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已進入第11周,8月18日的170萬港人和平上街遊行仍未喚回政府的正常回應,讓更多香港人擔心把資金留在香港不安全、加速轉移資金。

自7月初以來,港元匯率迅速走軟,分析師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歸因於資金外流,而眼下持續數月的抗議活動更引發外界對香港未來的擔憂,對衝基金投資者已押注資金外流會衝擊港幣對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

香港零售業、旅遊業和商業信心均已受到衝擊,同時股市和房地產市場也承壓。《逃犯條例》(引渡條例)觸發的一系列抗議活動、以及香港政府的施政方向已經讓人們質疑香港作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的未來,以及香港在與中央政府打交道時究竟能保留多少自治權。

特別是在上周機場抗議活動指責警方濫用暴行、北京卻繼續罔顧民意、反加劇輿論宣傳與威脅後,更多的香港居民尋找將錢轉移到更安全的避風港。

從香港流出的資金顯著增加

TransferWise是總部位於倫敦、為個人和小企業提供國際銀行轉帳服務的公司。TransferWise表示,自抗議活動開始以來,從香港流出的資金顯著增加。

在幾個月前,資金流入和流出香港的比率還相當穩定,但隨著香港抗議活動升級,流入與流出資金的差額開始擴大。TransferWise稱,8月份該公司平台上流入與流出香港的資金比率為1:2.64。

TransferWise發言人沒有透露確切金額,但表示大多數撤出香港的資金都轉移到了在英國、美國、澳洲和歐元區國家的銀行帳戶。

《華爾街日報》也報道,幾名接受採訪的香港分析師表示,他們要麼已經將港元兌換成其它貨幣,要麼正在考慮這樣做。

經濟諮詢公司Lantau Group的合夥人薩拉·費爾裏斯特(Sarah Fairhurst)表示,由於對抗議活動(反映出的港府施政方向問題及香港前景)感到擔憂,不久前她將20萬港元(約2.55萬美元)兌換成了英鎊。

費爾裏斯特在香港生活了12年,當看到警方在辦公室附近發射催淚彈的影片後,她特別緊張。「這裏非常令人不安。」她說,「我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但我知道我不希望我的錢被困在這兒。」

在香港工作的37歲律師梁愷德(Hoi Tak Leung)定期匯錢給在澳洲的父母、在當地進行地產投資,目前正在考慮將另外的資金也都匯回澳洲。「信心下降時就得考慮其它方案。」他說。

新加坡諮詢公司Future-Moves的行政總裁德瓦達斯‧克里希納達斯(Devadas Krishnadas)表示,一些富豪和大型公司正把私人資金以及投資資金悉數撤離香港。他說,導致資金撤離的原因在於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遠憂,而非出於對當前動盪的近慮。

他說道:「行動最快的就是資本。」遷移員工和辦公室則要花費更長時間。

港元兌美元走軟 是資本外流跡象

瑞穗銀行(Mizuho Bank)首席亞洲外匯策略師張肯(Ken Cheung)稱,港元兌美元的走軟正是資本外流的一個令人擔憂跡象,股市下跌可能表明一些人正在將資金轉移到海外。

香港自1983年以來一直沿用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作為香港「央行」,限制港元在1美元兌7.75港元至7.85港元區間內波動,並通過買賣美元維持港元匯率在此區間內的穩定。

美元兌港元8月16日交易價格為7.8399港元,港元匯率已接近兌換保證匯率的上限。

42歲的出口建築材料企業主鐘銘(Ming Chung)表示,他已放棄在香港買房的計劃,將400萬港元(合51萬美元)買了一款美元計價的保險產品。

他說,與在香港置業相比,買保險是更安全的投資。「因為發生這些抗議活動後,我不信任(『一國兩制』精神難以維持的)香港市場。」鍾先生擔心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也會被打破,並認為美元會更安全。

倫敦經濟研究諮詢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上周發佈的報告指,若出現中國(中共)武力鎮壓的極端情況,香港經濟將面臨嚴重萎縮,引發資本外逃,甚至可能威脅港幣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

香港金管局則表示,從最新統計數據和金融市場狀況來看,港元或香港銀行體系沒有明顯的資金流出跡象。同時,金管局指,在過去多個經濟周期中,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發揮了良好的作用,沒必要、也無意改變聯繫匯率制度。

不過,往往跟資本流動相關的全面官方數據要延後幾個月才能獲得。#