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美國股市開盤之前,中共國務院關稅委員會突然宣佈,對原產於美國的約75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關稅。而特朗普則宣佈對中國5500億商品在原有基礎上,再次加增5%的關稅。雙方的這一回合,被認為中美從貿易戰階段,轉向正式脫鉤的階段。

此前一天,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還向媒體透露,中美在電話會議上「進行了建設性的交流」,9月將在華盛頓召開貿易洽談會。

目前被徵收25%關稅的中國商品,其稅率將從10月1日起上調至30%。對此,「冷眼財經」認為,中國的出口企業等於基本被判了極刑,企業完全虧損、沒有利潤了。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美國關稅加到5500億的中國商品,如果全體升到30%、45%的稅率的話,意味著中美經貿完全脫鉤。

「中共一直在拖,拖一段時間來喘息,美國人顯然也知道它在玩拖延的戰術,並且言而無信,一會兒買一會兒不買,一會兒說買很多實際又不買,把美國人惹火了。」他說,「中共出爾反爾,讓特朗普覺得中共不可信,才開始一輪一輪地施加壓力,增加關稅。」

謝田認為,中美貿易戰的下一個戰場是在歐洲。因為中共一旦失去美國市場之後,一定會大力主攻歐洲市場找出口國。特朗普正在和G7國家會談,跟歐洲聯手,美國對待中共貿易談判得到了甚麼,歐盟也會付諸同樣的要求。

「日本和英國肯定會跟美國在一起,意大利是唯一加入一帶一路的G7國家,但左派現任政府下台了,新上任的政府很可能會退出一帶一路。」他分析說,「在歐洲的戰場才剛剛開始。我想歐盟最終會站在美國這邊。」

謝田指出,中共如果失去了美國和歐盟、日本的市場,那基本上全世界對它重新封閉,它就回到閉關鎖國。現在它基本上喪失了最後的機會,只能負隅頑抗把中國老百姓拖下水,讓老百姓吃草。中共從上層到中層都知道,它們想拖的時間也不多了,下一步資金外逃,中共官員叛逃都會加快。

關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不大

謝田認為,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幾乎沒有影響。這一次中共主要對汽車及零配件,能源產品包括石油,農產品進行加稅,這些反制是非常有限的,因為這些都是中國極缺的產品。

「首先,中共自己的彈藥本來就不多,只有1500億商品。美國有5500億可以加稅。還一點,美國從中國購買的東西,都是可以輕易地找到替代物的產品;中國從美國購買的東西,從低端的農產品到高端的電腦產品,它都是找不到替代物,不從美國買實際上是(不得不)從其它國家買。中共給美國加關稅的話,等於給中國自己提高成本。所以加高關稅也沒用,等於自殺行為。」

他說,中國本來確實是需要美國這些東西,不買對它的經濟實際上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對美國來說不一樣,美國加高關稅第一會增加國庫收入,第二商家就開始找其它國家來進口,不從中國買。

謝田指出,美國對中國市場存在的依賴,不過是一種對廉價產品的依賴,人們喜歡精打細算。關鍵是可不可以替代,如果可以替代問題就不大了。中美貿易戰有幾個國家明確受益了,包括台灣、越南、孟加拉、南韓、印度。他們對美國的出口、他們的製造業現在蓬勃發展,這些國家已經開始替代中國世界工廠。

他表示,人們可能認為增加關稅會影響美國的物價,但是沒有看到美國物價的上升,美國的商品市場沒看到有甚麼奇缺的東西。整個美國的物價指數、通貨膨脹率完全在可控制的範圍內。現在看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微乎其微。

「從特朗普當政以來,美國股市幾乎上漲了50%左右,好幾次達到歷史高點,長期的增長是非常好的。美國經濟這麼好並且會持續下去,特朗普肯定會連任。美聯儲已經開始鬆動了,估計年底還會再減息一、二次,歐洲國家都是普遍地減息,減息就會穩住經濟的陣腳,保證經濟的勢頭。美聯儲減息只會刺激美國的經濟。」他說。

貿易戰對中國影響巨大

特朗普在提高對華關稅的同時,還要求在華經營的美國企業撤出中國,回流到美國。8月26日,劉鶴在重慶的一次技術會議上發表講話,表示堅決反對貿易戰的升級,並稱美國公司在中國尤其受歡迎,並將得到良好的待遇。

但據美國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8月21日在美國財經媒體「真實視覺經典」(Real Vision Classics)中透露,2016年11月以來,美國有十幾家規模在10億以上的大公司試圖從中國撤資,但是拿不到美元。

謝田表示,中共軟硬兼施不讓它們撤離,但是它可以減產,把產能慢慢地集中到東南亞。這是它們現在做的。所以中共擋也沒辦法擋,逼著人家虧本生產,你怎麼銷出去?中共自己可以這樣搞,中歐列車為了政治需要,可以空廂運作,讓企業那樣做中共也貼不起。

從2013年開始,外資從中國撤離的速度越來越快,包括最早的韓資、日資、還有台資、港資,近年來,美資、歐資也在大規模撤離。據「冷眼財經」估算,特朗普上台後,2年多來回流了1萬多個億的美元資本,絕大部份是從中國撤出來的。一年之內有50多家跨國企業把生產基地移到東南亞,每一家都富可敵國。

謝田指出,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巨大的。在最新幾輪的增稅、加稅之後,因為中美貿易戰經濟上的對抗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基本上全部產業鏈能轉移的地方都會轉移。短期就會對中國經濟有影響,上千萬人因此失業,並且還會繼續加劇。

此外,因為貿易戰也導致中國對美國出口減少,急劇地下降。中國的順差也急劇地下降,中共能賺到的錢越來越少,外匯儲備在減少,干預人民幣匯率的能力也會降低。還會引發新一輪的資產泡沫的破滅,銀行、信貸的破產。

「中國經濟會下滑,從房地產市場泡沫的破滅到失業率的上升,到整個經濟環境惡化,再引起物價上升,所以中國經濟現在幾乎是全面崩潰。」他說,「最關鍵一點,美國從政府到民間都更加認清了中共邪惡的嘴臉,它孤注一擲,拉中國人民當墊背,這是一個邪惡的政權,不惜把中國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它生存的利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