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香港有人大搞不合作運動,意圖癱瘓經濟,迫使政府屈服,我作為資產階級,這當然違反了我的階級利益,不過,時事評論員的天職凌駕了階級利益,因而寫出了這篇評論。

通常來說,癱瘓經濟,是誰先挺不住呢?

答案是﹕低下階層提供的是必需品,是很難以餓死的。這好比在西方先進社會,永遠是體力勞工的職位最缺,甚至要引入大量外地勞工,方能滿足需要。在香港,最難以請到的工人,是洗碗工,這也是人所皆知的事了。

在一個經濟衰退的社會,損失最大的當然是資本家。有一個富豪對我說,他屬下員工有七千人,如果經濟不景,單單發薪水和付租金,已經吃不消了。記得在2003年沙士期間,他說自己的現金只能挺上8個月。

至於他的一名手下,以收租為生,只剩下匯豐銀行是持續交租,兩個豪宅無法租出,兩個舖位的租客在減了幾成租之後,也交不起租。

然而,這些資本家縱然是沒有收入,單單吃老本,也是死不了人,恐怕可以吃上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才能把資本花光。然而,中產階級就不是這回事了。

中產階級的問題在於底子不厚,甚至還有很高的按揭,這令到他們很容易在經濟不景時,成為最先跌倒的一群。這包括了失業的打工仔,小商人等等,大家可以見到,在沙士時,不斷燒炭的,正是這一群人,反而是大資本家,如地產商,終於挺過了沙士,更在此後發了大財。

記得去年台灣選舉時,有人訪問一位高雄村民,他說,向來支持民進黨,但現在已窮得一文不名,所以也無法支持下去了。民進黨已崛起了二、三十年,這也證明了,一個政治支持者違反自己的經濟利益去支持一個政黨,可以維持很久的時間,久得已經是幾個世代,可以用不著去思考這問題了,皆因沒有人可以預測二、三十年後的政局,因此也無謂去想。無論如何,一個反抗政府的政治行動,受損最大的,是自己的政治支持者,這左計右計,前計後計,好比食砒霜毒老鼠,是完全划不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