暴力鎮壓再度升級。(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自24日起香港警方對示威者的暴力鎮壓再度升級。(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自24日起,香港警方對示威者的暴力鎮壓再度升級。24日當天,香港示威者舉行觀塘大遊行。港警再度密集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遊行結束後,遊行申請人劉穎匡與9男8女同行糾察及義工,均被警員非法拘捕。

25日示威者舉行「荃葵青大遊行」,遭遇港警出動水炮車與裝甲車威嚇,並在雨中向示威群眾密集發射催淚彈。晚間在荃灣,有多名警員拔出左輪手槍,疑向群眾發射真槍實彈,警方首次承認當晚實彈開槍。同時當晚又出現白衣黑幫打人事件。

根據香港警方信息,僅上述兩天內,至少有48名示威者被打傷,65人被抓捕,最小的僅12歲,罪名均是涉嫌非法集會。

特首林鄭月娥24日在臉書發文稱,經過兩個多月,大家都累了,我們可否坐下來談一談?

她說,當天她邀請了一班希望解開社會困局的有心人見面,邀請他們分享對搭建對話平台的想法……

《南華早報》引述多個信息來源稱,有19名商界領袖和政治人物參與會面,超過半數與會者建議林鄭月娥,對示威者釋出更多妥協意願,針對警方暴力展開獨立調查,並正式「撤回」送中修例。兩項均列在抗議者所提出「5大訴求」之中。

示威者的5大訴求包括: 撤回逃犯條例;取消暴動定性;永不追究示威者;獨立調查警方濫權濫暴;全面落實雙真普選。

但迄今港府也沒有回應反送中示威者的5大訴求。

示威者的5大訴求包括: 撤回逃犯條例;取消暴動定性;永不追究示威者;獨立調查警方濫權濫暴;全面落實雙真普選。(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示威者的5大訴求包括: 撤回逃犯條例;取消暴動定性;永不追究示威者;獨立調查警方濫權濫暴;全面落實雙真普選。(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Merics經濟部門的主管曾林說,港人普遍認為香港逐漸失去自由,對未來感到悲觀。他說,香港經濟更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旅客人數退回到2003年非典(SARS)爆發時的水準,旅館、零售業都受到影響。

他說,國泰航空禁止員工參加示威並撤換行政總裁,對外商來說是一大警訊。原本在港外資企業不把中國的影響力當一回事,現在突然驚醒,將來誰都可能被迫解僱員工或政治表態,許多外商憂心香港的高度自治消失,正在做最壞的打算。

隨著局勢惡化,香港將失去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的優勢,與中國城市一樣。

曾林認為,中共的國營企業和中國富豪,都高度依賴香港的國際資本市場,中共推動「一帶一路」也需要香港,根據金融業傳出的消息,中國富豪已經開始將資金轉移到新加坡或倫敦,不再視香港為安全港,香港地位不保,對中國將造成相當大的傷害。

對於中共打算另起爐灶,打造深圳取代香港,曾林認為機會不大,理由是中國缺乏獨立的司法,資本也難以自由進出,而新加坡或東京可能會從香港的衰落中得利。

國際事務資深編輯、《世界的十字路口》主持人唐浩分析說,一旦香港失去了金融中心地位,失去了美國給予特殊優惠的地位,中國經濟會因投資銳減而受到重創。而且控制國企的中共權貴,他們的利益也會受到重創,一旦權貴利益受損或者利益分配不均,就會加大黨內矛盾與權鬥,中南海政局更加不穩,北京當權者的權位也會更加不穩。#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