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南韓統計廳發出的2010年死亡原因統計報告,肺炎的死亡率比2009年增加17%。

每10萬人中有14.9名死於肺炎,它在70-79歲人群的死亡原因中排第七位,80-89歲死亡原因中排第四位。越是高齡的老人免疫力越差,容易得感冒,惡化成肺炎的可能性就高,伴隨各種併發症,中途因為黏痰導致死亡的病例也在增加。

肺臟應該一直保持潔淨,肺裏進入異物的話,肺臟和脾臟的免疫系統和皮下結締組織會啟動反應機制趕走異物。但是反應系統過慢或者異物太多無法全部處理的時候,就會交給肺的免疫系統。這會導致肺泡壞死,當誘發肺炎的病菌進入的時候就會造成死亡。這種情況因為沒有明顯症狀不易察覺,所以會出現在睡眠中死亡的情況。

令我們身體裏的免疫力得到最大程度發揮的核心動力就是「元氣」,嬰兒用響亮的哭聲宣告來到世上,從第一聲呼吸一直到生命的盡頭,元氣都在維繫生命活動和身體健康。「元氣」是生命的誕生和所有活動的前提條件,它存在於大氣等天然物質中。呼吸的空氣在我們身體裏就是由肺臟來容納。肺臟主管人體中所有的氣,它也收集廢氣並排出體外。

肺臟和元氣有如此密切的關係,身體元氣充實,免疫力就會增強,從而可以保持健康狀態。因此堅持運動和草藥療法使肺細胞健康,激活肺功能,淋巴細胞從強壯的扁桃腺得到力量,通過噬菌作用保護喉嚨,預防感冒、流感和支氣管炎,同時也會阻止病症發展成肺炎。

肺炎初期症狀像感冒,高燒、咳嗽、多痰,但是1~2周之後病情就會急劇惡化。吸氣時胸口快速收縮,呼氣時出現雜音或者呼呼的聲響。臉色蒼白,嘴唇或者手指、腳尖發紫;肚子裏總有氣,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睡覺的時候呼吸困難,不停地咳嗽,非常痛苦。這時候要把頭、脖子和上身抬高,或者側臥才能緩解。

韓醫師給肺炎患者開藥一般用清熱、消炎、化痰的藥材和補充肺臟津液的藥材,經過適量調整製成湯藥,湯藥給肺熱送去一絲清涼,並有化痰的功效。在家裏用五味子、無花果和瓜蔞子煮水當成茶喝也有助於治療肺炎。金銀花(忍冬花)有很強的抗菌作用和清熱解毒的效果,不只對肺炎,同時也有助於治療流感和支氣管炎。

用在哪裏都可以買到的南瓜做成蜂蜜南瓜盅也很好,挑選新鮮的老南瓜,切去南瓜頂做成蓋,南瓜裏面的籽挖掉,放一杯蜂蜜,再蓋上蓋子;蒸鍋下面墊一層布,把南瓜放進去蒸一個半小時,之後直接吃或者榨汁喝。南瓜含有維他命A、胡蘿蔔素和維他命C,具有可以緩解炎症、增強喉嚨和支氣管的黏膜作用。(待續,文章節選自《扁康桃源》)◇

【扁康療法案例】

慢性支氣管炎 鼻炎 整日昏沉無力

使用後症狀消失 體力恢復氣色好

家住洛杉磯的邱女士,天生皮膚白皙,人又文靜,從外表看,完全看不出來已經是75歲的人了。她緩緩地說:「我從2016年初開始胸口脹痛。有一天,上街走得多了,感覺有些疲勞,咳出大口的痰來。去看家庭醫生,檢查確診為慢性支氣管炎。同時還伴有頸椎增生壓迫神經痛、胸口肌肉緊、膽固醇高、有兩個心室關閉不全。」

「兩年前發現肺部長有一個肉瘤(大小0.6cm),同時還有過敏性鼻炎,人很怕冷。雖然我皮膚長得很白,但是臉色蒼白,沒有光澤,氣色很不好。家庭醫生給我開了噴霧止喘劑,使用後出現喉嚨發炎、發燒、頭暈,沒辦法又再服用抗生素消炎。這樣一來舊病還沒醫好,反倒增加新的病症,令身體健康狀況變得越來越差。整天頭昏昏沉沉的,明顯感覺體力不支,很多日常生活中的事情都做不了。」

「我是2015年在新唐人電視上看到了扁康療法的介紹,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試用,不知道效果會不會有介紹的那麼好。期間身體越來越差,西藥的副作用又太大,已經到了無法正常生活的地步。別無選擇,唯有在2017年3月開始進行扁康療法。使用後感覺呼吸好一點,由2017年4月開始停用了西藥,明顯感覺支氣管炎轉好了。」

「自從使用扁康療法後就再沒有出現過感冒,胸口也感覺輕鬆了些。2018年6月回到家庭醫生那裏做常規健康檢查,顯示我各方面都很好,尤其呼吸系統非常好。到2018年7月的時候,支氣管炎好了80%以上,現在呼吸順暢,胸口沒有壓迫感,很舒服,認識我的人都說我現在氣色非常好。體力恢復正常,可以輕鬆打理家務了;身體好了,心情也隨之好起來,可以舒舒服服的享受晚年生活了!」◇

支氣管炎 過敏性鼻炎

使用後 身體精力充沛

生活在中國大陸東北的曉宇,今年19歲,先天性扁桃體肥大、增殖體(腺樣體)肥大。上幼兒園時開始就經常感冒、發燒,3歲時又出現了支氣管炎、膽囊炎。讀小學時經常會莫名其妙地流鼻血,14歲開始過敏性鼻炎加重,遇到氣候變化或粉塵就會流鼻水,眼睛又紅又癢,頭痛,記憶力減退。

她回憶道:「到了高中二年級,我的病情更加嚴重,不分時間地點不停地打噴嚏、流鼻涕,有時在課堂上不停打噴嚏,引起老師和同學紛紛注目,我覺得很尷尬,但又無法控制。一天要用一卷紙巾不說,這樣的身體狀況還要應對繁忙緊張的功課,我感到很吃力。爸爸媽媽、外公外婆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帶我看了中醫又看西醫,吃了很多藥,也花了很多的錢,仍然沒有改善,我覺得我一輩子好像都要這麼苦捱下去了。」

「後來媽媽在電視上看到扁康療法的廣告,很長時間一直在關注扁康療法的介紹,全家人也一起商量了很多次,考慮是不是給我試試。在考慮的這段時間,父母還試過其它治療方法,但都沒有任何效果,最後決定還是給我使用扁康療法。我心裏想:來回折騰了這麼多次,這扁康療法真能治好我的病嗎?」

「2018年9月我開始進行扁康療法,為了不辜負父母長輩的期望,我嚴格按照一天三次,一次110粒的劑量乖乖地服用。第一個月時沒甚麼感覺,不好也不壞,我想反正不壞那就繼續使用唄!到第二個月時,感覺鼻塞減輕了少許,頭痛也有緩解了;使用到第三個月時我感覺鼻炎好得更多了,頭也清爽了不少,在課堂上更能集中注意力了,學習成績也開始慢慢有起色;到第四、五個月時,我打噴嚏流鼻涕的症狀有了很大的改善,只有早上到學校後剛一進教室時那一會兒會打噴嚏、流鼻涕;現在我已經使用到第六個月了,相信會更好一些。」

「自從使用扁康療法至今,沒有感冒過,也沒有流鼻血。爸爸、媽媽、外公、外婆對我能恢復健康感到很欣慰,現在我家經常是笑聲朗朗,不再愁雲慘霧了。感謝扁康療法醫治好我的病症,使我能有充沛的精力面對緊張、繁忙的學習生活!」◇

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

●韓國某韓醫院院長

●四十七年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

文章反饋:pyunkang.us@gmail.com

注:本系列文章逢周三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